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个人分类 > 随笔一挥之
2022年09月05日 09:24

刘亭:新疆行旅诗草之九:《桂枝香·紫草堂》

刘亭:新疆行旅诗草之九:《桂枝香·紫草堂》

入夏以来,杭州持续高温酷暑,令我等古稀之人备受煎熬。新疆游因疫情折返后,应邀前往同行友人的山中老屋避暑。凉风习习,饮酒品茗;海阔天空,身心愉悦。临别之际,涂鸦几句以誌念。

 

《桂枝香·紫草堂》

 

时维秋虎。恰骄阳似火,汗流如注。躲进茶乡山居,“刚需”避暑。暮云锁金残照里,古村尾,侧傍天树。瓦舍参差,清风徐来,舒爽难述。

忆往昔,情同手足。今沈腰潘鬓,流年倏忽。公道自在人心,漫嗟荣辱。天意从来高难...

阅读全文>>
2022年09月02日 09:29

刘亭:新疆行旅诗草之八:《渔家傲·怪石峪》

刘亭:新疆行旅诗草之八:《渔家傲·怪石峪》

《渔家傲·怪石峪》

 

疫情来袭阻前路,就地转圜折归途。怪石嶙峋莫趑趄。随心舞,百人眼中百幅图。

边关咫尺望东吴,利令智昏起妖雾。树欲静而风不止,闲信步,小丑跳梁又一出。
——2022年8月3日

  注释:

1. 下个游程伊犁州已现疫情,遂在博州逗留后折返。

2.  怪石峪景点所在博州与哈萨克斯坦接壤,故谓“边关咫尺”。“东吴”,指东南方向的台海地区。 

3.  时值美议长佩洛西执意窜访台湾,神人共愤。但国之大者,更需...


阅读全文>>
2022年09月01日 15:06

刘亭:新疆行旅诗草之七:《青玉案·赛里木湖》

刘亭:新疆行旅诗草之七:《青玉案·赛里木湖》

《青玉案·赛里木湖》

 

千里如镜极目蓝,白云飞,海天连。时见新人结凤鸾。一身拘谨、一袭飘雪,一桩好姻缘。

去乡北国逾十年,宦海浮沉几蹁跹。长路携手勿念远,情归何处,贫贱夫妻,岁月融金环。

——2022年8月2日

  注释:

1.  赛里木湖畔,是拍婚纱照的好去处。“拘谨”,指正装。 

2.  北国,指黑龙江省北大荒。  

3.  金环,金婚也。

 

 

 

阅读全文>>
2022年08月22日 09:22

刘亭:新疆行旅诗草之五:《踏莎行·禾木村》

刘亭:新疆行旅诗草之五:《踏莎行·禾木村》

 

《踏莎行·禾木村》

 

林木氤氲,房舍渐显,村落浮出云霞间。此境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见?

叫卖声起,野花绚烂,撕羊嚼馕酒正酣。人潮涌动禾木桥,烟火气中祈来年!

——2022年7月31日

 

 

 

阅读全文>>
2022年08月11日 09:15

刘亭:新疆行旅诗草之四:《虞美人·喀纳斯》

刘亭:新疆行旅诗草之四:《虞美人·喀纳斯》

《虞美人·喀纳斯》

 

幺零六八观鱼台,一往无徘徊 。江湖十年再登临,腿脚尚健苍颜鬓毛衰。

岁月依稀入旧梦,斯湖依然在。人生短短数十秋,神仙月亮卧龙究可哀。
——2022年7月30日

 

注释:

1. 1068拾级而上直抵观鱼台。2.神仙、月亮和卧龙,系喀纳斯景区之著名“三湾”。

 

阅读全文>>
2022年08月10日 10:06

刘亭:新疆行旅诗草之三:《鹊桥仙·可可托海》

刘亭:新疆行旅诗草之三:《鹊桥仙·可可托海》


 

《鹊桥仙·可可托海》

 

薄云须臾,微风和煦,桦林悄声低语。可可托海牧羊人,多少情,终归一曲。

不辞而去,凄风苦雨,美好粉碎一地。那拉提的养蜂女,殊不知,皆为天意。
 

——2022年7月29日

 

阅读全文>>
2022年08月08日 11:16

刘亭:新疆行旅诗草之二:《卜算子·天池》

刘亭:新疆行旅诗草之二:《卜算子·天池》

壬寅季夏,厄于疫情既久,正大美新疆,遂呼朋唤友,结伴出游。

 

《卜算子·天池》

 

扬尘二百里,盘旋半山际,马牙凭栏抬望眼,只为一池碧。

沧桑人世间,俯仰有天地,雪峰万年借谁问, 君子求诸己。
 

——2022年7月28日

  注释:

1.“一池碧”指天山天池一湖碧水。2.“雪峰”指博格达峰。 

 


 

...


阅读全文>>
2022年08月04日 10:28

刘亭:新疆行旅诗草之一:《浪淘沙·入疆》

刘亭:新疆行旅诗草之一:《浪淘沙·入疆》

壬寅季夏,厄于疫情既久,正大美新疆,遂呼朋唤友,结伴出游。

 

《浪淘沙·入疆》

 

万里任卷舒,云中漫步。倦鸟重翔西行路。难得契阔走一遭,青春不误。   

欢聚在“黄埔”,莺歌燕舞。由来便把人生读。斑鬓一改旧时貌,惟情如故。

——2022年7月27日

 

 

阅读全文>>
2022年06月08日 08:37

刘亭:“死循环”乱象探源

刘亭:“死循环”乱象探源

一地有一地的资源禀赋、发展基础和人文传统,在“人民至上、实事求是、民主集中”的最高原则之下,各地防疫的具体做法允许有操作层面的差异,譬如同在这一波疫情中的吉林和上海。不但横向地域可以有所不同,纵向时间序列更应当有所不同。

成文于2022年4月20日。

 

上海此轮抗疫的乱象,已是有目共睹。其中最突出的问题,则表现在由“一刀切”和“运动式”造成的城市“死循环”上。上海是一个拥有2500多万人口、4.32万亿经...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23日 10:56

刘亭:青新游|行旅诗草之二:艾肯泉

刘亭:青新游|行旅诗草之二:艾肯泉     艾 肯 泉     七彩炫目艾肯泉, 坐地喷涌数声唤。 世上奇景无处寻, 何来满盈恶魔眼①?! “宿鸟”振翅比翼飞, 二度重游为这般? 此景只应天上有, 地面哪得一回见②!   ——2021年5月15日       注释:   ① 艾肯泉,位于青海省海西州茫崖市花土沟镇莫合尔布鲁克村。此泉名声鹊起,但毁誉参半:有被称为“大地之眼”“天使之眼”的,也有直呼其为“恶魔之眼”的。泉...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09日 08:53

刘亭:青新游行旅诗草之一|丹噶尔古城

刘亭:青新游行旅诗草之一|丹噶尔古城   丹噶尔古城     千里西飞“河湟间”, “青海道”上觅诗篇①。 公主入藏苦淹留, 从此唐蕃始相连②。 古城恍若“小北京”, 茶马商都美名传③。 “现代古董”不忍睹, 手捧《文城》知何年④?   ——2021年5月14日       注释:   ① 14日早起,飞至西宁曹家堡,下榻海东市,此地古称“河湟间”。其北枕祁连,南滨黄河,西拥西宁,东望兰州,是青海省的东大门,因位于青海湖的...
阅读全文>>
2021年04月12日 17:02

刘亭:北大荒的第一个冬春

刘亭:北大荒的第一个冬春      【正文】本篇正文为作者写于1970年(即下乡第二年)的纪实文学作品。       开场白      3月9日,恰好是插队支边的35周年,我收到了一封久未谋面但还联络的友人来信,邀我为《青春岁月丛书》之《生于五十年代》写篇回忆录,理由是我“素有文学功底与人生感悟”。     我很惶恐。虽说是曾经学过中文的,还划拉过几篇东西,但终未成器,以后便也罢了。二十多年来终日在公文和事务堆里忙忙碌碌...
阅读全文>>
2020年09月08日 09:03

《大风起兮见故乡》序言——联众为什么总被模仿却永远无法超越?

《大风起兮见故乡》序言——联众为什么总被模仿却永远无法超越?     【题记】欣闻浙江联众集团余学兵总的新作已然正式出版,那我在疫情初起时划拉的那篇号称的“序言”,此时或许也可以对外“发布”了…… ——2020年9月5日于黔东南游程中    

 

   【正文】 新冠疫情肆虐,在家“闭关自守”。在这个非常时刻,我收到了友人学兵贤弟的一本书稿。他说叨扰我一下,多少为他写几句话,做个序,以为老朋友对他事业的一点支持。       轮到我,倒有点受宠若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