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摘要】开赛便入“死亡地”,频输三场已无戏。孰料绝境而后生,连克宿敌飙奇迹。旗鼓相当推平头,砥砺奋发王者气。“女排精神”新内涵,洪荒之力“郎世纪”!


​16天的奥运盛会落下帷幕,中国军团的成绩,有如国内经济运行的态势,同样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滑坡。乒乓球、跳水、举重等项目保持了既有的优势,但击剑和体操全军覆没、颗粒无收,羽毛球也损兵折将、惨不忍睹。犬子有幸被派往里约作全程报道,来微信说是“今年真的不给力,前方看得很郁闷。”

好在“观众不错”,对金牌看淡了许多,全然不似当年对待朱建华,因为没有三破世界纪录,仅得了个铜牌,就给寄上自杀刀片和上吊绳;相反的,对傅园慧的搞笑表情包却十分的宽容,甚至一时间还抬举其为不可多得的“网红”。

但我始终认为,这或许还不是我们所想要看到的全部。除了非得金牌不可的癫狂,和技不如人的豁达之外,难道我们就没有一种更积极的人生进取,就没有一种更博大的家国情怀?

终于,我们堵在心头、淤积在胸的一口恶气,在中国女排上演的这场荡气回肠、绝地反击的夺金大赛中,得到了洪水决堤般的宣泄。万人空巷的收视,好评如潮的点击,把一地鸡毛的人心重新凝聚。超越了朝野、左右和几代人的认知撕裂,我们或有可能达成了一个多年未见的共识——中国眼下最需要的是改革的斗志和激情!只有坚定不移地力推市场化取向的改革,才能激活振兴中华的“洪荒之力”!

虽然很多流传未经官方的确认,但我相信,以“郎平条款”为代表的“举国体制”改革,应当是八九不离十的客观存在。否则,在短短三年里,就将一支百孔千疮、积重难返的队伍重新带上世界女排的巅峰,那是虚无缥缈的神话,而不是一次“重整山河”的奇迹!

遥想当年以“三中全会+大包干”为标志的上下一致、戮力同心的改革开放,国土还是那片国土,人民还是那些人民,我们这个已经游走于“崩溃边缘”的中国经济,怎么就在“一夜之间”,开始爆发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国耻如此,“伟光正”难道不也如此!

当然,革命不像“涅瓦大街的人行道(列宁语)”,改革也不会一帆风顺。恰如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生前早已敏锐警觉到的那样:“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解决也会更加困难,中国的改革面临第二次选择(如果把九二年小平同志视察南方谈话作为“第二次”,这次就是“第三次”)。是把“行至中途”的市场化取向改革,再义无反顾地坚持下去,并在市场经济的前提之下和基础之上,重建人文精神,并推向社会、政治等全方位领域,还是重蹈单纯经济改革覆辙,而使全社会物欲横流、铜臭熏天,分配不公、贫富悬殊?这可是牵涉到国家前途和民族命运的头等大事,对此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已然做出了明确的《决定》,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的结论掷地有声,不由分说。

其后所有的改革探索,尽管有着各个级别批复的种种“试点”,但在这次铁面无私、铁血无情的奥运比拼中,中国女排的改革成效,却得到了不容置疑的验证。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遛就是了。这和“猫论”一样,没有中国的巍然崛起,自我标榜的成就也不过是滑天下之大稽,换不来真正的自信和他信。

网文有言:“中国女排的这块奥运金牌,实际上是尊重国际化、市场化、职业化的竞技体育运行规律的胜利”。还有将之归结为一个简单公式的:“科学+技术、专业+精神、市场化+国际化(一时未能查证,仅凭记忆)”。对于郎指导这一中国女排的灵魂人物和标识符号,网文也写到:“毫无疑问,郎平是举国体制培养的花朵,但是最终却挣脱了举国体制下运动员的宿命,而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在某种意义上,郎平确实是个‘叛徒’,但她不是‘祖国的叛徒’,而是‘陈旧的体育赛事体制的叛徒’:从30年前自觉摆脱体制的笼罩,努力成为一个独立而强大的个人,到今天回归中国女排,并努力带领女排从僵化的旧体制中突围,郎平给我们展示了一种超越体制的强大力量。这正是郎平的魅力所在,也是郎平对于中国体坛的意义所在”。

至于改革的具体内容,可以包括“大国家队”、“复合教练组”、国外名医加盟的医疗保障团队、破除“22条军规(半军事化管理)”,如此等等。或像网文所真切描述的过程:“郎平就任国家女排教练,总局也是被逼无奈”,“郎平声明不参加竞聘,要么你同意我的要求聘我,要么我走人。”这不禁让人想起了当年改开初期的大包干和厂长负责制,想起了那种责权利相统一的制度安排,以及它所能最大限度调动起来的“最活跃的生产力”。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社会发展的动力来自于何处?来自于人民!这就像革命导师早就教诲我们的那样,“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是,任何人民,都生活在现实的体制安排之下。不对束缚人民活力发挥的旧体制进行义无反顾的改革,国家的进步是看不到希望的。

守在电视机前看完中国女排奥运夺金,我乘兴划拉了一首小诗:“开赛便入‘死亡地’,频输三场已无戏。孰料绝境而后生,连克宿敌飙奇迹。旗鼓相当推平头,砥砺奋发王者气。‘女排精神’新内涵,洪荒之力‘郎世纪’!” 

何谓“洪荒之力”、又何谓“郎世纪”?唯改革,别无他指也!

2016年8月23日成稿

 

话题:



0

推荐

刘亭

刘亭

474篇文章 1次访问 15分钟前更新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