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承蒙媒体和智库高看一眼,接着又做了一期关于共同富裕话题的线上交流。现将四个问题的问答实录,分作四期发布于此,也算是更大范围内再作一次分享吧……


  我觉得从长远看,包括我们历史上延续到今天,浙江省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简单概括的话就是浙江人比较注重求真务实,比较注重改革创新。


  主持人:非常感谢刘老师和各位嘉宾来参与我们这次关于共同富裕的第二次线上交流。下面第一个问题就是,全国上下热议的共同富裕示范区,为什么选在了浙江?

  刘亭:好的,我先就此和大家做一个分享。

  共同富裕这个话题由来已久,其实也是不分古今、不分中外,普天下所有的老百姓共同的梦想和期盼。我国《礼记》中早有“天下大同”一说,更描绘了“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的美好愿景。《孟子·梁惠王上》一文中写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在个别时段、局部地域,我们也不能说就一定没有出现过这种景象。但就整个人类社会而言,还从未成为一个现实。开句玩笑话,到那个时候,我们梦寐以求的“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也就可以实现了。

  那可是要经历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原先我们把事情想得比较简单,曾经也喊过“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什么叫共产主义?那就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还敞开肚子吃起了“大食堂”。现在我们比较理智而清醒了:原来在共产主义到来之前,还有一个长长的社会主义;在社会主义到来之前,还有一个长长的初级阶段。初级阶段有多长?小平同志说了,起码要100年。那“骑驴”呢,就不那么好说了。

  从我们国家来看,也是在以毛主席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近30年民主革命取得成功以后,才为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民族实现共同富裕,开辟了一条现实主义的道路。新中国在计划经济模式下,先搞了大约30年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之后是40来年的改革开放和小康社会建设。到2021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的时候,我们已经消灭了绝对贫困,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


  当然,最初的小康叫“总体小康”,标准还是相当低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小平同志提出来,要实现国民经济的增长“翻两番”,解决了温饱问题就算实现小康了,量化标准是人均GDP达到800美金。现在我们已经是人均1万美金以上了,所以叫作“全面小康”,含金量高多了。下一步,我们国家要集中力量实现现代化。30年的征程基本上分两步走,前15年到2035年是基本现代化;后15年到2050年,也就是我们新中国建国100周年的时候,能够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从这个意义上说,共同富裕的美好愿望几千年流传延续下来,到现在应该说这个条件和基础是具备了,目标和步骤也比较明确了。

  在现代化的背景下实现共同富裕,很显然它的起点和标准跟以往、跟全面小康时期是不同的。从我们国家的发展实践来看,推进一项比较重大的议题或是任务,一贯以来就有一个习惯性的做法,就是先行先试,以点带面。有很多新事物、新任务,一开始也没有想得很明白,或者说是有了很像模像样的顶层设计,效果一定就会怎么样。最后,其实都有一个在实践当中探索完善的过程。对于共同富裕这件事,尽管作了新的强调和部署,但作为中央来说,还是希望能够选择一些有条件、有基础的省份作为试点先行。所以在中央召开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2035年“在共同富裕方面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这么一个总要求下,今年的“两会”通过的“十四五”规划纲要,就提出中央“支持浙江省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


  之所以选浙江:第一,是因为去年春天,习近平总书记到浙江视察的时候提出了一个要求:努力成为新时代全面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要窗口。既如此,“重要窗口”也就成了浙江的一个很明确的奋斗目标。都说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浙江作为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优越性的重要窗口。那自然而然在这一块要有所作为、有所展示。

  第二,从目前的基础和条件来看,浙江的底气也更足一些。浙江GDP的总量,去年是6.4万亿,在全国排在第四位;人均GDP10万元以上,基本上也是这个位次。浙江老百姓的收入水平相对来说比较高,全省城市居民和农村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已经分别连续20年和36年,列为全国各省区之首。大家注意到,我这里讲的是各省区之首,言外之意也就是排除了那些中央的直辖市。因为他们基本上都是城市经济,而我们是一个省域经济,即比较大的区域经济。省域经济和城市经济有什么区别呢?省域有一个广大的农村地域,有一个众多的农村人口。所以人均下来的话,就显然只能“降格以求”了。像北京和上海,一个是首都,一个是魔都,跟他们确实不大好比。重庆虽说是直辖市,但和老直辖市又有所不同,倒更像是一个省域。天津虽然也是城市经济,但人均GDP水平还比浙江要低。

  我们城乡的居民收入差距也是全国最小的,1.96:1。也就是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1元,城里人是1.96元,不到2:1的水平。但全国平均水平是2.56:1,差距大的要超过3:1。浙江省11个设区市即地级市,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水平全部都在全国的平均线以上。收入最高的和收入最低的市之间的倍差为1.64,也相对比较均衡,而且是比较高水平的均衡。一个省十多个市,个个都像省会城市或计划单列市那么高不可能,但是相比之下也没有很明显的短板。


  第三,我觉得从长远看,包括我们历史上延续到今天,浙江省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简单概括的话就是浙江人比较注重求真务实,比较注重改革创新。改革开放之前,浙江省在全国就是个中游水平的省份:大约GDP总量排十二;因为人多地少,人均GDP只排在十四。现在我们是排在全国地方经济第一方阵的最后一名,还算过得去。

  这些年来,浙江怎么会有什么8到10位的跨越呢?那就是因为我们比较尊重市场规律,大力发展了民营经济,调动了亿万浙江人创新、创业、创富的内源内生积极性。浙江仅仅只有10万平方公里的陆域面积,七山一水二分田。不但国土面积只比台湾、宁夏大点,人均资源丰度也在全国排倒数第三。从自然环境、资源状况来看,确实不太理想。但是浙江的老百姓比较能干,比较肯干,也比较敢干。改革开放的大好时机一来,就紧紧抓住,撵上来了。浙江借力市场,长袖善舞,聚合普天下的资源和人才为己所用,那也是拜“求真务实、改革创新的浙江人精神”所赐。应当说共同富裕这件大事,浙江还是有能力去承担起国家先行示范的任务要求的。

2021年8月27日下午

——下接“共同富裕”线上交流2实录之二

话题:



0

推荐

刘亭

刘亭

474篇文章 1次访问 15分钟前更新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