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原创]且听当年如何讨论(之一)——战略性新兴产业:内涵、规律及发展重点

[原创]且听当年如何讨论(之一)——战略性新兴产业:内涵、规律及发展重点

【摘要】对于政府在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可以用两句话概括,一是政府可以发挥积极引领或者强力推动作用,二是根本的、主要的,还是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


6年前的2010年,是“十二五”规划的编制年。作为当年省发改委具体分管规划工作的“偏将”,又同时出任了省发展规划研究院的“寨主”,我就发兴组织了一个活动:以院里为主、但也吸收部分院外的年轻人,不定期地进行“神聊”,分专题研讨“十二五”规划的基本思路,梳理观点,建言献策,也共同学习成长。如今我省的“十三五”规划都已经出台了,回望当年讨论时“原汁原味”的发言记录(详见2010年4月15日《 聚焦“十二五”》专(内)刊第7期),感到十分欣慰。今日不妨一字不易,再拿出来与大家分享。由于篇幅问题,四个问题分为两次发布。

一、何为战略性新兴产业?

从概念上讲,所谓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三要点”,“战略性”是体现在满足市场全局性、长周期的需求;“新兴”则表明其背后有重大的技术创新作为支撑;而产业则说明这种科技创新已经过中试和工业化,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具体看:

首先,它是由人类需求不断升级引发的。自从提出“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后,人类自己闹明白了,所有发展的最终目的,就是让人们生活得更美好。这种理念表明,人类社会从原来单纯追求物质财富的增加和经济的总量增长,发展到了开始反思应如何满足人类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的阶段。比如说人要活着,就要活得更长寿、更健康,与这个根本性需求相联系的生物医药,就是战略性新兴产业。

其次,它是发展的阶段性任务催生出来的。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地球上化石能源的大量消耗,一方面造成温室气体排放,异常气侯、自然灾害的加剧。同时,化石燃料的资源也是有限的,在现有利用效率下,其供应量也不过在一、二百年。在解决了温饱问题以后,人类面临如何可持续发展的挑战。由此就引发了一系列与资源环境等可持续发展领域相关联的产业需求——怎么保护环境?怎么修复生态?怎么节约利用资源,或者提高资源利用效率?而新能源、环保产业等,就是在此背景下成为战略性新兴产业的。

再次,它是向更高效能的供给升级跃迁的载体,它能创造新的需求。比如互联网的产生就是典型案例。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们对效率的要求更高,人和人的交往、信息的沟通,需要更加便捷、更加高效,以往的通讯产业供给不能满足这种需求。但互联网的出现就较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包括发展到今天的物联网。这种需求随着相关产业的壮大而不断扩大,回过头来又反哺了产业的成长,这是一种典型的供给创造需求,跨阶段、跨层次、跃迁式的产业化转换。

最后,它是发生在新一代高新技术产业化趋势中的。新兴的产业,要有新一代的技术创新来支撑。比如,能源生产是最传统的产业,但同样是能源,由于采用的是新技术、新的动力源,譬如现在的风能、潮汐能、太阳能和生物质能,它就变成了新能源,也算是新兴产业了。

因此,战略性新兴产业除了要满足全局性的、长周期的未来发展需求,一般还要有新一代的高新技术支撑。这种技术支撑,又不简单类同于基础性的科学研究。它应是经由科学研究,再到技术创新,再到产业化的一个长转化过程。首先有科学,科学转化为技术,技术然后产业化,然后才会成为战略性新兴产业。这个顺向的递进关系,或谓阶段性演进过程,是我们谋划战略性新兴产业一定要理清楚的。

二、政府如何引导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

对于政府在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可以用两句话概括,一是政府可以发挥积极引领或者强力推动作用,二是根本的、主要的,还是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

高明的政府历来是应时而变、顺势而为。政府即便出台一些重大的决策,其决策基础也是市场选择的结果,它所要运用的方法,也主要是市场化运作的方法。比如说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核心是技术,关键是人才。政府支持产业的发展,就要对那些拥有核心技术的人才,创造一个特别优惠的政策环境,或破格使用,或优惠扶持,这是政府经过一定的遴选机制确定后可以有所作为的。但政府的资金直接投入到在产业中去时,应当非常谨慎。投入的内容也应该有所侧重,比如政府投入的重点应是高端技术研发,而高端技术研发投入的前提又应该是基础理论的研究。离市场最远的,政府最应该去投,离市场最近的,政府应该越靠后。政府总体上是要营造良好的发展氛围,起一种引领和推动的作用,而不是政府自己或一些政府的部门,直接去充当产业发展的主体,也不要动辄就提“以政府为主导”。比如,对于战略性产业规划的编制,其中的产业选择就不应该完全由政府去定,而是需要政府官员、咨询机构、企业家,投资人、投资机构,或者是投资基金以及公众等多方面的利益主体共同参与和探讨来形成。

(未完待续)    

        (成稿于2010年4月15日,刊发于《浙江经济》2016年第6期)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