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原创]未可乐观的经济走势

[原创]未可乐观的经济走势

【摘要】还是不妨把困难和风险看得更严重一些,把转型和升级做得更切实一些,把进退交锋、新旧更替的实质性转换节点再后移一些,并由此作出下一步经济工作的安排和部署,这样恐怕会更符合浙江发展的实际。


上半年浙江经济运行的数据出笼,携一季度的靓丽,甚至是更加的出彩:GDP 增幅高达8.3%,比一季度还要高出0.1个百分点。这个数据,不但好于全国和上海1.3个百分点,比广东、山东和河南也高出0.5-0.6个百分点,仅次于江苏0.2个百分点,一改在全国和沿海相对发达省份“垫底”的被动局面,不禁让人眼睛一亮。

对此,欢快的情绪在不少人的笔端多有流露,而我却宁可保持“极其谨慎的态度”。因为在我来看,拉动经济平稳增长的三大需求,都未可乐观,甚至还有趋向萎缩的苗头。

譬如投资需求,后期增长乏力。今年自2月以来,各月累计增速分别为18.2%、17%、14.3%、13.3%、12.3%,是一个不断下滑的态势。民间投资增速、占比、贡献率三个下降,上半年全省民间投资增长9%,同比回落6.9个百分点;占全部投资比重为59.8%,同比回落1.9个百分点;对投资增长贡献率由上年全年73.6%下降到45%。以民间投资为主体的制造业投资和房地产投资增长乏力。其中制造业投资增速低位徘徊,上半年仅增长4.8%;房地产投资增速回落较大,上半年增长7.8%,为2008年以来的最低点。而以政府投资为主的基础设施项目,也遭遇了要素保障压力加大的困境。上半年基础设施投资尽管保持了26.8%的高速增长,但增速也是连续4个月回落。今年我省有杭州至富阳、杭州至柯桥、杭州至临安、杭州至海宁、宁波至奉化、台州S1、S2线和温州市域S2线等8条城际铁路项目列入国家重大工程包,投资规模高达957亿元,但地方财力却捉襟见肘、难以承担。在缺钱投资之外,缺地投资也是一个相当大的挑战,耕地占补平衡和基本农田补划等问题突出,尤其是“占优补优、占水补水”的要求,严重影响到项目前期工作的有力推进。重大产业项目的储备也不足。各地普遍反映投资规模大、链条长、见效快、带动力强的大项目招引数量明显下降,新开工的大项目减少,产业投资接续出现局部断层。

再譬如消费需求,相对比较低迷。今年上半年全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9019亿元,同比增长7.7%。虽然比一季度还提高了0.9个百分点,但和多年来我省超过两位数一般稳定在12%左右的增长率比起来,实在是一个相当低的增幅。这不但低于全国2.7个百分点,在全国地方经济“五强”(粤、苏、鲁、浙、豫)中,也是最低的,甚至还低于上海0.5个百分点。虽然浙江的网络零售继续保持高速增长,上半年达到3002亿元,增长51.4%,省内居民实现网络消费增长45.1%,汽车销售转降为升(从一季度下降5.3%转为上半年增长2.4%),餐饮住宿业也在回暖(上半年限额以上餐饮企业收入增长9.2%,比一季度回升5.6个百分点),但就总体而言,消费对于经济增长的拉动力仍是明显不足的。

还譬如出口需求,形势也相当严峻。上半年我省出口1298亿美元,增长2.4%,占全国比重有所提高。但出口增幅比一季度和去年同期,分别回落10.7和5.8个百分点。全球经济总体仍延续低速增长态势,外需不振。上半年我省对欧盟出口下降1.5%、对日本出口下降6.9%、对俄罗斯出口下降33.8%。受外需疲软、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走低和人民币汇率相对升值的叠加影响,出口价格下跌。1-5月全省综合平均出口价格下降4.3%,成为影响出口增速回落的重要因素。近年来我省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优势日趋弱化,传统产品出口竞争力下降。上半年我省纺织服装(2014年占比达26%)出口下降3%,对全省出口影响较大。

在此背景之下我省的经济还能逆势飘红,服务业的贡献“居功至伟”。上半年我省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已达到历史性的50%,同比提高2个百分点,高于二产4个百分点,且其增长率高达11.4%,由此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创纪录的64.9%。其中金融业、房地产、营利性服务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8.2%、13.7%、20%,三个行业对GDP增长分别贡献1.41、0.64、1.53个百分点。但其中也带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好比说在“股市疯牛”的背景下,上半年我省证券交易额增速比一季度大幅提高180.9个百分点;在相关宏观调控政策带动下,全省商品房销售面积和销售额增速比一季度分别提高34.6和39个百分点。在股市暴跌的冲击和房市总体饱和的大背景下,这些领域还能否持续为浙江经济增长“提供炮弹”,或者都需画上一个不小的问号。

综上所述,在全省经济转型升级组合拳开打不久,效果显现尚未到位之时,在全国经济还深陷不断下行的巨大压力,稳定增长尚未成形之日,对下步经济走势作出过于乐观的评判,还为时过早。还是不妨把困难和风险看得更严重一些,把转型和升级做得更切实一些,把进退交锋、新旧更替的实质性转换节点再后移一些,并由此作出下一步经济工作的安排和部署,这样恐怕会更符合浙江发展的实际。

(成文于2015年8月2日,发表于《浙江经济》2015年第15期)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