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原创]惟愿总是平常心

[原创]惟愿总是平常心

【摘要】眼下中国正经历转型发展的“爬坡过坎”,转型能不能成功?根本还在于政府自身能否转型。政府更主动地简政放权,更自觉地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而自己只是为此“打好工、看好门”,那中国由投资驱动发展转向创新驱动发展,就有了希望;而“中等收入陷阱”的跨越,也就有了可能。35年前的大包干,开启了中国经济内生成长的大幕。但说到底,没有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历史性转型,一切也都无从谈起。


2015年一季度浙江经济运行的数据出来,真是提气。不但同比增长8.2%的生产总值,比全国的增幅高出1.2个百分点,甚至比自己去年同期和去年全年,还分别提高了1.2和0.6个百分点。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除了消费继续保持相对平稳的态势之外,出口增长13.4%,增幅高于全国8.5个百分点;投资增长17%,增幅也高于全国3.5个百分点。

但是,是否可以就此认为浙江经济已经触底反弹,从此不断向好了呢?我觉得还是要淡定一些为好。重要的不是看GDP单一指标的高低,更要分析高出来的那一块,究竟是靠什么拉动的,往后是否可持续?譬如出口的增幅,在全球经济低迷的大背景下,能否保持百分之十几的增长,也未可知。房地产销售在国家宽松政策的“刺激”下,同比一下子提高了40个百分点,这样的“好日子”能长久吗?股市“疯牛”,浙江一季度的交易额同比暴涨162.1%,仅此一项,就为GDP 贡献了0.7个百分点;如此亮丽的表现,也多少让人有点“花无百日红”的担心。

记得一年前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河南经济工作时,第一次推出了经济发展的“新常态”概念,并要求我们“保持战略上的平常心态”。我的理解,平常心既是对孬日子说的,也是对好日子说的。一看省委常委们开会,也只强调了八个字:“强化定力,清醒有为”。的确如此,我们要学会把浙江经济的运行,放到一个转型升级的大背景、长周期中去考察,“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惟愿总是平常心。

一是从三大产业结构来看,应关注服务业占比的提升,以及整体服务业中,金融和信息服务业的极其重要。为什么要特别关注信息和金融两大偏于虚拟经济的服务业成长呢?因为随着浙江人均GDP水平的提升,工农业在浙江经济增加值创造中的贡献率不断下降,是一个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不是说不要工业制造,但必须充分认识到,不能以高端制造所带来的高附加值,去有效消化全面高企的成本,传统的制造业是没有明天的。而高端制造,恰恰需要信息和金融业的有力支撑。当然,信息和金融服务业也要好自为之,力戒最容易酿就的泡沫。泡沫大而不破,当然会彰显出经济的繁荣和景气。可是一旦破裂,那转眼就是寒风凛冽、万户萧疏的危机。在不失时机发展虚拟服务业也即“头脑经济”的同时,清醒把握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也即“四肢经济”之间恰当的比例,是兼顾稳增长和防风险的要害所在。但辩证一点看问题,仅善于高度抽象并合理把握二者的关系,还只是通常所说的“小儿科”。真正的高手,应当是把经济看作类似于人类的有机体,头脑和四肢密不可分、浑然天成。因此,需要发挥金融特别是股票、债券等市场发现和引导功能,使经济的新增长点获得更多的融资支持;也需要发挥信息特别是应用服务的渗透和带动功能,使传统经济华丽蜕变为智能经济。

二是从要素投入结构来说,应关注创新型要素投入占比的提升,以及整体创新要素投入中,人才的极其关键。随着旧常态的逐步淡出,那种主要依靠土地、矿产、能源和廉价劳动力等物质性要素的硬投入,来支撑经济增长的模式已经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了。经济增长的动力源,将越来越多地仰仗科技进步、管理创新和劳动者素质提高等创新型要素的软投入,其中人才又是重中之重、关键的关键。人才是靠培养的,也是可流动的。除了教育、培训等人才建设的基础性投入要大大加强之外,根本的一条,还是才尽其用、“智有所值”。虽然需要在使用过程中发现人才、善待人才,做到人尽其才。但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才智也是一种商品,也是有价值和使用价值的。以工资收入、创新利得、表彰奖励为标识的使用价值,是人才内在价值的外在体现,也是带有基础性意义的因素。虽有像比尔·盖茨那样将亿万身家回馈社会的先例,但那是自身价值已被世人认可后更高层次的追求。

三是从动力结构来说,应关注内生动力占比的提升,以及整体动力结构转换中,政府转型的极其根本。回望新中国60多年的发展史,什么时候我们将产权明晰化、分配直接化,我们的发展就动力十足。建国之初的土改是如此,改革开放以来的大包干和国企改制也是如此。但是大家都不要忘记了,这一切改变,皆有赖于执政党和政府主动推进的放权和转制。眼下中国正经历转型发展的“爬坡过坎”,转型能不能成功?根本还在于政府自身能否转型。政府更主动地简政放权,更自觉地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而自己只是为此“打好工、看好门”,那中国由投资驱动发展转向创新驱动发展,就有了希望;而“中等收入陷阱”的跨越,也就有了可能。35年前的大包干,开启了中国经济内生成长的大幕。但说到底,没有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历史性转型,一切也都无从谈起。

(成文于2015年4月29日,发表于《浙江经济》2015年第9期)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