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原创]问题导向下的切实建言

[原创]问题导向下的切实建言

【摘要】当下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最大问题,还是“人在新常态,心在高增长”,总是进入不了“实质性转型”的新境界。

 


已经多年未曾评论刘世锦先生的文论了。去年“到点”退休,如今在网上再次看到他的名字,自然要更加留意一些——因为坊间似乎正流行一种定论:“‘退’后吐真言”——褪去“官员”的身份,往往可以少了很多不必要的约束。日前全国“两会”已然闭幕,“十三五”规划也即将出台。在这个当口再来重温一下刘先生的建言献策,还是很有意义的。 

新政开启以来,多有会议精神和政策文件见诸于世,以至于地方和基层痛感“消化不良”和“无法招架”,并时有“不接地气”、“食洋不化”的牢骚。 其实,刘在文中已委婉表达,过去我国早有“中央定向、基层试样”的成功经验,“中央顶层设计的大政方针确定以后,具体管用办法还是要靠地方基层去探索和验证”。因之,不妨可以再放手一些,相信地方党委和政府的攻坚能力和掌控水平。否则,中看不中用的“花拳绣腿”多了,不解决问题不说,关键是误了“转型再平衡”的历史性机遇。然而,这对我国来说,实在就是犯了领导人时刻提醒的“颠覆性错误”。 

接地气和管用的办法,不限于地方和基层,其实对于高层来说,恐怕更为紧要。纵观刘先生的文论,可以悟到的最重要的结论是这样几条:第一,“‘十三五’时期,特别是开始的一两年,将是我国经济实现转型再平衡(‘由以往10%左右高速增长平衡向中高速或中速增长平衡转换的过程’)的关键期”。换句老农民强调时节重要性的土话,叫作“五年看三年,三年看头年,头年看前冬”。此时对于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而言, 恐怕就是“前冬”这个达成共识、统一路向的关键时刻。 

第二,既然阶段认识已定,那就要“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不要再去留恋当年那些个高增长的“好日子”,而应“对起飞后的持续增长和到达一定水平后的‘降落’问题”,给予更多更充分的关注。在这方面,借鉴“与我国增长环境相近,增长轨迹相似”的东亚如日本、韩国、中国台湾的经验教训,尤具“针对性”。而这样做了,恰恰“可能成为我们另一种不可多得的后发优势。” 

第三,实现转型再平衡将取决于三个条件。“一是高投资触底。(基础设施、房地产、出口三只‘靴子’落地)”;“二是减产能到位(供求趋于平衡,PPI才能恢复正增长,企业才能恢复盈利和再生产能力)”;“三是新动力形成(包括新成长产业、产业转型升级和创新而产生的新增长点)”。中国经济转入新增长平台,将会有两个“底”,一是“需求底(房地产投资由负转正)”,二是“效益底(工业企业利润增速由负转正)。“为了避免不利局面(‘效益底’滞后于‘需求底’迟迟不能出现)出现,必须加快供给侧改革”。 

第四,“供给侧改革的主战场是要素市场”,“首先,减产能要采取果断管用办法,在一定时间内取得实质性进展”。 “其次,进一步放宽准入,加快行政性垄断行业改革”。“再次,加快城乡之间土地、资金、人员等要素的流动和优化配置”。“此外,在产业转型升级、培育创新环境等方面,也都要采取得力举措”。 

第五,近期应关注并着力解决的三个问题是:其一,国企改革要“努力实现由“管企业”向“管资本”的全面转变”;其二,“解决‘问题地区’的问题要有新思路、新办法(再不可“继续沿用倚重扶持、推迟或避免深层改革的路子)”;其三,“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完善公务员队伍激励机制”。 

综上所述,当下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最大问题,还是“人在新常态,心在高增长”,总是进入不了“实质性转型”的新境界。要说高层对此的认识还不清晰,部署还不到位,凭良心讲有失公允。因为把“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的话都挑明了,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任务都“说死”了,你还要怎么样?但是,仔细观察一下现实经济生活中的整体氛围,却很难感受到转型的紧迫和改革的力度。为什么?因为一看国企改革的动静、二看“问题地区”的毛病、三看“衙门”和“官员”的状态,的确是霄壤之别,差得远去了。“你讲你的,我干我的”;或者叫“说的一套,做的一套”,于是在年复一年、山河依旧的“现在进行时”中,人们对于转型和改革的信心不断耗散,热情继续流失,终而至于士气低迷、徘徊不进。 

由此可见,刘先生关于“近期应关注并着力解决的几个问题”非同小可,点题之后展开的建议更需要认真对待了。因为此类突破口的选择和破题,恰恰关系到转型和改革的“真功夫”,也必然会延展到人们对未来和前景的“真信心”。话说回来,是否就是这三个问题?能不能够像当年“大包干”那样,再整合聚焦为一个能够“一石激起千层浪”的突破口?这些或许还可以再琢磨。但在三中全会全深改“顶层设计”已然出台的前提下,再不能于某个牵动全局的问题上“撕开裂口”并尽快取得“实质性进展”,还形不成强力推进转型和改革的“大势”,那就有错失 “重大战略机遇期”的风险。 

 正因为如此,我们对“问题导向下的切实建言”就高看一眼,并寄予殷殷期望了。 

(成稿于2016年3月17日,刊于《发展规划研究》2016年第5期) 

背景文章: 

刘世锦:十三五时期经济持续增长的若干问题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