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原创]何谓“零增长”的发展?

[原创]何谓“零增长”的发展?

【摘要】我们靠什么实现“四翻番”——是靠传统的拼土地、拼资源和拼环境的“老方一帖”,还是在下决心实行资源耗费和环境污染“零增长”的“泰山压顶”倒逼之下,以壮士断腕的胆魄,义无反顾地走上一条“腾笼换鸟”、“机器换人”、“空间换地”、“电商换市”的转型新路?


上个世纪60年代中后期,一大批有识之士会聚于罗马猞猁(山猫)科学院,共同探讨事关人类发展前途和命运的人口、资源、环境等一系列重大问题。1972年,这一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学术团体——罗马俱乐部,发表了题为《增长的极限》的轰动报告,对传统的发展模式提出了最严厉的批判,其中尤以全球经济“零增长”的观点为世人所瞩目。

在我来看,“零增长”无非是一种耸人听闻、极而言之的表达,非如此不能刺激浑浑噩噩的公众和社会,非如此不能唤起人们对发展路径依赖的质疑。究其实,他们倒不是不要可持续的增长,而是要坚决打压、下决心摒弃那种全然不顾及资源的支撑、环境的承载而一味追求高增长、快增长的发展盲动主义。

谓予不信,可以研读一下罗马俱乐部作为理论依据的“一个地球,两个有限性”的观点。“一个地球”,当然是指人类只有一个地球,无论你生活在哪个国度、哪个地区,无论你属于哪个阶级、哪个党派,作为人类社会的一个成员,你终极的依托并且是唯一的家园,都只能是浩瀚宇宙中这一颗蓝色的星球。人不可能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人也不可能脱离这颗星球而获得生存和发展。

至于“两个有限性”,其一是指自然资源,其二是指环境容量。正因为地球的自然资源是有限的,所以地球不能满足经济的无限增长以及人类对物质财富的无限追求。正因为地球的环境容量也是有限的,所以地球不能承载污染物的无限增长以及人类对于开发活动的无限热衷。

或许正是深刻认识到人类欲望和作为的无限性,同人类所赖以生存的这个星球上的自然资源和环境容量的有限性之间无可回避、日益尖锐化的矛盾,罗马俱乐部才惊世骇俗地宣告:“如果世界人口、工业化、污染、粮食生产和资源消耗按现在的趋势发展下去的话,全球经济增长的极限将在今后100年中发生。”

为了避免这一灾难性的结局出现,人类必须得洗心革面、弃旧图新,这就是上个世纪末人类社会达成的普遍共识或谓“21世纪议程”——可持续发展。在中国则被以不同的方式解读成科学发展、和谐发展,或谓“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发展”、“低碳发展、循环发展、绿色发展”,等等。

但是,无论你理论上说得如何动听,最后还是取决于人类自身觉悟之后的实际行动。“一步实际行动胜过一打纲领”。那么,什么才是我们的实际行动呢?

窃以为,洞悉“增长的极限”并果断实行资源耗费和环境污染的“零增长”,就是最好的实际行动。在此特别需要强调的是,这里不是指经济发展的“零增长”、福利提升的“零增长”,而是指资源耗费和环境污染的“零增长”。正因为资源和环境这两样东西,罗马俱乐部的“先知先觉”和其后人类社会达成的理性共识,都认为它们是“有限的”,所以人类就要自我觉醒,追求“零增长”的发展;就要自我设限,并且心甘情愿地循规蹈矩,在“天花板(高压线)”之下学会生存、开发和活动。

譬如说,浙江的陆域面积是10.18万平方公里,但2010年我们从事工业化和城市化开发活动而改变为建设用地的总面积已有1.12万平方公里,国土开发的强度高达11.02 %。但国家设定的到2020年我省的“天花板”,却只是10.7%(全国仅为3.91%,而以国土狭小著称且总量略逊我国的近邻日本,人家实际不过是8.3%),那将不是建设用地的“零增长”而是“负增长”了!

当浙江的人均GDP已然进入上万美金的发展阶段,我们的确需要这一关口认真考虑一个天大的问题:我们靠什么实现“四翻番”——是靠传统的拼土地、拼资源和拼环境的“老方一帖”,还是在下决心实行资源耗费和环境污染“零增长”的“泰山压顶”倒逼之下,以壮士断腕的胆魄,义无反顾地走上一条“腾笼换鸟”、“机器换人”、“空间换地”、“电商换市”的转型新路?结论必定也是昭然的:前者的粗放外延发展,或可“打肿脸充胖子”于一时;但后者的创新驱动发展,却可以就此引导浙江走向可持续发展的久远!

(本文成稿于2013年6月10日,发表于《今日浙江》2013年第12期,发表时题目为《实行资源耗费和环境污染“零增长”》)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