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原创]生态经济的路径选择

[原创]生态经济的路径选择

 【摘要】如果我们的公共财政制度,可以把“转移支付、生态补偿”的文章做到好处,而地方不必只在工业税收的“一棵树上吊死”;如果我们的干部考核制度,可以把事实上大行其道的“唯GDP论”请进死胡同,而让“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的价值取向得以流行,那我想,生态经济就一定能在不被扭曲的情况下得以顺利发展,并最终赢取“从面子到里子”名副其实的成功!


        浙江十万平方公里陆域的地形地貌,被人形象地称之为“七山一水二分田”。总书记在主政浙江时,曾指出欠发达地区是我省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也曾反复阐述过“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的科学发展理念。与此同时,他还在实地调研过程中,强调过山区经济“四个先行”的发展路径。

 

        所谓“四个先行”,一是“基础设施先行”。水电路信这些连接外部世界、打开思路出路的基础设施,要举全省之力,助其得到根本性的改善。这也是加快发展经济的先决条件——“若要富,先修路”。二是“教育培训先行”。欠发达地区的老百姓穷,最关键的还是穷在了教育和文化上。没有致富的思路(点子),又哪来致富的出路(票子)?即便有了致富的冲动,还要有致富的能耐。而这能耐,靠的就是后天经过教育和培训得以提高的“素质”。三是“‘内聚外迁’先行”。明明已经落后了,结果人口资源还是“天女散花”,产业布局还是“星星点灯”,形不成规模经济和集聚效益,这就更不可能赶超跨越、后来居上了。当年张德江书记为何对我省欠发达地区的领导同志说:“越是欠发达地区,越要推进城市化”?习近平书记为何说,山区县有些地方就是要实行“萎缩性管理(不去推平头式地搞工业化和城市化开发),道理也就在这里。四是“生态经济先行”。欠发达地区也要发展,这毫无疑问,但发展什么?怎么发展?却大有讲究。如果照搬照抄平原沿海地区的发展路子,工业竞争力还没等搞起来,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优势反而被糟蹋掉了,这才叫一百个“不划算”,“没地方买后悔药”去呢!

 

        “四个先行”从大综合的角度,也可以将其理解为一体化的“生态经济先行”。早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经济学家鲍尔丁发表了《一门科学——生态经济学》一文,首次提出“生态经济”概念。又是美国的生态学者布朗,在本世纪初撰写《生态经济:有利于地球的经济构想》一书,呼吁经济原理与生态原理同构,经济学家与生态学家携手,共建有利于地球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模式——生态经济;并要求以环境中心论取代经济中心论,加速实现传统经济向生态经济的转换。由此可见,生态经济不仅仅只是生态环境好,也不仅仅只是和生态产业“搭边”,而是以生态文明理念为统领、生态技术产业为支撑、生态环境优势为特色的经济形态,也是一种以此为主导的发展经济路径和模式。

 

        要纠正一种习以为常但似是而非的认识误区:即把欠发达地区和发达地区的“同步小康”和“同步现代化”,仅仅理解为GDP总量的同步增长上,或谓达到人均GDP的同一水平上。各地由于资源禀赋、发展基础、功能定位和未来空间的不同,发展道路不可能千篇一律,发展结果也不可能仅仅是GDP的“一般高低”。我们要追求的“同步”,应当是百姓收入的同步,是公平正义的同步,也是“美丽浙江、美好生活”幸福指数的同步。

 

        至于实现这种“同步”,是不是只能走“大办工业”、无工不富这一条路,那可不然。走“生态农业+生态旅游+生态人居”的生态经济发展之路,就不失为一个明智的选择。所谓生态农业,就是绿色有机农业,好好出产那些“本塘”的、安全的、新鲜的农产品。一斤高山地瓜的卖价,高出平原地瓜的一倍以上,这就是生态农业的价值所在。生态旅游的涵盖面就宽了去了:休闲运动、养老养生、民俗文化、民宿经济、农家乐,都是大旅游可以包容进去的“物件”。如果拓展开去,什么体验游、自驾游、探险游、风情游,只要是有别于城市的紧绷、喧嚣和污浊,什么样的山水风光、名胜古迹、人情世故、风俗习惯,都可以让生态旅游“一网打尽”。

 

        生态人居其实就是农村的房地产业,或谓报纸上闪烁其辞讲到的农村“用益物权业”。占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四分之一强的房地产业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不就是上世纪末中央下决心取消城镇福利分房、实行房地产市场化改革开始的吗?既然在城市国有土地上盖的房子,都可以自由买卖,都可以“三证”到位,那在农村集体共有土地(宅基地)上盖的房子,怎么就不能转让交易,照样办理“大产权”呢?为什么不能把“人去楼空”的农居,改造成“流动生财”的休闲房产、度假房产、养生房产和景观房产呢?对农民财产权的最好保护,就是能令其在市场上得以顺畅地“实现”。适应全社会不同人群、每个人不同人生阶段多样化、可变动的居住需求,就是要打通城乡一体的房地产市场,并籍此带动生态资源向生态资本的加速转化。

 

        如果我们的公共财政制度,可以把“转移支付、生态补偿”的文章做到好处,而地方不必只在工业税收的“一棵树上吊死”;如果我们的干部考核制度,可以把事实上大行其道的“唯GDP论”请进死胡同,而让“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的价值取向得以流行,那我想,生态经济就一定能在不被扭曲的情况下得以顺利发展,并最终赢取“从面子到里子”名副其实的成功!

 

成文于2014年8月18日,发表于2014年8月20日《浙江日报》09经济版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