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原创]刘亭:信息经济是个什么东东?(之二)

[原创]刘亭:信息经济是个什么东东?(之二)

【摘要】信息经济可以定义为:以信息资源为基本要素,以信息技术为泛在手段,以信息设施为物质保障,通过提供信息产品、服务以及推动信息流通、消费,来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型经济形态

 

“信息经济是个什么东东?”围绕着这一最具基础性的问题,作为系列答问的第二篇,我们将通过对一组与信息经济相关衍生概念的分析,进一步廓清信息经济的本质性内涵。

 

对信息经济的研究,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60年代。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不断涌现,以及其与经济发展的全方位、多层次融合,人们对于信息经济的理解也在不断深化,出现了诸如“数字经济”、“网络经济”、“智能经济”等多个概念。但其本质一脉相承,都应属于信息经济的范畴。区别仅在于多概念由于信息经济发展的阶段不同,各自从专业技术等特定属性,来强调信息经济在特定阶段的某一特征而已。

 

信息经济内涵演变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关注信息产业的范围和类型。以马克卢普和波拉特为代表,信息经济内涵主要是指信息产业。1962年,美国经济学家马克卢普在其著作《美国的知识生产和分配》一书中,首次提出“知识产业”(Knowledge Industry)的概念,也即信息产业的雏形。他认为知识产业是或者为自身消费,或者为他人消费而生产知识,或从事信息服务和生产信息产品的组织或机构,仅限于关注信息生产和服务的层面。波拉特于1977年提出了产业划分的“四分法”,把信息业作为第四产业从服务业中分化独立出来,不仅关注信息部门的信息生产、服务层面,还关注非信息部门的信息消费层面。

 

第二阶段:关注信息技术的重要性。20世纪90年代开始,信息经济内涵的关注点逐渐转向信息技术。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信息经济报告(2005)》认为,信息经济核心是信息通信技术产业,首次对信息技术给予了充分关注。美国《数字经济》报告认为,信息经济是一种以信息技术产业为基础的经济,其根本点在于利用信息创造价值,并强调信息技术对信息经济的重要性。

 

第三阶段:关注新型经济形态。进入21世纪,随着信息经济对传统经济的渗透、融合,该阶段信息经济内涵上升到以信息化为手段、以信息产业为主导地位的一种经济系统和经济形态,更强调信息产业与其他非信息产业之间的区别、联系和协调。该阶段研究以中国信息化百人会为代表,把信息经济定义为全社会信息活动的经济总和,涵盖信息生产、信息服务、信息技术及其融合应用。

 

综上所述,信息经济可以定义为:以信息资源为基本要素,以信息技术为泛在手段,以信息设施为物质保障,通过提供信息产品、服务以及推动信息流通、消费,来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型经济形态。联系相关衍生概念具体而言:

 

可以将数字经济理解为: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数字经济”写入了杭州G20峰会的《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相较信息经济,更加强调整个经济领域知识和信息的数字化过程

 

可以将网络经济理解为:建立在数据通信网络(包括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等)基础之上,以现代信息技术为核心的新的经济形态。“网络经济”写入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相较信息经济,更加强调以数据网络信息技术为支撑,信息的生产、交换、分配、消费等均依托数据通信网络展开

 

可以将智能经济理解为: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为基础,以智能技术与经济社会各领域的深度融合和广泛应用为主要内容,以智能产业化和产业智能化为主要形式,推动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社会治理方式智能化革新的一种新型经济形态。“智能经济”写入了《2017年宁波市政府工作报告》。相较信息经济,更加强调人工智能技术(AI)、虚拟现实技术(VR)等为代表的智能技术的融合应用,以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

 

但是,部分地方对信息经济的理解,还往往停留在口号或字面上,对其本质属性认识不清、把握不准。一是对信息经济及衍生概念的认识流于字面。表面化地望文生义、顾名思义,既虚无了信息经济的演变脉络,又窄化了信息经济作为一种新型经济形态或系统的本质涵义,简单地将数字经济、网络经济、智能经济,视为完全异质于信息经济的全新事物。二是对信息经济的发展重点存在着一定的盲目性。未能精准把握信息经济在不同发展阶段的侧重点和特色,脱离本地实际选择发展路径。据统计,目前我省已有9个设区市发布了信息经济相关的发展规划、实施意见或行动计划,结果其中把电子商务作为总体目标或主要任务的高达7个。

 

为此建议:一是在浙江卫视、浙江日报、浙江发布等主流媒体,加大“概念扫盲”的宣传教育。联合各类高校、智库、协会,开办信息经济培训班和宣贯会,正本清源,拨乱反正,提高企业和民众等主体对信息经济的本质认识,理清信息经济与相关衍生概念之间的联系和区别,准确把握信息经济的内涵。二是引导全省信息经济梯度化和特色化发展。各地要紧紧把握信息经济发展所处阶段,各有侧重、因地制宜地推动本地信息经济发展,从而形成科学合理的区域布局,加快建设我省国家信息经济示范区。杭州要放大全面领先的优势,更好发挥带动全省信息经济发展的龙头作用;宁波要以智能制造和智能应用为主攻方向,突出传统制造业的智能化改造示范作用。其他各地也要结合产业优势发展独具特色的信息经济。

 

2017年5月29日成稿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