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信息化背景下的产业和城市转型(之一)#信息经济和智慧化应用系列六#

刘亭:信息化背景下的产业和城市转型(之一)#信息经济和智慧化应用系列六#

【开栏语】2017年8月19日,清华大学公共管理第12届高层论坛在去年G20峰会的主会场——杭州市国博中心隆重举行。承蒙母校和师长的厚爱,让我这样一位“半路出家”的学生登台,和仇保兴、胡鞍钢、王坚和巫永平等一众专家、学者和老师一道,作了一个主题演讲。论坛原定的主题是:“产业升级和现代城市治理”,我想了一下,这个主题必须得放到信息化的时代大背景下考量,才具有现实的针对性。演讲中,我将信息化的大趋势、转型发展的主旋律、新实体经济引领下的产业升级,和智慧城市架构下的现代城市治理融为一体,在半个小时的有限时间里,总算是作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叙述。借助青年网等媒体和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公众号的力量,演讲的内容曾作了简要然而是广泛的传播。现在呈献给大家的,是演讲内容的速记稿全文,稍许作了一些文字的顺通。现作为《刘亭随笔》之“信息经济和智慧应用”系列之六发布,以求教于诸友和方家。

 

——2017年9月10日

 

 

信息化背景下的产业和城市转型

(之一)

 

刚才在底下候场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我是不是应该安排在最后一个讲?因为这么一来我就可以说,前面各位都是“高大上”,而我只是“半桶水”。“半桶水”为什么今天到这个台上来晃了呢?那是因为我们曾经到清华大学的公管学院受教了,拜在了我们薛老师、王老师的门下,当了一回学生。老师们的“高大上”是名不虚传的,您看他们每个人都有博士学位,仇部长就两个博士!而且直到今天,他们自己都带着博士。所以今天上午让我这个“半桶水”上来晃一晃,我也是诚惶诚恐。下面,我和大家分享一下作为一个地方的退休官员的思考。

 

围绕着我们今天论坛的主题:产业升级和现代城市治理。我想了一个题目叫作《信息化背景下的产业和城市转型》。刚才王坚博士讲到未来的发展趋势,他们的董事长马云刚出了一本书叫《未来已来》。前不久我有点“玩物丧志”的意思,跑到非洲去游山逛景整整一个月。一路我带上了这本书,算是把它看完了,有这么厚一本(示意)。其实我早就在关注大趋势。官员都要学习领导的讲话嘛!从2002年我们省的第11次党代会,到2007年党的十七大,我发现无论是我们省委的张德江书记,还是党中央的胡锦涛总书记,都提到了“五化”:“工业化、信息化、市场化、城镇化、国际化”。高度一致,一字不差。

 

接着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来了,2009年我出了一本书,名字叫作《大转型》,副标题是“新三化归一”。因为我在考虑,在这么一个大的变化背景下,我们的发展趋势会怎么样了?这个公式很简单,“新型工业化+新型市场化+加新型城市化=现代化”。那你为什么把“五化”缩减为“三化”了呢?这是因为“信息化带动的工业化”就是新型工业化,而全球范围内的市场化也就是国际化。

 

2012年党的十八大又有“四化同步发展”论:“促进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这是权威表述,而我的“新三化归一论”则是我个人的学习体会。我试图用这样一个分析框架来加以表达:左面上边的新型工业化,将促进我们GDP扩张、财富增长方式的转变;中间的新型城市化,将促进了我们人口社会结构的转换;而下边的新型市场化,将促进我们体制机制的转轨。上中下这三个化之间,又是相辅相成、良性互动的。最后右面一个大括号,九九归一,也就是在两个100年的基础上,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当然,总书记说的更简洁,三个字:“中国梦”。

 

好了,那么请大家注意,所有的这些大趋势当中,如果我们侧重从生产力发展的角度来观察,那最基本的大趋势是什么?或者说新世纪以来最明显的新趋势是什么?我说就是信息化。正是由于我们经常讲到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推动着我们人类社会站到了这么一个大转折的当口,也就是人类发展从农耕社会经过工业社会,现在正在大步跨入信息社会。这,恐怕就是最重要的大趋势。

 

我们可以简要回顾一下历史,近现代人类社会所经过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有说三次工业革命、有说四次工业革命的。其实“三次革命”就是机械化、电气化,然后再把自动化和信息化摞在一起。而“四次革命”的话,就是把自动化和信息化分开。其间的差别在哪里呢?在于单台套、单主体的自动化,和基于网络的、万物互联的信息化不是一个概念。信息化所基于的新一代的信息技术,包括了互联网、物联网、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一大堆,而“互联网”只是这长长一个系列技术的一个代名词。(下接之二)

 

(本文系作者于2017年8月19日上午在清华公管学院第12届高峰论坛上的主题演讲)

 

信息化背景下的产业和城市转型

(之一)

 

刚才在底下候场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我是不是应该安排在最后一个讲?因为这么一来我就可以说,前面各位都是“高大上”,而我只是“半桶水”。“半桶水”为什么今天到这个台上来晃了呢?那是因为我们曾经到清华大学的公管学院受教了,拜在了我们薛老师、王老师的门下,当了一回学生。老师们的“高大上”是名不虚传的,您看他们每个人都有博士学位,仇部长就两个博士!而且直到今天,他们自己都带着博士。所以今天上午让我这个“半桶水”上来晃一晃,我也是诚惶诚恐。下面,我和大家分享一下作为一个地方的退休官员的思考。

 

围绕着我们今天论坛的主题:产业升级和现代城市治理。我想了一个题目叫作《信息化背景下的产业和城市转型》。刚才王坚博士讲到未来的发展趋势,他们的董事长马云刚出了一本书叫《未来已来》。前不久我有点“玩物丧志”的意思,跑到非洲去游山逛景整整一个月。一路我带上了这本书,算是把它看完了,有这么厚一本(示意)。其实我早就在关注大趋势。官员都要学习领导的讲话嘛!从2002年我们省的第11次党代会,到2007年党的十七大,我发现无论是我们省委的张德江书记,还是党中央的胡锦涛总书记,都提到了“五化”:“工业化、信息化、市场化、城镇化、国际化”。高度一致,一字不差。

 

接着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来了,2009年我出了一本书,名字叫作《大转型》,副标题是“新三化归一”。因为我在考虑,在这么一个大的变化背景下,我们的发展趋势会怎么样了?这个公式很简单,“新型工业化+新型市场化+加新型城市化=现代化”。那你为什么把“五化”缩减为“三化”了呢?这是因为“信息化带动的工业化”就是新型工业化,而全球范围内的市场化也就是国际化。

 

2012年党的十八大又有“四化同步发展”论:“促进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这是权威表述,而我的“新三化归一论”则是我个人的学习体会。我试图用这样一个分析框架来加以表达:左面上边的新型工业化,将促进我们GDP扩张、财富增长方式的转变;中间的新型城市化,将促进了我们人口社会结构的转换;而下边的新型市场化,将促进我们体制机制的转轨。上中下这三个化之间,又是相辅相成、良性互动的。最后右面一个大括号,九九归一,也就是在两个100年的基础上,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当然,总书记说的更简洁,三个字:“中国梦”。

 

好了,那么请大家注意,所有的这些大趋势当中,如果我们侧重从生产力发展的角度来观察,那最基本的大趋势是什么?或者说新世纪以来最明显的新趋势是什么?我说就是信息化。正是由于我们经常讲到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推动着我们人类社会站到了这么一个大转折的当口,也就是人类发展从农耕社会经过工业社会,现在正在大步跨入信息社会。这,恐怕就是最重要的大趋势。

 

我们可以简要回顾一下历史,近现代人类社会所经过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有说三次工业革命、有说四次工业革命的。其实“三次革命”就是机械化、电气化,然后再把自动化和信息化摞在一起。而“四次革命”的话,就是把自动化和信息化分开。其间的差别在哪里呢?在于单台套、单主体的自动化,和基于网络的、万物互联的信息化不是一个概念。信息化所基于的新一代的信息技术,包括了互联网、物联网、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一大堆,而“互联网”只是这长长一个系列技术的一个代名词。(下接之二)

 

(本文系作者于2017年8月19日上午在清华公管学院第12届高峰论坛上的主题演讲)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