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信息化背景下的产业和城市转型(之四)#信息经济和智慧化应用系列六#

刘亭:信息化背景下的产业和城市转型(之四)#信息经济和智慧化应用系列六#

【摘要】什么叫“新实体经济”?其实就是传统实体经济的转型发展。

 

信息化背景下的产业和城市转型

(之四)

 

 

(上接之三)

那么,今后我们发展信息经济最主要的作为是什么?就是小马哥提出的“互联网+”。什么是“+”?“+”就是“化”,化就是渗透、融合、转化和带动。刚才胡鞍钢老师引用了习总书记关于经济发展政府和市场“两只手”共同发挥作用的观点,这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总书记在讲唯物辩证法时讲到了“两点论”。但是,唯物辩证法不但要讲“两点论”,更要讲“重点论”。如果是机器大工业占主导的,我们就说它是工业社会。但如果以后是知识的生产和信息的增值为主导的,那就是知识社会和信息社会了。两方面始终处于一个矛盾统一体中,就要看哪一方面占主导地位了。毛主席说,事物的性质,是由占支配地位的矛盾的主要方面所决定的。所以,我们要适应主导面的变化,来顺势而为地发展我们的经济,并最后促成由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的飞跃。为此,我们的作为,就是要推动“互联网+”。在这里,“互联网”只是新一代信息技术的一个代名词。

 

讲到发展信息经济,我联系点实际,就是我们对信息经济的认识还有误区。大家一讲到振兴实体经济,那就是要抑制虚拟经济。虚拟经济是什么?一是金融,二是信息,三是房地产,四是电子商务。后来领导人出来说,房地产和电子商务都是实体经济,大家又蒙了。浙江还提出把发展信息经济列为八大万亿产业之首。那么最后谁才是虚拟经济呢?好像就剩下金融了,结果中央还召开了金融工作会议。所以我说,成天把实体、虚拟的挂在嘴上,其实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没闹明白。

 

2013年浙江日报给我开了一个《区域经济谈》的专栏,打头炮我发了一篇《关键是挤泡沫》的文章。我说实体和虚拟经济,让学者们拿来做理论抽象和逻辑分析是有意义的,但不能简单拿来套用现实经济生活,并据此进行划线站队和道德评价。你以为实体经济都是好的,那一大堆的“过剩产能”是个啥,不还是虚头巴脑的“泡沫”吗?而真正为产业发展、经济运行所必需的金融和信息服务,在我来看都是再实不过的实体经济。所以说,一切的一切,“关键是挤泡沫”。

 

我赞成阿里巴巴的马云和张勇倡导的“新实体经济”。都是浙商的代表人物,娃哈哈的宗庆后和马云曾经对实体经济有过一番“隔空争论”。经媒体的渲染,好像谁也不服谁似的。元旦刚过的1月3号,我看到了阿里巴巴CEO张勇的一段话,立马写了一篇文章叫作《新实体经济:我一百个赞同》。为什么要如此热烈地赞同呢?我讲了三层意思:一是对李克强总理讲的“新经济”概念,作了更生动、更精准的诠释;二是不钻把两个经济截然分开、并且对立起来的“牛角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三是不伤我们浙商弟兄们的感情,所以我“一百个赞同”。《浙报》对我说要“三箭齐发”,纸媒、APP,还有经济版的公众号《涌金楼》,但可惜的是,恰恰把题目中这个最靓的“新实体经济”给隐掉了。两个多月以后的3月21日,《浙报》连发三篇文章力推“新实体经济”:首先是转载两天前《人民日报》肯定浙江发展“新实体经济”的头版头条文章,另外是一位记者和一位评论员的文章,众口一词、千篇一律。

 

什么叫“新实体经济”?其实就是传统实体经济的转型发展。今年上半年萧山区的数字出来了,GDP增长5.9%、6.3%,好像“一般般”。但是大家再看看财政:+21.6%、+21.7%,很靓丽,这说明效益相当不错。下一步,我认为萧山的发展速度会更快,尤其是效益会更加提高。为什么?因为盛阅春书记在7月份的区委全会报告中,唱响了转型发展的主旋律,大家看看我对报告的摘引,其中涉及到转型的,我都把颜色给突出了:“转型发展”、“城市转型”、“经济转型”、“转型升级”,还有一个“社会转型”,讲来讲去就是转型这个主题词、主旋律。

 

你讲《信息化背景下的产业和城市转型》,那么产业转型的结论是什么呢?就是“全面发展新实体经济”。无非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一手是大力发展以阿里、网易为代表的IT和DT产业,培育和壮大你信息经济的核心竞争力;另外一手,就是你借助这个平台的影响力、支撑力和带动力,对我们“包袱略显沉重”的萧山传统产业和实体经济,进行信息化的洗脑术和换头术,以此来促进萧山的产业经济全面的转型升级,并且稳定地纳入新经济的发展轨道。(下接之五)

 

(本文系作者于2017年8月19日上午在清华公管第12届高层论坛上的主题演讲)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