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新时代区域经济的新发展(下篇)#区域经济杂谈系列一#

刘亭:新时代区域经济的新发展(下篇)#区域经济杂谈系列一#

【摘要】发展现代化新经济,需要有新一轮全面深化改革的引领和助推。

开栏语

党的十九大胜利闭幕后,全党和全国人民都在认真学习贯彻。11月25日下午,中国区域经济50人论坛在京召开专题研讨会,就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以及新背景下区域经济的新发展,进行体会交流和观点分享。

说来惭愧,自今年初因腰疾缺席50人论坛的成立大会,以后阴错阳差,又一再耽误了多次与会的行程。这次的研讨,实在不应该再有闪失,否则真也对不起论坛组织者的盛情和美意。加之高朋满座、胜友如云,是多么难得的一个求知承教的机会。应会议的特别“关照”,我还专门准备了PPT课件,以示重视。现将会议发言的速记稿校核发布如下,以求教于诸友和方家。

 

——2017年11月28日

总561 #区域经济杂谈系列一(02)#

 
 

新时代区域经济的新发展

(下篇)

(接上篇)

第五,浙江对现代化经济体系下未来主体经济形态的思考。浙江省再过20年的主体经济形态(以下观点是我在2014年提出的。20年过后“大数”恰好是2035年,正是实现“基本现代化”的节点),大约就是“信息经济+生态经济+人文经济”,这也正好是呼应了我在前面讲到的三大发展新趋势。浙江的地形地貌是“七山一水二分田”,那么就沿海和城市而言,主要是发展以网络数据、智慧应用为核心的信息经济。这里讲的信息经济,是一个大概念,是广义的信息经济。单纯的信息产业,包括信息技术的研发、信息装备和产品的制造、信息基础设施的建设和运维,甚至是信息内容的生产,或谓纯信息产业。但信息经济则是信息及新一代信息技术,在一二三产业中的融合应用,或者说是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各个领域广泛而深刻的“增值应用”。譬如用到了商品购销,就产生了“电子商务”;用到了工业制造,就出现了“智能制造”;用到了政府管理,就产生了“电子政务”;用到了城市治理,就出现了“智慧城市”……

另外一块是就山区和乡村而言的,要发展狭义的生态经济,也即“生态农业+生态旅游人居业+生态加工业”。这里的人居业,其实就是农村的房地产业。都是公有土地,国有土地的公有“含金量”比农村集体的更高,然而城市里可以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从而造就了一个房地产市场,但农村里却反而不行,又岂非“咄咄怪事”!十九大在推出“乡村振兴战略”的同时,强调“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我认为意味深长。

还有,所有的经济活动,都要体现以“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为导向的人文化,或谓发展人文经济。这个导向是十九大报告里说的,也是和《共产党宣言》中所强调的“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高度一致的。

第六,改革到哪里,发展到哪里!为此,请大家格外关注一下我梳理的“三论”。一是“逗号论”。中财办杨伟民副主任在11月22日的一次讲话中称,将“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和市场作用”中的“和”改为逗号,“具有深远的意义,进一步宣示了党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的决心和立场”。

二是“重点论”。十九大报告中强调,“经济体制改革必须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实现产权有效激励、要素自由流动、价格反应灵活、竞争公平有序、企业优胜劣汰”。这两个重点表明了新一轮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取向,极具警示和引领意义。

三是“自主论”。十九大报告在“深化机构和行政体制改革”这一节里,强调了“赋予省级及以下政府更多自主权”。集中过多,我认为已成为影响我国区域经济健康发展的一大弊端。新中国建国以来,毛主席虽然主张“一边倒”地学习前苏联的计划经济模式,但他也一向反对“条条专政”,积极探索给地方、基层分权。现在确有“政进市退”、集中过多、管得过细的问题,上下一般粗,地方和基层的活力明显不足。

最后我再小结一下:一是主要矛盾变化标志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到新时代。二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阶段,提出了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新任务。三是顺应信息化、生态化和人文化三大发展新趋势,扎实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四是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的经济工作的一大主攻方向,就是顺势而为地发展“新实体经济”。五是浙江未来区域经济的主体形态选择,将会是“信息经济+生态经济+人文经济”。六是发展现代化新经济,需要有新一轮全面深化改革的引领和助推。

最后大家看到的,是我微信公众号《刘亭随笔》的二维码,欢迎大家扫码围观,不吝赐教。我写的这些东西(已发559篇),“观点有对错,水平有高低”,但是可以保证的一条是,里面的文章,“均出自我的手笔,都是我的原创”。

谢谢大家!(全文完)

(本文系作者于2017年11月25日下午在中国区域经济50人论坛专题研讨会上的发言)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