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欣闻“适度放活宅基地使用权”#新观察系列#

刘亭:欣闻“适度放活宅基地使用权”#新观察系列#

【摘要】欣闻十九届二中全会即将召开,会议的主题是审议中央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向全国人大提出的建议。殷切期望,久拖不决的农地改革问题也能因此获益,取得国家根本大法和治国安邦总章程的法理支撑!。

 

欣闻“适度放活宅基地使用权”


今日网上看到一则消息:“国土资源部部长姜大明今天表示,我国将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三权分置”,落实宅基地集体所有权,保障宅基地农户资格权,适度放活宅基地使用权。他强调,这是一项重大理论和实践创新。”

我觉得这是一条“好消息”,但同时也是一条“迟到的好消息”。

说它是“好消息”,是因为“放活宅基地使用权”总算有了盼头,多年来被人诟病而“固若金汤”的盘活宅基地的“死扣”,总算有了松动和化解的希望。

说它是“迟到的好消息”,是因为这件本应30年前就该办好的事情,何至于拖到今日才羞羞答答、吐了一句“活口”?

去年5月,我有幸在上海参加一个民主党派参政议政的座谈会,会议的主题是为即将召开的党的十九大建言献策。我一共提了四条,最后一条就是:“果断实质性推进农地改革。”具体的观点就是:对此要“抓紧修法,千万不要再‘犹抱琵琶半遮面’、犹豫不决了!”

《宪法》上早已经讲清楚了,城市土地是国家所有,农村土地是集体所有,但都是公有土地。我就纳闷,既然都是公有土地,为什么“含金量”(如果有“含金量”这一说)更高的国有土地使用权都可以转让,然后带来国民经济支柱产业房地产的大发展,也带来了城市市民的“安得广厦千万间”,以及相应的城市居民的物质财富显著增加。而农民土地的使用权为什么就硬是不能转让?为什么城乡土地市场就一定非要是“两张皮”?为什么就不能建立一个统一的城乡一体打通的房地产市场?

至于耕地的保护,那是“用途管制”的问题。这方面国家早就有规矩,乱不了“方寸”的,也不要“杞人忧天”。实际上最需忧虑的,恰恰是现有农村宅基地政策,在年复一年地“蚕食”极为宝贵的耕地,而农业转移人口不得已又在城乡两头占用建设地,使得我国原本高度稀缺的开发土地,更是雪上加霜、捉襟见肘。

坚持市场化改革的取向,允许宅基地使用权合法转让,允许依法进入到要素市场,国家又对这种特殊的要素市场加强监管,那就不会“搞乱”而只能是“搞活”土地市场,也是搞活经济的一盘大棋,更是一项旗帜性的改革。在这方面,真的是要下决心,下大决心。为了让改革“于法有据”,那就赶快立、改、废、释现有和土地有关的法律法规。

实际上真正追究起来,恐怕还是国务院没有按照人大常委会的要求认真履职。明明八八《宪法》修正案中明确:“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转让”;明明随之在同年《土地管理法》的修改中明确:“国有土地和集体所有土地使用权可以依法转让”,并布置了接续的任务:“土地使用权转让的具体办法,由国务院另行规定”。结果在随后的1990年,国务院发布了《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国务院55号令),农村土地的事儿就没有下文了。

究竟是当初《宪法》和《土地管理法》修正的不对,交办的不明确,还是国务院“玩忽职守、半途而废”?牵扯到绝大多数国土面积和中国人口的这件“天大的事情”,居然也就这样不了了之、无人问津了?这一拖拉,这一停顿,一晃就过去了30年;而过往就此解决城市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的合法性问题,居然不过耗时区区2年零1个月!

农村的这一块“撂下不管”,我想或许也是因为党内决策层有不同的意见争论吧?结果偏偏是那种狭隘的观点,单一的观点,就农村论农村、就“三农”论“三农”的观点占了上风。他们认为,不让农地入市,是保住农民建设用地的“防火墙”,是对农民“安居乐业”、“安身立命”的负责。岂不知恰恰是这种办法,结果把农民的分化和进步搞死了,把农业转移人口的城市化搞死了。

现在成天在讲“人的城市化”,在算“三个一亿人”的账,殊不知离开了农地制度的改革,不都是“叫好不叫座”的“空吆喝”。您可以去问问当下的农民,有谁愿意听你们的号召就去进城、就去市民化?不动我的农民身份和土地权益,去到城里打个工、住些日子,那都好商量。但要是碰了我的“通灵宝玉”,那就“墙上挂帘子——没门”!

为什么?因为人家的农村户籍、农民身份是有含金量的。农民承包地、宅基地和集体建设用地这“三块地”里面他的那一份权益,是实实在在的。你如果不给我量化到人,并具有法律上效力,我是不能走的。农民的户籍和身份没了,三块地的财产权益没了,我二傻?原来搞的“农转非”、“蓝印户口”等等,那我是上了你们的“贼船”,这次再也不能“受骗上当”了。现在全国各地的农村都在搞农地确权,这是基础性的工作,很好。但确来确去,结果都是什么市府办、县府办在发文,这有什么法律效力?真正打起官司来,这种文件能算数吗?我很怀疑。包括像今日这样的部长讲话精神,也还是要转化成明明白白、切切实实的“法条”才是。

欣闻十九届二中全会即将召开,会议的主题是审议中央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向全国人大提出的建议。殷切期望,久拖不决的农地改革问题也能因此获益,取得国家根本大法和治国安邦总章程的法理支撑!

(2018年1月15日成稿)

背景文章:

国土部:

政府将不再垄断住房供地 宅基地将三权分置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