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别把“特色小镇”的好戏再唱砸喽#新观察系列#

刘亭:别把“特色小镇”的好戏再唱砸喽#新观察系列#

【摘要】问题出在前三排,根子全在主席台”。

别把“特色小镇”的好戏再唱砸喽


由新华网、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长沙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2018中国特色小镇博览会,2018新开年就在湖南省长沙市拉开了帷幕。国家发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徐林,在会上发表了很有针对性的主旨演讲。

为此,微信上的消息满天飞,说是国家发改委发话了云云——这显然是标题党在“吸引眼球”。但作为国家发改委下属机构的主官,又是当年委机关的司局长,徐林先生的演讲当然会透露出某些重要的信息。

在我来看,他仍然十分忧虑全国风起云涌的特色小镇“排浪”之走向,人们会不会再把一出好戏给唱砸了?您听,他在充分肯定迄今为止特色小镇所取得积极进展的同时,也明确地指出了所存在的“一些问题和不足”。他提醒道,这应“引起我们高度关注和警惕,而且需要及时加以规范和引导”。他归纳出的五类问题是:“运动化趋势;假镇、真园区做法;把特色小镇作为一个投资平台来打造;短平快,不具备可持续性的房地产化做法;东施效颦做法。”

所谓“运动化”,无非是源于行政驱动的“一哄而上”。所谓“假镇、真园区”,则是多少年前早已风靡过大江南北、而今已普遍衰败的县乡两级小型工业园区之“翻版”。至于“把特色小镇作为一个投资平台来打造”,或许那都是让“投资驱动”的发展思路和相应的考核奖罚给逼出来的。而“短平快,不具备可持续性的房地产化做法”,则是房地产商和政府“卖地冲动”的“合谋”。最后一种“东施效颦做法”,应当是指不分青红皂白,一股脑儿的“照搬照抄”。

这些现象,的确相当流行地存在,并不是什么罔顾事实。但根源在哪里呢?我看还都是“政进市退”惹的祸,都是“行政化”造的孽。

不然,我们来逐条解析一番。

首先,“运动化趋势”。“运动化”即“刮风”。大风呼呼地刮得漫天漫地,但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风源在哪里?是谁能有这等本事,把这大风给真正刮起来?回想一下多年来一阵又一阵的这“热”那“热”,这结论自然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其次,“假镇、真园区做法”。许多年来,我们都是“无工不富”的发展路子。睁眼看看,东部沿海诸省,的确也因先行工业化而“发达”起来了。东部地区的今天,就是西部地区的明天,这就好比“发达国家的今天,就是发展中国家的明天”一样。于是,蜂拥而上搞工业就是一种普遍的选择。但是,短缺经济的当年,和产能过剩的今天,已然是两个时代。再亦步亦趋地鹦鹉学舌,显然是死路一条。作为企业,一般还都会作出比较明智的判断。但眼花缭乱的优惠政策,官员拍胸脯夸下的“海口”,还是会吸引若干企业“飞蛾扑火”的。只要产业缺乏足够的竞争力,一旦“关门打狗”的态势形成,企业的倒闭和园区的衰败则必定无疑。但这时,当年招商引资的官员早已因政绩突出、异地升迁了。

再次,“把特色小镇作为一个投资平台来打造”。许多年来,投资驱动发展也是我们的“不二法门”。即便是“特色小镇”的原产地,也规定了3年50亿投资的考核指标。其实,特色小镇的发展基础各异、产业千差万别,实在是很难用一个固定资产的投资额,去套评他们的实际进展的。但上级政府或许也是给基层组织“蒙”怕了,一旦给了“顶戴花翎”、金字招牌,也唯恐没有什么实的法定统计数据来“验明正身”。传统的思维定势,再加上现实的考核压力,尤其是以PPP模式变相负债建设的路子“可行”,或许才会让一大批从事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官员,不得不抓住投资考核这根“救命稻草”!

还有,“短平快,不具备可持续性的房地产化做法”。许多大面积开发的小镇房产,起初不过是有点远见的房地产商,呼应“有钱有闲一族”休闲度假、养老养生的客观需求,“先下手为强”跑马占地意欲开发的生态景观房产。恰好这正迎合了地方政府急于“卖地搂钱”和“人为造城”的强烈需求,于是一拍即合,愈演愈烈。待此招已演变为“房地产化”的一股歪风,那自然会引起国家的关注和警惕。

最后,“东施效颦做法”。啥叫“东施效颦”?问问度娘,原是出典《庄子·天运》:“故西施病心而矉其里,其里之丑人见而美之,归亦捧心而矉其里。其里之富人见之,坚闭门而不出;贫人见之,絜妻子而去之走。”说的是美女西施心痛蹙眉,然人皆称美;丑女东施刻意仿效,却丑上更丑,无以复加。这个故事,反映了“邯郸学步、适得其反”的尴尬。但说句老实话,要跳出一向以来的思维定势和路径依赖,把握浙江特色小镇“似镇非镇、似园非园”的真谛,谙熟“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化运作”的套路,那还真得要有点“反弹琵琶、功夫诗外”的解悟。

综上所述,“问题出在前三排,根子全在主席台”。不是为市场主体开脱,也不是为市场失序掩饰,其实只要政府对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心存敬畏之心,怀抱谦卑之情,放下架子遵从市场经济和城市化发展“集产成市、聚人为城”规律,同时顺势而为地做好跟进的公共服务,而不要急于求成,啥事儿都攥在自己的手里,恨不能“一口吃成一个胖子”,一个劲儿地揠苗助长,人为拔高,其实特色小镇的发展,原本是不会冒出这么多的麻烦来的。

发展特色小镇可能出现的”行政化“毛病,早在2014年酝酿此事时,我就曾向当时的政府主官当面陈情,以为大忌。但现在看来,尽管小心翼翼,力求避免,最终就全国范围而言,还是“难脱俗套”、“难逃厄运”,不免要付出一番沉痛的“学费”。笔者闻听徐林先生的良言,感慨万端。但愿就此举一反三,除了特色小镇,其他经济工作的种种部署,都不要因了“行政化”推动的通病,播下的是“龙种”,但最终收获的却是“跳蚤”。

如此这般,情何以堪?可再别把“特色小镇'的好戏给唱砸喽!

(2018年1月16日成稿)

背景文章:

徐林:特色小镇有利于形成创业创新平台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