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在云和打造新型城镇化样板县域座谈会上的讲话(之二)#新观察系列#

刘亭:在云和打造新型城镇化样板县域座谈会上的讲话(之二)#新观察系列#

【摘要】“新”就要“新”在两个字上:“人+质”。

 

在云和打造新型城镇化样板县域座谈会上的讲话

(之二)

(上接之一)

四、新型城镇化“新”在哪里?

针对前面提及的两大问题:人的城市化,城市化的质量,“新”就要“新”在两个字上:“人+质”。推进新型城镇化,是要围绕着“人”和“质”去展开,但是在这两个字里面,哪个是基础性的?甚至说哪个是决定性的?要拎清楚。这就像十九大讲,“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两个作用,肯定都重要,一个也不能少。但是,究竟哪个是决定性的呢?是市场。政府要顺应市场的规律,去更好发挥趋利避害的作用,而不是越俎代庖、取而代之,甚至是逆潮流而动,反向而行。

城市化过程中,人是决定性的。人的核心丢掉了,什么质量都免谈。你只把城市建得花团锦簇、流光溢彩,照我说那都是“伪城市化”。其实,新型工业化是解决什么问题的?是增长方式转变问题。新型城市化是解决什么问题的?是社会发展转型问题。新型市场化是解决什么问题的?是体制机制转轨问题。我们就是要以人为核心,为主线,来编制我们这个新型城镇化样板县域的规划

第一个,人住在哪里?也就是宜居的问题;第二个,人干在哪里?也就是宜业问题;第三个,人玩在哪里?也就是宜游的问题。我注意到,前面不少领导都讲到“三宜”的导向,我觉得这是抓住了新型城镇化的要害。对谁而言“三宜”?那当然是对人而言的宜居、宜业、宜游,主体都是人。所以,我认为这“三宜”,应该成为我们新型城镇化的目标导向,也是精华所在。

突出强调“三宜”,也符合十九大精神。十九大强调的就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十九大还揭示了新时代的主要矛盾,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我们现在搞的新型城镇化,千万不能再走到“见物不见人”的老路上去。我刚才听到有的人讲了很多“物本的指标”,分析了指标还有多少多少差距。这些东西不能没有,但大可不必看得太重,锱铢必较。我还是比较赞成县长强调的“人的感受”、“人的体验”、老百姓的安全感、获得感和幸福感。

我们这次编规划,首先要关注的就是“人住在哪里?”,而且住的还要舒适,要宜居,为此我们要很好地探讨相关联的城镇村布局。要把账算算清楚,我们有本地(户籍)人口,还有外来人口,以及本地外出人口和到云和来的旅游人口。反正是比较稳定地工作和生活在你这里的人口,以及到了你这个地盘上来旅游居住的人口,都要给予足够的关注。虽说有些利益调整上要注意到现有户籍的差别,但真正从“人的城市化”的角度,还是应当有一体化考虑,移民往往是新生产力的载体。

人的居住,是跟着就业走的。县里提出的“三大百亿”产业,我觉得眉目还是清楚的。但是不是一“聚焦”就一定要搞到一百亿?我也是画问号的。制造业百亿比较好搞,但你说农业也要搞个一百亿,那就很难。浙江省在改革开放初期,农业在GDP的占比是38.5%,现在我们只有多少了?不过4%。所以说农业也要搞到百亿,我认为弄不好是“冒叫一声”。整个服务业的话,百亿或许可以说,但是你一个旅游业要搞到百亿,我看也会是“冒叫一声”。我说的意思,不是说这个口号现在就不用了,但我们要把事情想得更明白一些。

产业如何发展?能提供什么样的就业岗位?劳动力的素质又怎么样去提升,以适应就业岗位的需要?如何可持续地提供源源不断的就业岗位,如何组织有效的培训以胜任岗位职责的要求,这些都需要算算大账,要搞清楚。

宜游在这里不仅仅是个产业的问题。人有钱有闲以后,他一定是要玩的,一定是要休闲的。所以,怎么样把云和建成一个大花园,休闲有去处,来客满招待,而且这个费用都还承受得起?“三宜”需要通盘考虑,但所有的“宜”,都是围绕着人去展开的。这就是我所设想的规划的总的架构。

接着再围绕着人的核心来谈谈提质的问题。我们现在的木玩产业很有特色,很有竞争力,发展得还不错。但是未来的发展趋势是什么?你怎么提高产品中的科技人文附加值?怎么样在产业大发展的过程中,把对云和生态环境的负面影响,尽可能地降到最低程度?这里面就大有文章可作了。前两天任局长去杭州小坐时,我就讲到我刚去嘉兴桐乡的濮院镇,去帮他们主持一个论坛。论坛的主题是什么?是原创设计如何引领毛衫产业的中高端发展。

论坛是一个叫华新实业集团承办的。这位老总一开始也是做羊毛衫的,后来他开始做工业地产和相应的服务。他把七七八八的做毛衫的小企业,吸引到他统一开发的一个产业园里面去生产,主要是制造,然后我给你们提供配套服务,包括融资、展销、电商、仓储、物流、物业等,甚至包括教育培训,还办了一个“成长学院”。他忙完了这一阵以后,感到传统制造必须要拥抱互联网、大数据,于是张罗开始搞智能制造,也就是个性化定制。你人到那里一投影、一拍照,精准的三维数据就出来了,然后那件最适合于你身材和气质的时尚化毛衫,就可以马上生产出来了。

但是由于受制于土地规划的调整滞后,10万平方米的车间和仓储面积的建设用地指标,一时还到不了位。但他也不是在那里傻等,而是往产业链的前端再推进一步,把原创设计的大平台搭建起来,吸引高端人才资源来此创新创业创富。说到底,不一定非得我自己来制造。原创设计是龙头,品牌设计上切实提高一步的话,那就把整个濮院的毛衫产业,都提高了一个层次。你老是给人家定牌生产,或者老是跟在人家屁股后面挣点加工费,那是发不起来的。

那天的论坛上,有深圳、杭州包括濮院自己的三股力量,共一百来个设计团队整合在一起,共建了一个辐射和带动整个濮院上百亿毛衫产业的设计平台。我企业家来给你出钱盖楼,来引进设计团队,让他们免费使用这些设施和面积,来帮助打通设计和生产的转化通道,来保护好知识产权。这些事,很多地方都是政府在那里忙乎,但最后效果并不太理想,原因是官员们缺乏“市场感觉”,也没有运营机制。

毛衫产业跟我们木玩产业不是一回事吗!都是最传统的产业。但人家在想什么东西呢?在想产品的时尚化。毛衫不仅仅是御寒的物件,还有美化的功能。毛衫不仅仅是夹套,从贴身穿的内衣到最外面的大衣,都可以是毛衫。一季的产品变成四季的了,那市场规模又扩大了多少?好看好用的产品是做出来的,但更是研发设计出来的。研发设计和品牌销售是什么?是相对独立于加工制造环节的服务业,是生产性的服务业。这种服务业还是要让企业家去做,而不是政府越俎代庖、赤膊上阵。要让那种平台型的企业冲在前面,但它贯彻的其实都是政府的意图,这就叫“反弹琵琶是高手,千年功夫在诗外”。

玩在哪里?其实是个全域大生态、大旅游的概念。省里现在提的是“四大”:大湾区、大通道、大花园、大都市区。刚刚旅委的同志提到,要把整个云和当作一个全域5A景区,是要有这个理念。我不知道你们以前这“三个全域旅游发展环”的概念讲过没有?但我想书记召集这个会议,恐怕是要你们谈点自己的新东西。我注意到了,他里边有些新东西,把人、业、城和景,联系到了一起,动脑筋想了问题。

人口我们现在其实是分三部分,一部分是作为原住民的户籍人口,一部分是外来的常住人口,还有一部分是短期旅游包括旅居人口。我们所谓的“人的城市化”,应该这三类人都包括在内。云和的地盘,说得极端一点,叫作每一寸土地或者是山山水水、角角落落,你都得按照这种理念来规划、建设和管理,最后人家愿意长住在你这里,愿意到你这里来定居、来落户,愿意到你这里来游玩、来休闲,那就算赢了。人气足,百业旺,最后那个发展的速度和质量,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自然而然的事情。

当然,我们必须得认识到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城市化也有一些新的趋势。它和工业化时代的那个人口一窝蜂地都往大城市里集聚有些不同:人们更愿意到一个都市圈或城市群去。为什么?因为现在交通发达、通讯发达了。由于这两个高度发达,城市的地理空间就扩大了。摊大饼的单一大城市,开始向大中小城市和特色小镇相结合的城市群转化。既有“区域城市化(大城市中心城区规模扩张)”,又有“城市区域化(葡萄串式的城市区域涌现)”。人的流动和迁徙,现在也开始出现一个新的趋势,就是高端人才的居住和工作地,不一定就是在大城市的中心城区,而往往会落户在大城市的郊区,或者叫都市圈里面的特色小镇。

前一段时间我自费旅游,去了一趟美国、加拿大,整整一个半月。主要跑的,就是三类区域。第一类是大城市,像纽约、丹佛、温哥华、渥太华,等等;第二类就是小镇,无数的小镇,或者说是我们今天讲的特色小镇,实际上就是个比较大的社区。人家那个小镇是真的小了,万把人,几千人的都有。但人家小镇的管理不是行政建制管理,而是社会自治管理。第三类就是国家公园,跑了十来个国家公园。

三类地区有什么特点?大城市就是人口、经济高度集聚,喧嚣、拥堵、污浊,但是机会多多,人还是拼命往里去。特色小镇就是休闲舒适,慢生活,主要是人居和旅游。但你到了国家公园里面,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居民了,只有旅游者。它就是要把人类的活动尽可能地退出去,保留它的原生态。然后这个原生态,再吸引大量的旅游者。

人家的国家公园体制,恐怕和我们想象的不一样。公园的保护和开发,都是联邦财政拨款,管理者还是联邦政府的公务员。在我们中国,这样干行吗?中央财政管钱管人头?但如果还是要自己创业创富的话,就很难保持原生态。人家的那个功能和体制比较清楚,大城市该干什么就该干什么,小城镇该干什么就干什么。那我们云和的取向,更多的是往特色山城的方向去发展,不要像那种大城市那样,搞得高楼林立,车水马龙,那不是我们该有的风格和氛围。我们的取向,是要宜居宜业宜游的山水风光特色小城。 

(下接之三)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