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新型城市化“新”在哪里?#新观察系列#

刘亭:新型城市化“新”在哪里?#新观察系列#

【摘要】在城市化过程中,人是决定性的。人的核心丢掉了,什么质量都免谈。你只是把城市建得花团锦簇、流光溢彩,照我说那都是“伪城市化”。

 
 
 

新型城市化“新”在哪里?

 
     针对中国城市化实践中存在的两大问题:人的城市化和城市化质量,新型城市化就要“新”在两个字上:“人+质”。但是在这两个字里面,哪个是基础性的?甚至说哪个是决定性的?要拎清楚。这就像十九大讲,“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两个作用,肯定都重要,一个也不能少。但是,究竟哪个是决定性的呢?是市场。政府要顺应市场的规律,去更好发挥趋利避害的作用,而不是越俎代庖、取而代之,甚至是逆潮流而动,反向而行。
 
    在城市化过程中,人是决定性的。人的核心丢掉了,什么质量都免谈。你只是把城市建得花团锦簇、流光溢彩,照我说那都是“伪城市化”。其实,新型工业化是解决什么问题的?是增长方式的转变。新型城市化是解决什么问题的?是社会发展的转型。新型市场化是解决什么问题的?是体制机制的转轨。我们就是要以人为核心,为主线,来谋划好我们新型城市化的健康发展。
 
    第一个,人住在哪里?也就是宜居的问题;第二个,人干在哪里?也就是宜业问题;第三个,人玩在哪里?也就是宜游的问题。对谁而言的“三宜”?那当然是对人而言的“三宜”,主体都是人。所以,“三宜”应该成为推进新型城市化的目标导向。
 
    突出强调“三宜”,也符合十九大精神。十九大强调的就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十九大还揭示了新时代的主要矛盾,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我们现在搞的新型城市化,千万不能再走到“见物不见人”的老路上去。衡量城市化有很多“物本的指标”,这些不能没有,但也大可不必看得太重,锱铢必较。我还是赞成“人的感受”、“人的体验”、老百姓的安全感、获得感和幸福感。
 
    首先要关注的就是“人住在哪里?”,而且住的还要舒适,要宜居,为此我们要很好地探讨相关联的城镇村布局。要把人口账算算清楚,看看都可能“摆布”在哪里。我们有本地(户籍)人口,还有外来人口,以及本地外出人口和外地旅游人口。反正是比较稳定地工作和生活在你这里的人口,以及到了你这个地盘上来旅游居住的人口,都要给予足够的关注。虽说有些利益调整上要注意到现有户籍的差别,但真正从“人的城市化”的角度,还是应当有一体化考虑,移民往往是新生产力的载体。
 
    人的居住,是跟着就业走的。产业如何发展?能提供什么样的就业岗位?劳动力的素质又怎么样去提升,以适应就业岗位的需要?如何可持续地提供源源不断的就业岗位,如何组织有效的培训以胜任岗位职责的要求,这些都需要算算大账,要搞清楚。
 
    宜游在这里不仅仅是个产业的问题。人有钱有闲以后,他一定是要玩的,一定是要休闲的。所以,怎么样把自家建成一个大花园,休闲有去处,来客满招待,而且这个费用大家还还都能消受得起?“三宜”需要通盘考虑,但所有的“宜”,都是围绕着人去展开的。这就是谋划新型城市化的总的架构。
 
    接着再围绕着人的核心来谈谈质的提升问题。我们现在很多市县都有块状特色经济或谓产业集群,发展得还可以。但是未来的发展趋势是什么?你怎么提高你产品中的科技人文附加值?怎么样在产业大发展的过程中,把对本地生态环境的负面影响,尽可能地降到最低程度?这里面就大有文章可作了。
 
    前两天我去嘉兴桐乡的濮院镇参加了一个论坛。论坛的主题是原创设计如何引领毛衫产业的中高端发展。在我来看,其实就是通过平台企业提供的生产性服务,助推原来中低端发展的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这些服务,既包括研发设计、品牌营销等“微笑曲线”的两端,也包括全产业链和价值链的“数字化转型”。这些事,很多地方都是政府部门及其事业单位在那里忙乎,但最后效果并不太理想,原因是官员们缺乏“市场感觉”,也没有对市场作出灵敏反映的运营机制。
 
    这种生产性服务业还是要让企业家去做,而不是政府越俎代庖、赤膊上阵。要让那种平台型的企业冲在前面,但它贯彻的却是政府的意图,这就叫“反弹琵琶是高手,千年功夫在诗外”。
 
    围绕着人来作城市化的大文章,就是健康的城市化。浙江的地盘,说得极端一点,叫作每一寸土地或者是山山水水、角角落落,都得按照这种理念来规划、建设和管理,最后人家愿意长住在你这里,愿意到你这里来定居、来落户,愿意到你这里来游玩、来休闲,那你就算赢了。最近网上在传一张2017年常住人口的流动图,浙江仅次于广东处于全国人口净流入省市的第二位,净流入30余万人,这是件好事。人气足,百业旺,最后那个发展的速度和质量,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自然而然的事情。
 
    当然,我们必须得认识到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城市化也有一些新的趋势。它和工业化时代的那个人口一窝蜂地都往大城市里集聚有些不同:人们更愿意到一个都市圈或城市群去。为什么?因为现在交通和通信发达了。由于这两个高度发达,城市的地理空间就扩大了。摊大饼的单一大城市,开始向大中小城市和特色小镇相结合的城市群转化。这里面既有“区域城市化(大城市中心城区规模扩张)”,又有“城市区域化(葡萄串式的城市区域涌现)”。人的流动和迁徙,现在也开始出现一个新的趋势,就是高端人才的居住和工作地,不一定就是在大城市的中心城区,而往往会落户在大城市的郊区,或者叫都市圈里面的特色小镇。
 
——成稿于2018年8月29日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