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李跃华现象”、“摸论”和“猫论”

“李跃华现象”、“摸论”和“猫论”

 

抗疫中的网络,不断地在生产“网红”。钟南山、李兰娟、李文亮、韩红、汪勇,还包括“走马换将”的官员。但这两日,似乎都聚焦在了一位名叫李跃华的“江湖游医”上。

 

李氏跃华,男,上世纪八十年代,毕业于正规学府第三军医大,后从军,复员到地方靠一技之长在武汉开了家私人诊所。2004年,他发明了一种广谱抗病毒的穴位注射剂及注射法,并于2011年获国家发明专利。2013年,发表医学论文《一种穴位注射剂——微量苯酚在临床医学中的应用》。

 

此次李的意外走红,盖因抗疫中武汉一退休厅官拒绝收治的风波。在病毒肆虐的危急当口,还摆什么“当官的臭架子”,顿时惹犯了众怒。该厅官在向公众的致歉信中解释说,坚持自己在家隔离,是因病已治好;而当初没去医院,则是因求医无门。那这个人人谈虎色变的毛病,倒又是被谁治好的呢?由此带出了所谓的“游医李氏”。

 

李氏开的是私人诊所,相当于医疗服务产业中的“个体户”。若是规模搞得大点,一不小心成了民营医院。那他这个自封的院长,恐怕也不会被人随意视作“游医郎中”和“江湖骗子”了。

网红之前,据李氏自述,已救治过多人。2月18日,他开通了新浪微博,开展抗疫的“远程诊疗咨询”,但很快被封。2月28日,他发朋友圈称,自己已被区抗疫指挥部要求“隔离观察”,理由是他“密切接触病人”。担心其万一被感染,弄不好再去祸害良民。

 

李氏大感冤屈:“现在,离最后一个发烧病人治愈都已经过去18天了,我和家人都没有感染发病,证明我的预防方法是有效果的。不需要去隔离。

 

尽管李氏还信誓旦旦:“我的专利在抗击疫情期间,免费提供给国家使用”。但说这些话,都是不顶用的。命令是上头下来的,社区工作人员无疑得“执行到位”。之后李对外人的关注答道:“还好(在某酒店里)一个人一间房,但不知要隔离多久,登记处还问我为什么还要隔离?

 

过程或事实大约如上,是从多家自媒体上看到的,也保不齐是“假新闻”或“谣言”,似乎也形成了一种“现象”。问题在于,是官方和有司没个正面的回应。不像司马3忌“炮轰”韩红,信源都来自于网络,但北京市民政局闻风而动,很快就开展了调查,还公布了情况《通报》,以正视听。从这一招的实效来看,似乎还是“管用”的:之后在网络上,就再也未见对韩红慈善的“攻击”了。当然,这好比大海的潮汐,不过是这一波暂时退去了。下一波在可以等到的不久,我想还是会再来的。

 

或许有人说,官家怎么就没有态度?无非不是“发声”而已。对他“封网”和隔离便是,以后甚至会吊销执照、关闭诊所呢!这倒也是,咱怎么就没想到。

 

我想到的是,人和病这种“性命交关”的东西,不是像其他事,吹牛皮不犯死罪,说过也就拉倒了。为什么有司不能去实地调研一下、加以确认呢?不按李说的“救治了100多新冠病人”口径,就按医院“认可”的10多个确诊病人,立马去作一下回访,那又有什么困难的呢。这时候,不是要争什么学术上的对错高下,是在争分夺秒的救急救命。他的方法,果如所说的那般“物美价廉”、“适销对路”,那借用一下西医“同情用药”的原则,或如中国人的老话“死马权当活马医”,那是不是真的就能捡回来几条人命呢?

 

我看了网上多有“狗皮膏药,不妨现试”的意见,挺受启发。病原何来,如何变异?何药特效,如何“组合(拳)”,似乎大家都处在“摸着石头过河”的状态下,连卫健主管部门都在不停地更新“旧版”,怎么就有一个万古不易的“绝对真理”了呢?“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总也说不清,这本是人类认识世界的过程和常态。这个时候,又怎么就不能遵循一下“白猫黑猫论”,把马和骡子给牵出来“遛一遛”呢?

 

 

虽然改开已然过去了40年,但实事求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有些人那里,还压根就没有装进脑子里。说全部“等于零”,那倒也是“一棍子打死”了。其中,或许还有几种小小的心思在“作祟”:一是疫情就是命令,在军令如山倒的情况下,搞什么旁门左道,纯粹是“动摇军心”!二是从上到下,现正考验执行力呢,哪能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三是非常时期,奖惩的力度也非同一般。若是给抗疫“添乱(包括引发负面舆情)”,顶戴花翎立马就给“撸了”;那设若是给“添彩(包括回应重大关切)”了呢?那就地便可以“火线提拔”。何去何从?有能耐冲一冲的,大可以搏一把;不想在这时候“出头”的,那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明哲保身、高高挂起”为妙。

 

其他的人和事,便也罢了。但决定医生和诊疗服务“生杀予夺”大权的有司官员这样想,可就麻烦了。所以我总说,思想路线这种东西对其他人来讲,是一种自然而然。譬如厨子,烧菜能烧出“脍炙人口”来,自然“饭碗薪酬”可以睥睨同行;譬如医者,治病能治出个“妙手回春”来,自然“患者红包”都不成问题。但对于官员来说,他们是“吃公家饭”的,兢兢业业、循规蹈矩便好。没有探索创新的竞争压力,那实事求是的入脑入心,还就得通过“外部灌输”才行。

 

现在无论是三教九流,还是各行各业,都有不同的衙门和有司,在那里审核发证“经管”着呢。如果这些官员理应不是专家(公务员就是“通才”,顶天是个‘专家型的领导’),但又成天在管着评判谁是谁否专家的事儿,且因为种种功利的“小算盘”瞻前顾后、踟蹰不进,那“李跃华现象”又会否是远非个例,乃至于“活人让尿给憋死”呢?

 

2月26日,就此事我也征询过一位曾在药监部门担任过领导的学问人。他说:“中西医之争,已有百年了。这件事,我认为官方应实事求是组织专家调查研究,李的治疗方法是否对抗疫真正有效?或许能在正规西医疗法之外另辟蹊径?”意犹未尽,他再补写了一条:“中医理论与中医,民间验方,许多有出人意料的疗效。现代医学理论不能解释或不屑于研究解释,但这不代表中医与传统医学不科学。”接着,他发我一篇多年前写的《信不信由你》的短文,叙述了他亲身经历的几桩不可思议的实例,其中包括致病疗伤的验方。

 

他的观点,我很认同。我还注意到了他使用的一个词汇:“实事求是”。记得日前我曾撰文倡导“人民至上的实事求是”,换作今天的语境,也可以说是在抗疫中,我们仍须记取和践行小平同志的“摸论”和“猫论”!

 

成稿于2020年2月29日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