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对亚运会开、闭幕式策划的几点浅见(中篇)

刘亭:对亚运会开、闭幕式策划的几点浅见(中篇)

  【题记】 浙江发展史上的三个有特色的经济形态,也就是浙江最靚的三张金名片。一个激活内生动力的叫民营经济,一个依托绿水青山转化的叫生态经济,还有一个面向未来新科技的叫“数智经济”。
 
 
  【正文】 第一张就是民营经济的金名片。浙江民营经济的发展,实际上又可以跟历史勾连起来,其中有历史的人文基因。刚才杨建华老师讲到了,国外对我们中国历朝历代的一种观察或者是评价,实际上对宋朝是“高看一眼”的。很显然,宋朝是一个价值被严重低估了的朝代。从民族感情这个角度来看,宋朝被金给灭了,然后跑到临安来偏安一隅,“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从这个角度来看,好像是非常屈辱、十分萎靡,但是实际上宋朝,尤其是南宋的科技和文化,确实是我们中国封建社会几千年当中的一个高峰。
 
  南宋的浙江,在人文创新进步方面出了一个经世致用的“浙东学派”。他们倡导的理念有一个庞杂的体系,我平常引用比较多的就是八个字:一是“工商皆本”,二是“义利并重”。长期以来,封建社会的正统是“重本(农业)抑末(工商业)”,“工商皆本”显然是个石破天惊的“异端邪说”,某种意义上,其实就是“资本主义工商业萌芽的萌芽的萌芽”。作为流通中一般等价物的纸币也就是交子,也是出现于北宋,那可是商品交易发展到相当的水平,实物或贵金属才会升华到纸币。纸币的出现作为一个天然的标识,表明了当时商品生产和贸易发达的程度。
 
  我日前在运河文化的座谈会上也讲到,第一次经济全球化是在地理大发现和大航海的时代,中国参与全球化的既有大量农产品,也有大量的手工业产品,如茶、丝、瓷等的出口。在公平贸易的情况下,给当时的朝廷源源不断地换回了大量的白银。中国的出口商品,是当时我们的科技、文化和工艺的结晶,满世界的人都接受、都欢迎,平等交易换来了白银满箱。
 
  现在讲“一带一路”,都是以丝绸冠名。但无论是陆上还是海上的,现在只有丝绸之路,却没有丝绸之府,又岂非咄咄怪事!之前在杭州召开的一个学术研讨会上,得出的结论居然是杭州“并不在‘一带’之内,也不在‘一路’之上”,令人大跌眼镜!杭州市的领导也有在这儿,这方面杭州要努力,要学会“当好东道主”。杭州有珠宝巷、羊(洋)坝头、凤凰寺和回回新桥,这些地点和建筑物以及它们背后的故事,都承载了那时我们对外交往的历史。
 
  湖州4000多年前的钱山漾遗址,在人类丝绸文明史上地位极其重要,当地发掘出土的绢片、丝带、丝线,是已知世界上发现的最早丝织品,所以称其为“世界丝绸之源”。后来因为河南还是哪里有考古新发现,这个结论现在有了点争议。但辑里丝的品质毫无疑问是古代最好的,卖价也是最高的。人家的丝只能吊5个铜板,辑里丝可以吊7个铜板,那就是因为它的拉伸强度和韧性等,要比别人高出一头。康熙朝织造的九件皇袍,就是指名选取辑里丝作经线制成的。1851年,上海商人徐荣村用湖州南浔辑里村产的生丝参加在英国伦敦举办的首届世博会,便一举夺得金、银大奖。当时中国丝绸“皇冠上的明珠”,就是我们的辑里丝。
 
  湖州南浔的生丝贸易,据说在唐朝历史上就有记载了,生丝集市的规模之大,也在全国居首。南浔的“四象八牛七十二金狗”,都是经营生丝及丝绸的名商巨子和富豪大家。丝绸实际上是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标识,有钱人都是穿丝绸的,质地手感一流。这件事引申到我们现在的民营经济,只要制度是开放的、包容的,我们浙江老百姓的人文基因中,就是要经商做生意并且能做到经营生财的。工商皆本嘛,而且义利并重!
 
  那时候正统意识形态就是讲“义”:“仁义礼智信”,怎么好讲利呢?“小人喻于利,君子喻于义”。但是我们浙江人讲的是义利并重。从价值观的取向来说,它是和资本主义、工商业接轨的,在当时显然是先进生产力的反映。“会说不如会听”,在没有任何人“言利”的时候,浙江人说了一个“并重”——在“自保”的前提下,实际上就是把“利字当头”了。
 
  中国有灶王爷、土地爷之说,也有像范蠡这样的“财神爷(陶朱公、文财神)”。回顾一下当代中国的改革开放史,僵化的管制一放开,老农民就像鲁冠球这样的,“泥腿子上岸”,一个个都变身为民营企业家了。历史上的各路商帮,在当代还那么出名,不是退化而是在强化的,那就是“浙商”,浙商的精神还是很有文化的。
 
  啥叫民营经济?民营经济就是老百姓经济。首先是手头有点活泛了,就会想到去投资,这是民资;然后在一个项目的基础上建起一家企业,这是民企;再然后好好生产经营,精心管理,这叫民营;再再然后我按劳分配、照章纳税、热心慈善,尽到自己的社会责任,这叫民享和民富。这难道不是一个很好的、可以说全人类都能达成共识的经济形态吗?
 
  什么时候,我们把这个老百姓经济给搞起来了,整个中国就活了;如果什么时候,我们再把它的地位打下去的话,那中国经济又该走向僵化了。物质利益原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之一。任何执政党都一定要想明白,尊重和保护老百姓的那种创新创业创富的内在冲动,因势利导在法治的框架内健康成长,是一件天大的事。如果把这件事给做好了,任何国家就都会长盛不衰、长治久安,反之亦然。
 
 
  第二张是生态经济的金名片。“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现在国内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在全世界也有广泛的传播和很大的影响力。在座的各位,想必也都能做到烂熟于心、脱口而出。当初习近平总书记在《之江新语》上撰文首次发表“两山”理念时,原话就是这么说的:“如果把生态环境优势转化为生态农业、生态工业、生态旅游等生态经济的优势,那么绿水青山也就变成了金山银山”。
 
  现在我们都在编制“十四五”规划,习近平当年主政浙江并亲自主持审议通过的浙江 “十一五”规划《纲要》文本中,对当时欠发达地区(现统一改为“加快发展县”)的“跨越式发展”,就提出了“四个先行”的要求,即“基础设施先行、教育培训先行、(人口)内聚外迁先行、生态经济先行。”后来历届省委还提出过要走“绿色发展、生态富民、科学跨越的新路子”。其实,产业是经济的基础。在中央倡导“产业生态化、生态产业化”的基础上,自然而然生成的经济形态就是生态经济。
 
  去年10月9日,我参加了一场郑栅洁省长主持的“十四五”规划纲要的专家咨询座谈会,以设问的口吻,重申了一下我的有个老观点:“未来30年浙江经济发展的‘主体形态’将会是什么?大家现在也可以闭上眼睛,静心想一想:浙江十万平方公里的陆域面积,‘七山一水二分田’。30年过后,会不会在沿海和城市,将主要发展以网络数据为基础、智能应用为核心的数智经济;而在山区和乡村,则主要发展以生态农业、生态旅居业、生态加工业(特指不是那种“供应大进、销售大出,用工多为外地农民工”的规模制造业)、生态知创(知识创造即内容生产)业为表征的生态经济?”
 
 
  讲到这里,就带出第三张是数智经济的金名片。这张名片本来叫得“山响”的,对浙江和杭州都很有些象征意义。但现在蚂蚁金服“暂缓上市”以后,好像大家都不愿意提了。我觉得对此可以放开一点,数智经济完全可以提。蚂蚁金服是个风向标,听说央行的陈雨露副行长又有新的说法了。我原先就说过,马云表态他们要“稳妥创新、拥抱监管、服务实体、开放共赢”,这很好啊!如果本来是“体制外野蛮生长”,现在给您修修枝、掐掐尖,然后在“体制内健康成长”,又有何不好?如果整改到位,不照样可以上市嘛!这也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浙江若要保持全国经济第一板块的第4位,除了过去更多依靠民营经济,今后还要更多依靠生态经济和数智经济。原来李强在当省长时提的是信息经济,杭州G20会议之后全国都改口叫数字经济了,其实是一回事。这个也不是靠政府规划出来的,主要是政府对市场的选择,抱有足够开明的态度,能够顺势而为。1999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张德江,到马云创业的湖畔花园他自己家里,问他的奋斗目标是什么? “我希望它会是一家市值五亿到五十亿美元的公司。” 陪同前往的杭州市委书记王国平“打圆场”说是人民币吧?可马云郑重其事地再订正说就是美金。马云有句名言:“梦想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在他身上不就实现了嘛!
 
  这其中的成功的秘诀到底在哪里?我看还是因为马云相信数据的力量,相信数据这座金矿被开挖以后,能带来源源不断、无可胜数的财富。他为这种诱人的前景所鼓舞,就义无反顾地扑进去折腾了。从淘宝天猫到蚂蚁金服,无论是零售还是金融,背后在做的都是大数据的文章。马云15年当上了亚洲首富,20年就很潇洒地一转身退休了。当然,有的身份是去不掉的,譬如他还是阿里的创始人、股权人,或者叫形象代言人。发展要靠人才,杭州新经济的发展,也要靠人才的“新四军”。这里有浙大系、海归系、浙商系,还有一个就是阿里系。阿里背景的人才队伍,对我们浙江、尤其是杭州数智经济的发展,那说实在的,贡献真是太大了!您不得不承认,这就是市场的力量。所以说这三张金名片,我觉得应该在我们的创作当中有所强调,多加体现。
 
全文分上中下三篇连发。
本文系作者2021年1月21日上午
在参加杭州亚运会开闭幕式专题研讨会上的即席发言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