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特色竞争优势提升发展战略导向下的生态经济

刘亭:特色竞争优势提升发展战略导向下的生态经济

  8月30日,参加了某省《加快构建高质量发展动力系统研究》开题报告的线上咨询。在充分肯定立题、框架和要点的基础上,也从“似应”的角度,提了三条不成熟的意见建议。现分拆发布如下,这是第三篇。

第三, 似应以特色竞争优势提升发展战略导向下的生态经济,为全省区域协调发展走出一条新路。


  省里各方面发展得都很好,最大的软肋是省域东、西、北几个方向的发展,较之三角洲核心地区,落差稍微大了一点。怎么解决好地区发展差距过大的问题?我想首先还是要确立特色竞争优势提升发展战略。习近平总书记主政浙江给我们留下的最重要的“思想成果”,就是至今仍是浙江发展总纲领的“八八战略”。其中的前一个“八”,是新中国建国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浙江业已形成的既有优势;后一个“八”,是需要根据新形势顺势而为、与时俱进加以培育的新兴优势。这两个方面的优势有机融合,迭代升级,就一定能打造出区域发展强有力、可持续的特色竞争优势。我省十四次党代会的主报告中,特意强调了要深刻领会和全面把握“八八战略”中蕴含的优势论。这种融合优势论,也是和一向所说的比较优势论相通的。


  那么,全省东、西、北三个方向的发展,重心和着力点得放在哪里呢?我觉得应当鲜明地提出发展生态经济。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不但提出了“两山”理念,还指明了一条现实主义的路径,那就是发展生态经济。他最早在《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一文中写道:“如果把生态环境优势转化为生态农业、生态工业、生态旅游等生态经济的优势,那么绿水青山也就变成了金山银山”。在他主持审议通过的浙江“十一五”规划《纲要》中,对欠发达地区的发展策略强调了“四个先行”:一是基础设施先行,首先要把水电路信搞通搞好;二是教育培训先行,要想方设法挖掉人们脑子里的“穷根”;三是(人口)内聚外迁先行,资源本来不多更不能“星星点灯、天女散花”;四是生态经济先行,最后兜底的,还是要做活做好这篇整体性的大文章。“两山转化”不能纸上谈兵、坐而论道,是要有具体的业态去加以支撑的。

  一是生态农业。二是生态旅游业,现在可以将其扩展为生态旅居业。短期旅游和中长期的休闲、度假和康养等,都是相通的。这里的关键是要“活化”农村宅基地的使用权(包括资格权),以此吸引外来资本的投入。三是生态加工业。在此,是特意把它和一般的规模制造业区分开来。山区和乡村搞一般的规模制造业,原材料和产品销售“大进大出”“大吞大吐”,还得大量吸纳外地农民工,大量消化环境污染,很有可能是一笔得不偿失的“买卖”,因此要慎重行事。这就好比习总书记当初提出“两山”理念实地去过的湖州安吉余村,为什么要把乌烟瘴气的石矿和水泥厂停下来呢?因为一时的现金流收益,抵不过“生态资本”的大幅流失,是不合算的“生意”。

  最后,还有一个新的业态在浙江也有突破,那就是生态知识创造业简称生态知创业。譬如浙江西南丽水有个山区县叫遂昌,比较出名的是作为知县的汤显祖,曾在此创作了享誉世界的剧作《牡丹亭》,汤公亦被称为“中国的莎士比亚”,入选200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的“百位世界文化名人”。


  遂昌2500多平方公里,常住人口不足20万,九山半水半分田。在连续几年不断“争先进位”的过程中,今年上半年的GDP同比增长18.9%,增幅居浙江山区26县之首;该县科技创新指数从全省第86位跃升至第4位。环绕着仙侠湖一池碧水,以“天工之城——数字绿谷”为产业平台,遂昌近年引进了网易、中电海康、千寻位置等一大批数字经济头部企业。该县还被列入首批省级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省级数字生活新服务样板县创建名单。

  山区县怎么来选择独具特色的发展路径?2019年8月,遂昌县委召开十五届七次全会,开始了“思想破冰”:以发展数字生态经济开辟新赛道,探索最美生态、绿色科技、数字经济、向往生活深度融合的山区县跨越式发展新路径。首先活跃起来是数智科技的研发和数智内容的生产:依托“好山好水好空气,好吃好喝好生活”,“在最美的地方,发展数字经济;以向往的生活,聚集有趣的人(当地‘双招双引’流行语)。”紧接着渗透到工业:已完成首批11家试点企业数字化改造,计划三年内全面完成86家规上企业的数字化改造。同时渗透到农业:邮递员带着快递进出村,还带回了网销的农产品。县邮政分公司的潘总说:“这是目前最经济、最有效的‘快递进村’‘农产品进城’渠道,一定会帮助全县农户致富增收。”三次产业都活跃了起来,山区和乡村的致富不就顺理成章、生财有道了嘛!


  浙江七山一水二分田,现有26个有待加快发展的山区县,仍是全省区域协调发展的“短板”。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时曾大力推动“先富带后富、先富帮后富”的山海协作工程。但怎么带、怎么帮,也是有讲究的。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简单给钱的帮扶不能没有,但要适可而止;着力点要放在基于市场互利共赢原则的“对口合作”上。这种“市场互利+政府‘背书’”的模式,不养懒汉,重在内生,是一种可持续的带帮模式,应当大力推广。当然,属于再分配性质的省级财政(浙江的省管县财政体制)转移支付和生态补偿,也是极其重要的。但这顶多只能做到人均财政开支或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全省平均水平;更好的收入和生活,更多还得靠市场化的要素流动和产业发展。

  作为贵省“十四五”规划的咨询专家,将近一年前,我曾有幸和杨伟民、郑永年及省内专家一道,向省政府的主要领导和部门建言献策。记得我的发言,就是聚焦发展生态经济以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今天我们要研究全省高质量发展的动力系统,我还是强调要高度关注此事。当年汪洋同志主政贵省时曾提出实施“双转移”战略,记得我还在《浙报》上专门写过评论文章。

(全文完)

2021年8月30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