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自己人”知易行难

刘亭:“自己人”知易行难

千言万语,知易行难。我们在位的官员,总还是要从自己、从当下、从人家撞(“状”)上门来的事情做起吧……

今天刚写了一篇东西,直接为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一金四最”的“三句话”点赞叫好;马上就看到了微信上广为流传的就大连英歌石植物园“拆不拆”问题,“花老头(‘老板’老孙头)”写给当地党政主官的一封公开信。于是按捺不住,想到了说上几句。

袁书记的三句话是:“民营经济是浙江发展的金名片,是浙江经济的最大特色和最大优势,民营企业家是浙江最宝贵资源、最宝贵财富”。“一金四最(缀)”——对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家地位和作用的肯定,莫过如此了;对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家的偏师借重和殷殷期待,也无出其右了!
 

我无意将浙江和大连,去做一个什么捆绑式的对立面比较,但英歌石民营企业家——孙洪奎老总公开信中所表达的境遇和诉求,听来还真是有点奇葩:没花国家的一分钱,全靠花老头的身家投入和惨淡经营,经过20多年的筚路蓝缕、艰苦奋斗,居然在荒郊野岭之上,凭空营造出一个绿水青山、姹紫嫣红的大花园来。当地百姓称之为大连人的“后花园”,节假日休闲玩耍、踏青赏花的好去处;就是在外地游客心目中,园子也早已成了大连的一张“金名片”。甚至连见过欧美“大世面”的中国驻纽约公使,来到了英歌石也连叹“没想到”,还断言:“我敢说,这是世界第一美的花园!”

│大连英歌石植物园│

然而,这么一座每年数十万游客蜂拥而至的 “人民公园”,居然没有配套的停车场!五一节马路上“左十里、右十里”,一眼望不到头的长蛇阵;也居然不通公交,虽然无非是延长一下运营线即可;还有就是北方气候条件下的植物园,少不了活命的水源,但大旱之年唯一可指望的救命水井,竟然惨遭连续破坏,找政府无果,找公安又被推脱,“花老头”情急之下不得已前往干预而酿成“事件”,居然最后把“受害人”拘留关押了半个月了事。最惊掉下巴的事情,是一个老百姓好生喜欢的园子,居然一纸禁令要被“查封”掉了!
 

│“五一”期间通往英歌石植物园的路上红色饱和│为个什么球啊?无非园子里的一些游客中心之类的配套建筑征地报批手续不齐全。是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嘛!不是洪水冲了龙王庙要死人的事体,可千万别披着大旗当虎皮,包着自己去吓唬老百姓法院出的执行令,那可是刨祖坟连带挫骨扬灰的大事!老孙头找了“常务副市长骆东升,他很负责的为植物园的事开了两次会,还出了会议纪要、会议决定。根据自然资源部 国家发改委 农业农村部《关于保障和规范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用地的通知》精神,给我补办用地手续,让植物园用地合法化。根据植物园经营困难的实际,每年给植物园一定的资金补贴。但快过年了,两件事没有一件事得到落实。我2021年11月7日给陈市长写了信,陈市长也很关心,并做了批示,骆副市长又多次协调,可据我所知,这件事还是没任何进展。”

如上所述,眼看年关已近,园子的前途“命悬一线”,这又如何能让老孙头们吃得下饭、睡得好觉呢?多少人劝他“别干了”,但早已把花花草草视为自己“儿女”、把园子视为自己“命根子”的花老头来看,20多年的心血又怎么能“撒手人寰”,白白付之东流?市长的纪要和批示给了一条生路,但愣是给您开出了“拖拉机”。官员吃的是“皇粮军饷”,那拖得起,但有生命的植物怎么行?俺在北大荒当过老农民,熟知乡亲们的那句话:“人误地一天,地误人一年”。花时和花事是不能耽误的,也是不能人为赶工期来加以弥补的呀!

│大连英歌石植物园│

万般无奈之下,花老头出此下策,以实名公开信的方式诉诸于公众和公理,为自己的事业和大连的公益“路见不平一声吼”。我作为一个千里之外的读者,若信中反映的情况基本属实,那对错正邪显然也是分明的。市长们的积极作为,也证明了大连更有“父母官”和明白人。但我的关注点不在这里,我读到了直指要害的是这么几句话:
 

一句是:“如果英歌石植物园是政府花几十个亿建的,没有一个大型停车场是不可想象的。我申请过,没人帮我解决。这个我可以理解(但我绝对无法理解,笔者附言,下同)。”

再一句是:“同样,如果是政府花几十个亿建设的植物园一定会通公交车,可是我从2013年开始申请,直到现在也没能通上公交。其实535路公交车终点站距我园只有七公里,延长一下就通过来了。我的抖音直播间里老百姓天天问,坐公交怎么走,我无法回答他们。很多没私家车的市民来不了植物园,我的收入也会减少。这个我也能忍(‘叔可忍婶不能忍’)。”

接着一句是:“2019年6月27日,有家国企将我园唯一使用水井破坏了,2019年是大旱之年,没有水,我的植物园那是死定了,我在水井被破坏当天就向市政府、高新区管委会做了紧急报告,但没有任何回音。我向110报警,民警来了说这是民事案件他们不好干预(打起来就来‘干预’了)。”

还有一句是:“胡书记、陈市长,我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动物园、劳动公园等政府所属公园用地也违法,为什么就不罚款、不拆除?为什么和我相邻的中科院能源大学把树砍了,把山劈了,整个盖成了楼房它不违法,而我建成植物园,种树、种花,只是修几个必要的房屋,筑几条道路就违法了?为什么根据国家规定,我可以补办手续,让我的用地合法,就是没人给我办?我想不通也不理解(不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么)。”

最后一句是:“我琢磨着,要么把园子交给政府,估计这样园子就合法了,也就留下来了,或者找一个比我强的人把这个园子接过去,保不齐会比我干得好!当然,我最希望的还是按政府会议纪要精神办。如果真的能按政府会议纪要办,把土地手续给俺老孙办妥,那我踏踏实实的,把全部心思都用来建好园子,让英歌石植物园成为国家名片,不仅给大连人民、中国人民乃至是世界人民都能带来幸福,那才是俺老孙的目标和对幸福的追求。老孙头从不吹牛,大连人民可以监督,历史也会验证(好实在的硬气话)。”

│大连英歌石植物园│

最后这句原本不要引述这许多。我的本意,是想请大家关注政府和企业、国企和民企,在事实上的“法律面前不平等问题”。我们是“依法治国”“依法行政”的国家,我从来不觉得要给民企和民营什么特殊的保护(要挣什么特殊的口袋),只要切切实实做到竞争和所有制“两个中性”、大家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就是了。但改开以后的中国是从计划经济的中国“脱胎”出来的,想要“一口吃成一个胖子”也不现实。更何况总有那么一些人,看不得民营经济的好,一整就要犯“红眼病”,所以习近平总书记这才要反复讲“自己人”和“定心丸”,袁书记也还要再强调“一金四最(缀)”的“三句话。”
 

那为什么又引述了这许多呢?实在是我因为下不了手、也砍不下去——这么好的民营企业,这么好的民营企业家(孙:“我像打了鸡血一样,每天天一亮就到了园里,天黑了才回家;我住着没电梯、每月物业费仅0.3元的破房子,开着不值两万元的旧车,吃着简单的饭菜。恨不得一分钱分八瓣花,我不觉得苦,我的钱没变成豪宅、豪车、奢华的生活,却用来换成肥沃的土壤和美丽的花朵。”),我们还“苛求”人家什么?这么好的一件事,我们还要“让活人给尿憋死”?还不赶快放下官老爷的臭架子,拿出点“店小二”的新姿态,“撸起袖子加油干”,替那些守底线、能干事、有情怀的花老头们办点实事?从总书记到袁书记,关于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家的话头,差不多已经是“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了。但千言万语,知易行难。我们在位的官员,总还是要从自己、从当下、从人家撞(“状”)上门来的事情做起吧……

 

 ——2022年1月8日成稿

 

 

背景文章:英歌石拆不拆?恳请书记、市长给俺颗定心丸,让俺老孙头能踏实过个年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