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民营经济——“‘一金四最’三句话”

刘亭:民营经济——“‘一金四最’三句话”

所谓的“三句话”,就是这个“一金四最”:金名片+最大特色、最大优势,最宝贵资源、最宝贵财富。前两个“最”,是讲民营经济这一主体经济形态;后两个“最”,是讲民营经济的人格化——民营企业家。

此文系作者在“民营经济发展大会精神学习研讨会”上的发言实录

新年第一周的1月7日,浙江省召开了一个 “民营经济发展大会”。一大篇的领导讲话和一大堆的表彰奖励,表明了浙江党政决策层对民营经济的坚定立场和鲜明态度。特别是袁家军书记的“三句话”,因为借用了民间喜闻乐见的短视频,一时间网上广为流传,引发民间热议。我收看后也颇为感慨,想多少写点啥的。次日杭商传媒的老总马晓才先生打来电话,号称“向朋友约稿”。我回复“正好有话要说”,也就涂鸦了几笔。没想到同一天又在微信看到大连英歌石植物园老总孙洪奎“老孙头”的一封致市委书记和市长的公开信,心潮难平,按捺不住,接着又提笔写了一篇更长的评论,慨叹最高领导人讲的“‘自己人’知易行难”,随后也就在我的实名公众号《刘亭随笔》上发出去了。
 

袁书记讲的原话是:“民营经济是浙江发展的金名片,是浙江经济的最大特色和最大优势,民营企业家是浙江最宝贵资源、最宝贵财富”。所谓的“三句话”,就是这个“一金四最”:金名片+最大特色、最大优势,最宝贵资源、最宝贵财富。前两个“最”,是讲民营经济这一主体经济形态;后两个“最”,是讲民营经济的人格化——民营企业家。

“三句话”在当下斩钉截铁地讲出来,还是很不简单、很不容易的,读后也是非常令人振奋。所以我在同一天的两篇文章里,也是不吝笔墨,很是卖力地点了两回赞。一是:“在2022这个‘三重压力’加大的艰难时刻,我们需要这样的时代最强音!在即将迎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的喜庆时刻,我们更需要这样的发展主旋律!”二是:“对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家地位和作用的肯定,莫过如此了;对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家的偏师借重和殷殷期待,也无出其右了!”,随后,浙江日报将我前文(《擦亮民营经济的金名片》)的标题,改为《锻造民营经济新辉煌》,发在了1月13日的第5版上。

今天来参加阳明研究院的研讨会,学习民营经济发展大会和袁书记讲话精神,我们还不能跑题儿。给我中心发言的这个机会,我想在已然唱过赞歌的基础上,再讲两层意思:一是为什么力挺民营经济是对的?二是力挺民营经济眼下最紧要做的事儿又是什么?不是什么新东西,过去发文都有所涉及(详见《刘亭随笔》公众号)。今天在这里,无非是和大家再做一个面对面的观点分享和交流。


 

为什么力挺民营经济是对的?有四条理由:

第一条,因为它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毛泽东1945年4月24日在党的七大政治报告《论联合政府》中指出:“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我们搞经济也是一样,“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新创业财富、实现现代化、创造美好生活的根本动力”。民营经济是什么?就是老百姓经济、就是民本经济嘛!社会主义国家不靠这个主体经济形态还靠啥东西去谋发展?这个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一定要毫不动摇地确立起来。

第二条,因为它符合人类社会发展的本体论。科学发展观提出“以人为本”。如果我们喊了很多高大上的口号,最后连温饱都成了问题,那又怎么去证明您发展的“正确性”甚至是执政的“合法性”呢?为什么改开一起步之时,小平同志就反复地说,“社会主义就是发展生产力,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因为单是出于好心,不一定就能办成好事。从“耕者有其田”到“组织起来”,从“高级社”到“人民公社”,我们党一直就把农民群众的致富问题挂在心上。但由于生产关系的变革,超越了生产力的发展水平,犯了急于求成的空想社会主义的急性病,结果栽了很大的跟头。再加上文革十年浩劫,国民经济甚至到了“崩溃的边缘”,党和国家的发展遭遇了重大的挫折。这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不按人性、常识、逻辑和共同价值观“出牌”,不按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办事,仅凭朴素的美好愿望还是不行的。“计划经济+阶级斗争”的套路是行不通的,市场化取向改革和民营经济长足发展,才是百姓致富、国家繁荣的现实主义道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坚持的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观,是“人民至上”的宗旨,最后要给老百姓带来的是美好生活。但美好生活一定是一个共建、共治、共享的过程,而不是谁对谁的恩赐或强制。那种英雄史观是靠不住的,也是反人民本体论的。

第三条,因为它符合我们历史文化的传统、浙学体系的精髓,体现了资本主义工商业“萌芽的萌芽”之前瞻,更是对计划经济僵化模式的成功扬弃。恩格斯写过一本很有名的书,题目叫作 “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也是毛泽东当年规定党的高级干部必读的、“三十大本”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之一。浙江人比较务实,因为有个学养深厚的浙东学派。其要义是“工商皆本、义利并举”,构成了浙江人搞市场经济最深厚的人文基因。浙江是改开之前人均中央财政补助最少的省份,国有经济的底子很薄,一搞市场经济反而“包袱”最轻,因此也成了全国“改革开放的先行地”。

第四条,因为它符合社会经济市场化发展的世界潮流和普遍规律。张维迎先生说:“提高工薪阶层收入的最好办法,是让企业家活动更自由,市场竞争更(充分)激烈,而不是相反!”“市场经济使什么人受益最大?是富人吗?不是!市场经济最大的受益者是普通人”。

他举了几个例子来论证上述的结论。电灯泡让人(在此均指“普通人”)分享了无时不刻的光明。电视机让人体验了现场直播式的演出和球赛,譬如足球的欧洲杯、世界杯,网球的美网、法网和澳网。汽车让人坐上了达官贵人的八抬大轿。其实太平天国的首领洪秀全天京称王了以后,他的大轿子甚至是搞到了六十四抬。有调侃说是把“两室一厅”,全都给搬到了轿子上。从陈胜吴广到太平天国,农民起义的头头造反成功了以后,结果闹得比原来的皇帝还要“皇帝”。

张还说:“没错,有些新产品一开始只有富人消费,被认为是奢侈品,但随着(市场的扩大)成本的下降,很快就变成了大部分人的必需品”。譬如手机,一开始无线通信刚起来的那阵儿,像半块砖头大小的无线终端接收器——“大哥大”,那绝对是大老板的标配。不过才短短的二、三十年啊,现在我们的智能手机都早已全民普及了。说句难听的,老头老太不会用智能手机的,现在世纪疫情下面,连进出门、上超市都成了“蜀道难”。

那么,手机包括智能手机一开始的研发费用,都是由谁来承担的呢?那就是先富起来的富人。一定意义上说,“富人不过是为普通人支付了新产品的研发费用而已”。这个话虽然说得比较刺耳,但却是“话糙理不糙”。

民营经济既是我们改革开放以来的传家宝,也是我们今后走向共同富裕的金饭碗!现有有人一整就抬出马克思的“消灭私有制”等表述,以卫道士的面目捍卫所谓理论旗帜的“纯洁性”,其实很多都是欺世盗名、且又自欺欺人——“拉着大旗作虎皮,包着自己去吓唬别人”,对此限于时间不容展开。但我想要强调一句的是,民营企业家要拎得清:市场经济是大家成功和致富的大背景、大前提。如果市场化取向的改革停滞了、倒退了,那接着的必定就是你们的“退场戏”。2018年初,曾经的央视著名主持人张泉灵在演讲中说过一句话:“当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跟你说(此句后因周江勇‘书记’的落马而声名大噪)”。不说大道理了,我在差不多同时浙商的一次闭门会上所引用的一句老话:“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恐怕也同样说明了问题?!

再简单说几句现在振奋民营经济最紧要的事儿是什么?是说实话、办实事、(商鞅变法的)徙木立信,收拾人心。辞旧迎新之际,我曾在公号上连发三文,力主激发民营经济的创新活力。其中第一篇就以阿里为例,呼吁“政府能否避虚就实,通过一些生动的案例和具体的行政作为,来宣示浙江激发民营经济创新活力的鲜明导向,并以此最大限度的稳预期。”我没说别的,单举了阿里的三个例子:蚂蚁上市、达摩院芯片研发、阿里云权威评测夺冠;另外还捎带上一个就是阿帕奇漏洞事件的处理。
 

我在前文点赞袁书记“三句话”的同时,也曾提及“我们爱护民营经济,也需要鼓励民营经济与时俱进,再上层楼。对此,我想到的是三个词:一是‘合规’。要对法律和规则常怀敬畏和谦卑,再也不能‘见着红灯绕着走’(合情合理合法合规的‘红灯’),甚至以‘闯红灯’为傲为荣;二是‘创新’。彻底摆脱短缺经济条件下‘萝卜快了不洗泥’的传统思维,下决心靠创新驱动的高质量发展赢取新飞跃、新辉煌;三是‘情怀’。学习进步,提升境界,‘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以更博大的胸襟和更深厚的社会责任感,为推进共同富裕的美好愿景尽心尽力、添砖加瓦。”今天我们来到这里,自然还有一句就是,要践行阳明心学,知行合一,努力成为致良知企业和新时代儒商。

接着我就大连英歌石植物园被“查封”一事,呼吁大连党政领导和有关部门:“这么好的民营企业,这么好的民营企业家,我们还‘苛求’人家什么?这么好的一件事,我们还要‘让活人给尿憋死’,还不赶快放下官老爷的臭架子,拿出点‘店小二’的新姿态,‘撸起袖子加油干’,替那些守底线、能干事、有情怀的‘(种)花(的)老头’们办点实事?从总书记到袁书记,关于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家的话头,差不多已经是‘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了。但千言万语,知易行难。我们在位的官员,总还是要从自己、从当下、从人家撞(“状”)上门来的事情做起吧……

好了,就讲这些吧。感谢主办者的盛情邀请,感谢大家的捧场聆听!谢谢!

 ——2022年1月16日成稿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