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如何看待“超预期变化”?

刘亭:如何看待“超预期变化”?

浙江是改革开放的先行地,历来民营经济和外向经济占比高,主体市场化意识强,况且又缺乏什么上游的资源型企业,主要靠的就是中下游的加工制造,或直接面向市场需求的服务,因此在中美战略博弈加剧、俄乌冲突转为持久、台海局势日趋紧张、国内经济普遍困难等大背景下,所受到的冲击较之其他省份就会更为重大,对预期的弱化影响更为明显,摆在大家面前稳住经济大盘的困难和挑战,在一定程度上也更为艰巨和复杂。

2022年5月25日成稿

4月11日,李克强总理在江西主持召开的经济形势部分地方政府主要负责人座谈会时提及,既要看到经济总体运行在合理区间、拥有很强韧性,坚定信心,又要高度警惕国际国内环境一些超预期变化、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正视和果断应对新挑战。4月29日中央政治局会议研判,“我国经济发展环境的复杂性、严峻性、不确定性上升,稳增长、稳就业、稳物价面临新的挑战”。那么对浙商而言,这种经济发展环境的“超预期变化”,以及不断上升的“复杂性、严峻性和不确定性”,又应该如何看待呢?

一是在俄乌冲突和危机的背景下,中美战略博弈和竞争进一步加剧。在传统的热点一个也没有缓和的情况下,目前一个重要的动向,就是美国不但在高科技领域要与我们“脱钩”,甚至还要摆脱对我国供应链和产业链的依赖。拜登政府的策略,是寻找新的“替代者”,培育新的“世界工厂”,譬如越南、印度,还有其他的东北亚和东南亚国家,从而把中国挤出他们新构筑的供应和产业链条。有了产业脱钩,他们再搞贸易脱钩就更有底气了。继北美自贸区之后,美日自贸协定已签署,美欧自贸协定也有望推出,就是要把中国“单择”出来。我们原先还有个立足亚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但美国早就想“挖墙脚”了。最近拜登刚刚把东盟十国首脑(实到八国、余为代表)请到白宫举行特别峰会,接着就造访韩国和日本,并正式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IPEF)”,美国、韩国、日本、印度、新加坡等13国为初始成员。尽管目前尚无具体的实质性细节,但种种迹象表明,美国正在加大从产业到贸易全面围堵中国的力度,并试图通过其新确立的“利益共同体”,进一步收紧对中国的战略包围圈

二是中国的疫情迁延不愈,点多面广频发,抗疫形势严峻。现在的局面是,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对奥密克戎病毒下的新冠疫情,采取了一种开放的态度,而国内始终是严防死守。这样就在内外交流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落差。除了内外有别之外,国内各省的疫情防控力度也参差不齐一旦层层加码、处处设卡、人人“甩锅”,动辄从快从细、从难从严,就会使得人流物流的畅通深受其害。交通运输和经济循环,老话里说的明白:“一尺不通、百丈无用”。一部汽车上万个零部件,就像张艺谋拍的那部片子:“一个都有不能少”。看似一个微不足道的阻滞,但在如今分工高度细密、极其专业的情况下,就等于是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结局。多少年形成的产业配套和供应链如果一旦“瓦解”,那对整体经济循环的打击将是致命的。尤其是疫情突发无常、反反复复,带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如果一遇事就“急刹车”,甚至干脆“躺平停摆”,那现代产业的专业化分工和协作配套就很难正常运作,其结果累积起来,必然导致大面积的生产流通失序和大幅度的经济效益下滑。

三是国内的政策环境和舆论环境也有一些不利影响。譬如不少政策的用心用意和大方向都是好的,但执行起来却往往存在着一刀切、运动式的现象;加之相当普遍存在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牵扯了政企双方大量的时间精力,使人很难再专注于经济工作紧迫问题的有效解决。一些三番四复的政策变动和网络媒体的不负责任言论,也让人感到一定程度的困惑和迷茫,容易产生消极等待、徘徊观望的心态。

浙江是改革开放的先行地,历来民营经济和外向经济占比高,主体市场化意识强,况且又缺乏什么上游的资源型企业,主要靠的就是中下游的加工制造,或直接面向市场需求的服务,因此在中美战略博弈加剧、俄乌冲突转为持久、台海局势日趋紧张、国内经济普遍困难等大背景下,所受到的冲击较之其他省份就会更为重大,对预期的弱化影响更为明显,摆在大家面前稳住经济大盘的困难和挑战,在一定程度上也更为艰巨和复杂。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