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从“两山”理念到乡村振兴和生态经济(上篇)

刘亭:从“两山”理念到乡村振兴和生态经济(上篇)

“今年6月初,曾接受浙大城市学院新闻系毕业生的一个采访,话题是关于“两山”理念的。我从乡村振兴和生态经济发展的角度,谈了自己的一些粗浅认知和体会,现将采访实录稿分上下两篇在此做一发布分享,同时感谢同学们的诸多付出。”

2022年6月2日成稿

 

记者:大家所熟知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最早出现在《之江新语》中的原话是:“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为什么会有这个差别?具体说明了什么?
 

刘亭:我个人理解是,“也是”是就一个过程而言;“就是”是就一个结论而言,两者是密不可分、相辅相成的。事实上,绿水青山这些自然本底的生态资源,它不会自然而然地自动变成金山银山。它一定要经过一个中介,经过一个桥梁,那就是要通过发展生态经济,最后使得当地的百姓获益致富。那么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就全过程得出的一个总结论,那它就是金山银山。这个“就是”的结论,内在地包含了通过发展生态经济,从而使得生态产品的价值得以成功转换的中间过程。

记者:自“两山”理念提出以后,浙江全省都在扎实践行这一理念。例如丽水打响了自己的生态农业品牌,那么还有什么令您印象深刻或是“眼前一亮”的这种发展实践吗?
 

刘亭:去年我去过常山,他们正在建设“两山银行”。“两山银行”是国际上生态银行的中国化、特色化,也就是把原有闲置的生态环境、土地、构筑物等,把它经过评估后进行资产化,集合在一个政府搭建的平台上,统一整合包装出售,面向社会的工商资本进行招商,从而进行整体开发。这就使得原来那些散落于山川、河流、村庄,方方面面沉睡的资源,参与到了生态经济的这么一个大循环的过程当中,从而使得那些“死的东西”,变成了“活的”可以不断运营增值的资产。常山的“两山银行”,实际上就是浙江版的生态银行。

这样的案例应该说还有很多。实际上“两山转换”的要义,就是要把潜在的生态产品价值,如何通过市场机制、交易机制去发现它、流转它,最后变现它。好比说遂昌的天工之城,我建议你们也可以去实地了解一下。遂昌县有个仙侠湖,湖中一池碧水,岸上绿树葱茏,有着一流的生态环境。可是多少年来,就都静卧在那里,闲置在那里。后来他们就想到,这个“好山好水好风光,好吃好喝好生活”,为什么就不能变成城里人的第二居住空间,成为数字经济内容生产工作者的第二工作空间呢?于是,他们把这些山水资源,进行了整体规划和全面包装,然后把它推荐给那些数字经济主力军的“互联网大厂”、网络平台公司,让他们到这里来编程、文创,进行“数字产业化”的内容生产,同时也可以来组织培训、开展团建活动等。只要有人来、有人用,那么,山水风光也就可以有价值、有收益了。

你们都知道编程序的“码农”,说得好听一点是“地中海”,过早的“秃发”;要是说得不好听的,就是往往由于过度的劳累,以及长时间的工作,结果发生“猝死”的惨剧。那是因为单调的环境、巨大的压力所致。如果让他们到绿水青山之中,去搞这些软件程序的开发,累了就看看窗外的宜人景色,马上心情大好,难道不是吗?后来他们县委县政府统一了思想,说是要发展生态型数字经济,果然就从原来最初的一个构想,变成了一个现实。他们建的天工之城,吸引了阿里的,网易的,还有什么加拿大的,北欧的很多中外搞互联网的企业入驻,从无都有生成了一个互联网经济的生态圈。

原来在习近平总书记的论述中,一再点到的生态经济有三个业态,分别是生态农业、生态旅游业和生态工业。遂昌的案例,又补充了一个生态知识创造业,简称生态知创业的生态经济的新业态。生态农业、生态旅居业、生态加工业和生态知创业四个业态合在一起,就是当下一个比较完整的生态经济形态

记者:当今发展生态经济,已成为乡村振兴的重要途径之一。纵观国内各个省市的发展条件,有的乡村还存在着比较严重的环境污染,集体经济也非常薄弱,那么他们该怎么做才好呢?
 

刘亭:乡村振兴是党和国家确定的一项重大战略任务。其实在上一个全面小康的阶段,习近平总书记就说过:小康不小康,全要看老乡;如果没有农村的小康,就没有全国的小康,也没有全面的小康。那么今后新发展阶段的现代化,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农村始终是一块明显的短板,那么我们的全面现代化,也就无从谈起。

乡村振兴是一个大的全局性任务,全国这么多乡村,北方南方的、山区水乡的、不同地形地貌的,不同种植和养殖作业方式的,更不要说不同历史文化传统、不同资源禀赋了。如果硬是要整齐划一地给一个结论,那是没有的。如果说一定要有,那就是把中央关于乡村振兴的决策精神,实事求是地同当地的自然资源、文化传统,既有的发展基础以及未来可能展现的前景,综合地去做出一个总体性的谋划。

农村的发展,也不一定就非得要有一个什么像模像样的规划,但一定要把思路理清楚。现状怎么样?主要的短板在哪里?可有什么潜在的长处和优势?怎样借助外来的帮助和调动内生的积极性加以改变?可以选准哪个点位进行突破?又需要形成什么样的机制可以保证未来的可持续发展?发展是一个过程,天上掉不下来,地里长不出来,全靠道路的正确选择和锲而不舍的努力。革命导师教导我们,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就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为此需要到每一个乡村去进行深入的实地考察和调研。对照乡村振兴的总要求、生态经济发展的普遍规律,去跟当地发展的实际、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加以结合,从而找到可行的路径和方法

至于有一些历史上遗留下来的问题,比如说我参加过的援藏、援川(汶川地震后的青川重建)等工作,有些地方确实是不适合于人类生存的,就像我们浙江,也有大量的原来是在远山、深山、高山上的农居和农户,很显然他们就要离开原来的那个环境,下山脱贫、进城发展,向有利于人类居住和生活、工作的地方去迁徙。人类社会最早就是一个“逐水草而居”的过程。

现在人们的生活,对资源配置的要求是明摆在那儿的,实在满足不了,哪两条腿长在人身上,人是可以流动搬迁的。在这个过程中,农民要有意愿,政府要有扶持,两下结合得好才行。如果说农民没有意愿,那政府就不要操之过急,咱们干任何事都要顺势而为。乡村振兴是好事,但也要防止急躁冒进、强迫命令那么一种现象。最好的路子,还是认真听取农民的诉求,结合现实的条件,本人的意愿努力,再加上政府的扶持配套,也就是我们经常讲的把政府和市场两方面的积极性都整合到一起,形成一个良性的互动,那么我们就可以期待着走出一条切实可行、丰富多彩的乡村振兴之路来

记者:对于那些基础比较好的乡村,又如何在现有的基础上谋求进一步的发展呢?
 

刘亭:乡村要进一步发展,就会遇上“缺钱”的难题。我前面已经介绍了常山的“两山”银行,就是把闲置的、“死的那里”的土地、空间、生态、环境等资源,盘活了加入到发展生态经济的实践中去。振兴乡村我可以想干这个,想干那个,但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没钱都是白扯。

那怎么变出钱来呢?“两山”银行就是一种办法。当然这样的办法还有好多。好比说我搞好了乡村规划,然后我就可以“卖规划”,招商引资、招财进宝。譬如说村里的山水空气、生态风光的条件都很好,水电路信又都通了,非常适合开发一些民宿,那我就花点小钱,请个咨询研究机构来做个规划,然后拿去跟市场上要选址建民宿的工商资本结合起来,事情就成了。我有好山好水好空气,你有好吃好喝好经营,供需对接,洽谈签约,那工商资本就可以进来了。

资本不只是钱,后面还有科技、人才和管理,还有市场营销和推广。资本没进来之前,那些好山好水就默默无闻地“晾”在那儿,甚至还变成了穷山恶水;但工商资本进来了,市场化经营的主体来运作了,死的资源就变成活的资产了。到那个时候,乡村振兴就从浪漫主义变成了现实主义,就从空想走到了科学。

对包括农家乐和民宿在内的“农村人居业”,我把它叫作生态旅居业,或者干脆叫作“农村的房地产业”。过去我们曾讲过“让愿意进城的农民进城”,那为什么不能逆向思维,“让愿意下乡的市民下乡”呢?现在我们的劳动生产率提高了,工资和财产性收入增加了,那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也升级了。一个人的不同年龄段、不同职业,对生活居住的要求是多样化的。农村人口密度低、静谧轻松、优哉游哉,去休闲、去度假,甚至去养生,都是不错的选择啊!有的脑力劳动,譬如读书、写作、编程等,只要网络通到村里,那就可以开张工作了。不是说永远脱离城市,而是一段时间沉静一下、放松一下、冥想一下,那生活就有了节奏感和愉悦度。

一年12个月当中有个把月的人流愿意待在乡村,乡村不就振兴了?哪里要一整年的闹腾!一年最好的季节,您在那里待上个十天半个月的,农民有个现金流就行了。我亲耳听安吉的一家农户和我说,他的农家乐迎来了一对来自上海的老人,高级知识分子,两口子都退休了,孩子跑去国外读书、就业,也不回国了。他们试着在他的农家乐住了一次,感到非常逍遥惬意。先是三、五天,后来半月一个月,最后就三个月半年这么住了。有一年过年,他说自己岁数大了以后,四世同堂过个年的机会越来越少了,不如就在村子里过个农家的传统年、民俗年。他们早早发动,精心筹备,有三四十号人这一家就过年这么五六天,一年的现金流收入赚得盆满钵满,是不是?

所以说,有人说安吉的农民有一个“觉悟”的过程。同时,我看这也是乡村振兴的一个思想解放过程。概括起来,叫做五个“不如”:“种粮不如种菜,种菜不如养猪,养猪不如养人,养人不如养上海人,养上海人不如养有钱的上海人”。这听起来好像很俗气,实际上就是遵循市场经济的客观规律。你要把老天爷、老祖宗留下来的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那你就实实在在地去满足市场需求。只有满足了有效需求,你才会获得应有的回报。只有付出,没有回报,何谈乡村振兴,又何谈城乡共富?

光讲那些空洞的大道理是没有用的。所以,我再三再四地发声,生态经济是浙江区域经济快速优质发展的一张金名片,浙江的山区和乡村,就是要咬住发展生态经济。当然,我讲浙江区域经济金名片,通常讲的是四张。第一张是民营经济,这牵涉到市场主体,怎么能够把我们这种内生的创新创业创富的动力给挖掘出来,激活起来;第二张,就是生态经济,把绿水青山的生态价值,转换为金山银山的经济价值;第三张,就是数智经济,面向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我们如何有效应对、迎头赶上。这跟现在大家讲的数字经济其实是一回事,但是我更强调数字信息科技的智能化和智慧化应用,或者叫作赋能和增值的应用。第四张,就是人文经济。经济发展是一个追求财富增加的过程,但是也不能掉到“孔方兄”里边,“我的眼中只有你”。我们的共同富裕,不但要讲物质富裕,还要讲精神富有。我们发展得再快,也不能“丢了魂”。社会要进步,所有的人群素质要提升,经济发展最终要追求的是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是人本身的全面发展。

(转下篇)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