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题记】“新发展格局”可谓当下中国经济最火爆的一个新词。对此各级领导多有阐述,媒体和专家也多方解读。我的理解和把握无非两句话:一句是“自主为要”,另一句是“循环为重”。
  什么是“自主为要”?就是我国要坚定不移地走好“自主开放、自主发展”之路。那什么又是“循环为重”呢?就是我们在关注内循环为主体、双循环相促进的同时,要对畅通经济循环特别是促进整体经济进入良性循环,给予更多、更高的关注。

 

  【正文】“新发展格局”可谓当下中国经济最火爆的一个新词。今年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加速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对此各级领导多有阐述,媒体和专家也多方解读。我的理解和把握无非两句话:一句是“自主为要”,另一句是“循环为重”。
 
  什么是“自主为要”?就是我国要坚定不移地走好“自主开放、自主发展”之路。怎么理解“自主”这个词?可以借用我们过往常说的“自主创新”。我们经常是有口无心地,就把科技创新和自主创新直接划了“等号”,却没有琢磨透其中的“自主”是啥意思。而这正是当下我们面对美国以芯片、软件等“卡脖子”技术对我开展的科技战中,我们陷于被动的一个主因。
  什么叫“自主创新”?也就是在践行持续创新的过程中,一定要坚持“以我为主、为我所用”的方针。现成的东西能拿来,我们当然要“拿来主义”,不拿就是“二傻”。但正如总书记所深刻指出的,“实践反复告诉我们,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只有把关键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从根本上保障国家经济安全、国防安全和其他安全。”
 
 
  创新如此,发展亦如此。上世纪80年代王建先生提出国际大循环战略并被中央采纳以后,包括世纪之交我国经无数轮双边和多边谈判成功加入WTO,都曾对我国的外向型经济发展、崛起成为世界第一制造业和商品贸易大国,发挥了重大历史性作用。也可以说是居功至伟,功不可没。但随着国际经济政治进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特别是在中美战略竞争长期化、常态化,甚至一定程度白热化的新形势下,我国必须审时度势、顺势应时,把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内外双循环相促进的大战略,提到发展的重大决策日程上来。
  在经济全球化的人类社会发展大背景、主潮流下,无论是内循环还是外循环,对我国的未来发展来说,都还是那句老话:“一个都不能少”。但要注意克服的是,过往那种“内外两张皮”,以及过分倚重和仰赖国际市场、国外资源的偏向。始终要清醒地意识到,什么才是我们力量的基点,什么才是双循环中的主导性因素,理所应当是已然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国内大循环。
我们有14亿人口的超大规模市场,有4亿人口并在不断扩大的中等收入群体;我们有“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成为新时代主要矛盾主要方面的基本判断,还确立了扩大内需的长期战略方针,因此在“双循环促进论”的同时,优先强调“内循环主体论”,就是体现了新变局下“以我为主、为我所用”即“自主开放、自主发展”道路的精髓和真谛。
 
 
  那什么又是“循环为重”呢?就是我们在关注内循环为主体、双循环相促进的同时,要对畅通经济循环特别是促进整体经济进入良性循环,给予更多、更高的关注。中国的经济体量已然很大了:改革开放之初,我们只有美国的九分之一,现在每年创造的GDP已达百万亿元,是美国的九分之六,也就是三分之二了。今后若干年,我们还有望成为经济总量第一的大国。但无可讳言,我们一时还难以成为强国。这是因为我们经济发展的质量还不够高,特别是由于经济循环不畅,造成国民经济宏观和微观的效益都不是太理想。下一步按十九大报告的要求,我国要谋求现代化高质量的新发展,那就要从总体上推进我国经济进入创新循环、绿色循环、高效循环、安全循环、也即良性循环的轨道。
  浙江对于畅通经济循环的重要性是深有体会的。虽然浙江自然性物质资源缺乏,人均资源丰度仅为全国倒数第三,但是浙江依靠老百姓的刻苦耐劳和心灵手巧,特别是先发的商品经济意识和企业家奋力拼搏的“四千”精神,造就了全国最大的专业市场体系和一流的市场拓展能力,在全国的经济循环中长袖善舞、举足轻重。
随着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浙江不但在国内商品流通中大显神通,而且也是全国进出口总额(2019年突破3万亿元大关,增长8.1%,增量居全国第一,占全国9.8%)仅次于广东、江苏、上海之后居全国第四(单论出口是全国第三)的外贸大省。
 
 
  前店后厂,工贸结合,浙江又是全国排名第四的制造业大省。生产流通都搞活了,创业富民,又普惠于民、藏富于民,浙江城乡居民收入连续19年和35年雄踞全国各省区之首,当然也是国内的消费大省。加之宁波舟山港世界第一(11.2亿吨)的货物和世界第三(2753万标箱)的集装箱吞吐量,和密如蛛网、四通八达的立体综合交通网络,无论是从产销还是供需包括流通哪方面来看,都是国内大循环和内外双循环中比较畅通、也是处于重要节点和综合枢纽的省份。
  袁家军书记提出浙江要率先打造新发展格局中的战略节点和战略枢纽,浙江目前是完全有这个基础和条件的。但节点和枢纽要具备“战略性”的功能定位,还需要从数智化转型和发展的角度“四两拨千斤”。全国乃至全球经济循环的节点很多、枢纽不少,但地位重要、作用巨大的是那些战略节点和战略枢纽。
  如何确立浙江作为循环节点和枢纽的战略地位,发挥战略作用,我的想法是“千年功夫在诗外,反弹琵琶是高手”。也就是人类社会在进入到信息社会以后,数据是仅次于人本身的最活跃、渗透性和带动力最强大的要素资源。我们就是要咬定青山不放松,发扬浙江数智经济的先发优势,把发展数智经济作为一号工程,以数据流牵引和整合人流、物流,资金流和诸多要素流,优化资源配置,畅通经济循环,赢取战略主动。最后的结果我们一定会看到,谁能率先打造出高水平、高能级、高影响力的数据节点和枢纽,谁也就最有希望成为新发展格局中的战略节点和战略枢纽。
  还有,为什么总书记强调双循环是“事关全局的系统性深层次变革。要继续用足用好改革这个关键一招”?这是因为无论改革还是开放,都是为了破除影响经济进入良性循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正是从这个意义上,双循环把改革、开放和发展、安全都有机融合、统一起来了,因而是我国“十四五”和乃至今后更长一个时期,我们需要全力拓展的新发展格局。
2020年9月18日
话题:



0

推荐

刘亭

刘亭

541篇文章 1小时前更新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