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2022年10月8日成稿

 

今日读到友人转来人大教授李巍的《友岸外包:拜登政府产业外交新思想》一文,大受刺激。全文娓娓道来,主要梳理了美国针对中国这一战略竞争的头号对手,如何在产业和经济领域实行包抄和围堵的最新进展。文章有理有据、条分缕析,实在是鞭辟入里、直达胸臆,让人不得不掩卷沉思、背后也升腾起一股子寒气……

李文首先追溯了“友岸外包”这一核心理念和政策取向的源起和内涵。美国国际开发署副署长格利克反思了“无所限制的‘离岸外包’”,如何给中美在上一轮全球化竞合中带给美方“巨大的失败”,揭示了制造业或谓供应链领域的“中升美降”,事实上已经在成就竞争对手的过程中,对美国经济安全造成了严重的威胁。他呼吁开展“盟友外包”或起码是“近岸外包”,尤其是要吸引“制造业回流”或谓鼓励“在岸生产”,以摆脱对中国等形成的产业依赖被动局面。

以后,德赞斯基和奥斯汀等智库人员,主张把经济和自由、民主等价值观挂钩,促请美国主动挑头,成立日后所谓的“民主供应链联盟”,以取代中国把控供应链带来的风险。2021年6月,拜登政府正式使用了“盟友外包”和“友岸外包”的概念,智库意见上升为决策内容。

其实“听其言”并不十分重要,要害是“观其行”。特朗普主导签订的《美墨加协定》,贯彻的就是“近岸外包”的精神。再往上推演,奥巴马政府“再工业化”和“制造业回流”动作,也是以他把“供应链安全”上升为“国家战略”为背景的(《全球供应链安全国家战略》)。

特朗普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关税战收效不彰,遂令拜登政府另辟蹊径,实实在在地把政治和经济挂起钩来,把产业和外交打成组合拳,一步一步来推进科技乃至产业链对中国的“取而代之”。从决策层面来看,美国先后出台“基建法案”、“芯片法案”和“通胀法案”(即《基础设施投资与就业法案》、《芯片与科学法案》和《通胀削减法案》),名堂虽然眼花缭乱,但骨子里都是奔着减少对中国的产业链依赖去的

方向路子已明,接着就是拉帮结伙、付诸行动。李巍先生分全球、区域和双边三个层面,以“友岸外包”为核心,详尽地描摹了拜登政府对我日见收紧的包围圈。全球层面:发起声势浩大的供应链联盟倡议,并通过G20罗马峰会期间的“全球供应链韧性峰会”和另外一个部长级论坛,把18国吸引至自己的“麾下”。唯独将“世界工厂”的中国排除在外,其目标指向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区域层面则是“三管齐下”:以印太经济框架(IPEF)夯实印太战略的经济基础;以美欧贸技委(TTC)巩固大西洋地区的产业协同;以“美洲经济繁荣伙伴关系(APEP)”重塑美洲供应链体系。另外,美国还在印太地区极力推动与日本、韩国和台湾构建“芯片四方联盟”,旨在将中国大陆排除在全球最要紧的半导体供应链之外。在双边层面,日、韩、印、越和马来西亚这些中国的近邻国家,则是美国践行“友岸外包”的重要节点国家。

这个态势,并非危言耸听,无足挂齿,而是来势汹汹、咄咄逼人。国内对此有板有眼、眼高手高的打法,不少人还不以为然。总觉得中国已然大得、甚至是强得无人可以撼动,即便是世纪疫情,也足以证明中国的无可替代。因而颇有点高枕无忧、沾沾自喜的意思。这是一种很危险的盲目性和骄傲心理,如不清醒反思,必酿大祸。

对此,实在需要正确把握自主发展的战略方针。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还是迷迷瞪瞪、一厢情愿绝对不行,但是否就应该是八公山上、草木皆兵呢?那恐怕也不行。就像多年以前我对自主创新所说的话,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协同创新等,无非创新的具体形式和途径,但远不是自主创新的要害。所谓“自主”,就是“以我为主,为我所用”,脑袋扛在自己的肩膀头上,力量放在自己的基点上,而不能浑浑噩噩,随便让人家一剑封喉,主宰了自己的命运。在这种清醒认知之下,接着就要心里有数、审时度势,尽可能用好“统一战线”的致胜法宝,尽可能“聚天下好汉为我所用”。

不信您看看民主革命时期尚处于力量对比弱势地位的边区政府和人民军队,能时时纠结于一时一地的得失进退吗?“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不被你牵着鼻子走,这就叫独立自主。除了共产党员和劳苦大众,小资产阶级、开明绅士、民族资本家,甚至不愿意亡国灭种的所有中国人,都可以是抗日统一战线的组成部分。没有这种对于独立自主和统一战线的精准把握,我们能这么快地夺取全国革命的胜利吗?

其实,应该越是外部形势严峻、条件严苛,越是要内施宽仁、松绑搞活。中央再三再四地强调首先要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办好,道理也正是在这里。很多外部局势的变动,是不依我们自己的愿望和意志为转移的。凡事面对面地硬刚,并非明智之举。譬如稳住市场主体和稳预期的对策,譬如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努力,我以为都是最切实的作为。记得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两个循环”的新发展格局时,我的体会就是“自主为要、循环为重”八个字。“自主为要”如前所述,“循环为重”就是搞活内外流通之意。国内已然这么大的总量,国外也已然这么大的市场了,松绑搞活才能增强自身的抗压能力和竞争实力。然则,当“层层加码、处处设卡;个个自保、人人甩锅”的现象,或从抗疫中的个别偏差,有可能转化为一种经济和社会生活中的常态,成为抗疫以外的管理思维和行事做派以后,那我们就要警惕了,这将最终导致全社会发展活力的消减和退潮,而“内卷”和“躺平”则大行其道。

今年以来,俄乌冲突“风乍起,吹皱(搅动)一池春水”。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冲突的大戏和最终的结局上了。其实,商场即战场,产业和经济的厮杀和比拼,也早已是“狼烟滚滚”了。在此大背景下,我们的仗该怎么打?力量该怎么配置和集聚?用什么样的战略战术去突破对方的施压和围攻,并力求取得长远和全局的主动,倒是我们时下需要好好面对的一个重大问题。

 

背景文章

友岸外包:拜登政府产业外交新思想(李巍/文)

 

话题:



0

推荐

刘亭

刘亭

474篇文章 1次访问 15分钟前更新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