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总1159 #新观察系列#

点击阅读:齐心协力,共建数字长三角(上)

 

10月10日下午,有幸受邀参加了国家主管部门召开的,有关下一步长三角高质量发展思路和建议的线上会议。限于时间,我只围绕着“齐心协力,共建数字长三角”这一主题,谈了一些个人粗浅的思考和观点。现将发言实录分上下两篇发布如下,供分享与交流……

 

2023年10月10日成稿
 

 接上篇 为什么要把数字化转型、数字化发展,共同建设数字长三角,作为下一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重要突破口?这里面有个问题需要再认识:

一个基础性的问题——数字经济的比重和水平,是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实现现代化的天然尺度。过去讲现代化,也有一些比较硬性的、结构性的指标来体现。譬如说看三次产业的结构,您是三二一,还是二三一,甚至是一二三,而那是最不发达的结构水平。当然我们现在也不是简单地照搬原来的三次产业,现在有一些实际上是已经“穿透”了传统的一二三产业之分,都互相融合在一起,讲不太清楚了,需要有新的分析方法。譬如说数字经济,这个就复杂一些了。

另一个结构性指标就是人口和社会。您的城市化率有多高?总不至于农民还占大多数,就说我们已经实现现代化了。这样讲出去,是要贻笑大方的。而我们现在已经大半个身子,是从工业社会进入到信息社会了。在这种情况下,长三角作为全国率先发展的地区,那就要看您数字经济在整个地区生产总值中的结构比例了。这更是当下衡量现代化发展程度和水平的重要结构性指标。

譬如我们浙江去年实现了7.7万亿元的GDP,那么您这个经济总量当中,能够戴上数字经济这顶“红帽子”的比重,到底是多少?我们从有关方面得到的数据,是已然占50.6%了。那就是超过了“半壁江山”,达到“绝对控股”了,这当然是一个历史性的跃迁。国家统计局出了相关指标测算的方法,但以后总是没见到结果。所以现在一般还是看信通院的数据,也有可能是我孤陋寡闻没有掌握。那么再看看我们浙江省到2025年、“十四五”期末时,我们预期达到的占比是多少?是60%!能不能实现?很难,很艰巨。当然这个指标并非什么约束性的,能不能实现“两说”。即便达不到,也不会追究谁的责任,摘去谁的“顶戴花翎”,无非是个发展导向嘛!

但我们长三角如果要作为全国领先又是创新高地什么的,那您数字经济占比还不如其他的省市,那您怎么起这个作用?所以我想这个问题,需要引起我们长三角三省一市的重视。不光是浙江省,浙江本身也有一个认识再提高的过程。这件事情提出来以后,只有在长三角地区书记、省市长参加的高层次会议上形成共识,然后才能谈得到形成相关的工作布局,最终全面提升我们整体的竞争力。

当然,这里面还要对数字经济这个新经济形态进行“洗脑”:不要只把“数字产业化”看成是数字经济,而没有理解“产业数字化”也是正宗的数字经济。有人认为,我们是搞实体经济的,这是国家发展的根基,再搞那些虚头八脑的数字经济干什么?这种“只见其一、不见其二”的认知很片面,也很幼稚。个别企业主这么看也就罢了,但实际上连很多的领导也没搞明白。成天就知道喊“数字经济”这几个连小学生都认识的汉字,但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还没有想清楚。而“以其昏昏,使人昭昭”,那也是不行的。

现在还有一种说法,叫作“促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这个说法也是容易引起理解上的歧义的。数字经济,尤其是“产业数字化”这一部分,百分百就是实体经济,还扯什么两者的“深度融合”?!十九大报告的表述是确切的,它说的是推动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三个词十个字为代表的数字信息科技,要去“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这就是广泛而深刻地应用数字信息科技,用以赋能和增值我们过去传统的实体经济,同时将其转型提升为一种“新实体经济”。

所谓“新”,就新在它换上了数字化的运筹、检测和管控系统,插上了数字化的翅膀。事实上,只有成功进行了数字化的“换头术改造”,您的加工制造才能够进入到低消耗,低污染,高效率,高产出的新境界。像特斯拉的上海工厂那样的制造,才是我们所需要的智能制造、新实体经济。我们的工业包括整个一二三产业不完成这个数字化的转型,那您怎么跟得上时代的发展,更遑论要在新科技的竞争中胜出了?!所以,这回李强总理来就强调这个,实体经济的数字化转型要到位,这才我们所需要的“新实体经济”。

另外就是数字社会。现在我们的这个社会治理虽有很大的进步,但还是问题不少。中央已经成立了社工部,紧接着各级党组织都要健全这一架构。社工部是抓什么的?除了信访,社会组织的党建,还有就是基层治理。从疫情防控这几年来看,很多事情到最后都是“上面千条线、底下一根针”。“基础不牢”,会“地动山摇”。袁家军书记原来在浙江抓的未来社区,顶层设计中有一个三维价值坐标,除了人本化、生态化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价值取向是数字化,也就是智能化。

未来社区又可以叫现代社区,是数字社会的基础建设。数字社会之外,更重要的是数字政府。广义的政府,是经济社会治理的枢纽和平台。传统政府向现代政府转型,基础的一条仍然是治理方式的数字化转型。建设数字政府的方向要坚持,但推进中也得讲究路径和方法,防止简单泛化和形式主义。如果数字化的投入持续很多,结果机构编制经费还在不断增加,这就有点南辕北辙、适得其反了。说一件事重要,就要相应设立部委办局,我说这也是以一种泛行政化的思维。长三角一体化如果都按这种行政化思维去搞是不行的。现在的上层建筑太庞大了,经济基础有点不堪重负,方方面面也内卷得厉害。本来是想解决问题,结果却是引发了更多的问题。数字政府的一大目的是提供更多更好的便民服务,在这个过程中客观存在的数字鸿沟怎么应对?也不能“一刀切”,要有相应的扶助和救济措施。

总的来说,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这些方面的数字化转型和发展,既涉及到经济上高质量发展的竞争力,又涉及到您这个地区社会的稳定和运行的高效,是件长三角地区有基础做、值得做而且应当率先探索做好的一项工作。今后一个时期,我们长三角三省一市的一体化发展主要抓什么?我建议把这件事给摆在优先位置,举全地区之力突出地抓好它。我们有了上下一致、左右齐心的“共建数字长三角”的奋斗目标,要在全国率先打造跨行政区域的这么一个数字化发展联合体,那您在有关的共识达成、产权确认,运行规则等一整套的制度安排和工作方案,以及相应的创新应用,等等,那就得着力去抓。毛主席过去说学马列,“坚持数年,必有好处”,对此我们也要有战略的耐心和行动的韧性。我相信未来若干年后国家的竞争力,还是要靠那些数字化转型和发展的先行地区来带动。(全文完) 

 
 
话题:



0

推荐

刘亭

刘亭

541篇文章 1小时前更新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