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总1161 #新观察系列#

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2023年9月7日上午,浙江省工程咨询行业协会举办了一场以推进工程咨询业高质量发展的经验交流会。我有幸主持会议并分别做了现场点评。现将相关实录分上下两篇发布如下,以重现当时这一业务研讨的生动场景……

 

2023年9月7日
 

 

一、中国电建集团华东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健向具有全过程智慧化服务能力的一流国际工程公司迈进——华东院二十年数字化转型实践

谢谢陈总的精彩分享,满怀激情,极具冲击力!安排在第一个交流演讲,确实也是仰之弥高:人家毕竟是一个国际化的工程咨询公司!20分钟对他极其丰富的内容来说,实在是受限太多。我觉得他的这个演讲,对于我们所有的工程咨询机构来说的精彩之处,是一次很成功的拥抱数智化未来的“洗脑”。难能可贵的是一个国有的大公司,也能如此深刻地感受市场的脉搏,清醒地应对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挑战。可见真理也不一定受所有制或企业规模的限制,只要您真正抓住了事物的本质和要害。

毫无疑问,数智化发展趋势对我们这种后发国家来说,是一个赶超的机会,也是一个转入高质量发展的机会。人类社会几百万年的发展,要说起来也十分简单:从最早直接向大自然攫取的原始狩猎社会,然后到数千年的古代农耕社会,再到几百年的近代工业社会,现在已经进入到了当代信息社会。在这个时代生存和发展的所有个人和组织,一定都会面临一个最基本的挑战:那就是数智化的生存、数智化的发展。如果至今还意识不到这一挑战的扑面而来和无可回避的话,那我们就有点被动了。刚才大家听了陈总的介绍,那人家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临时动议,而是已经20年这么一点一滴地积累下来的。到今天你们看,人家的全业务链、全应用场景的数智化转型,已经是迈开了好几步、历经了好几次螺旋式上升了。我们今天看他们的市场业务如此广大,数智化应用场景如此繁多,胜任愉快的团队建设如此深入,好像真有点由“必然王国”迈向“自由王国”的味道了,听后觉得很是振奋。

在刚才倾听的过程中,我就联想到了最近我们网络上最热搜的一条新闻,那就是华为Mate60 Pro的横空出世。不单是国内反响热烈,国际上美国那边也反应强烈。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从特朗普政府开始,一直到现在的拜登,包括雷蒙多刚到中国来宣言的,对我们高科技的围堵和打压,看来效果并不理想。百密一疏,还是让中国人把它突破了,即所谓的“科技自强自立”。当然,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口,我们要走的路还长着呢!但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我们倒是有一个期望:依华东院对自己奋斗目标的设定——“具有全过程智慧化服务能力的一流国际工程咨询公司”,这种大体量、高水平的国家队,能不能成为我们中国工程咨询业的“华为”?以数智化创新的澎湃动力,引领行业的高质量发展的扎实推进?


 

二、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院长吴红梅“三位一体”业务模式的拓展与创新

谢谢吴院长的分享。她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亲自登台演讲,实属不易,也是对我们会议和省工咨协会工作的极大支持。

说起来,我其实蛮惭愧的,我在规划院曾经占了十年的院长位置,但我那时候主要的工作,可以说90%以上都是在省发改委,只有不到10%的精力用在了规划院,也是对不起规划院的这帮“同志加兄弟”了。那时候跟现在相比,我们院现在已经是高端智库了,全省总共不过就5家。规划院出彩之处不说别的,光是建言献策省领导的批示都是数以几百计,而且多是肯定性的批示,大量转化为相关的决策和政策。我那时候不能说是“颗粒无收”,但也是“寥寥无几”。 

那时候我是兼职院长,蜻蜓点水的,关键还是要靠我们这个团队,靠这帮子人。那时候我提了治院的三句话,不知道今天还能不能顺着讲下来。第一句话就是叫“背靠政府、面向市场”,虽然是体制内正厅一级的事业单位,打交道的也多是各级政府及部门,但是一定要牢固树立市场意识,包括把体制内主体也看作是咨询服务市场的对象,因为市场才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第二句话就是“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你们原来的身份,杭州人讲话叫什么“袋儿户口”的,拿进来放在那儿,到了院里就一视同仁了,按劳取酬、多劳多得。最后一句叫“岗位靠竞争,收入凭贡献”。两年来一轮竞争上岗,真的做到“能上能下”。院里的这帮员工,也吃得起苦,我记得那时候我好像从来不讲什么“加班加点”、“白+黑”、“5+2”,但是他们都能自觉地去完成任务,大家好像比现在还会宽松一些。

刚才吴院长有一金句,叫做“打败我们的,是那些使用ChatGPT的人”。意思是说,我们若是不跟上人工智能的发展步伐,终将要被那些熟练使用并不断开发人工智能的人所完败。这就是意识到数智化转型,特别是人工智能的深度应用以后,对我们这些工程咨询机构带来的严峻挑战。同时,危机危机,危中也含有机遇,我们怎么抓住它,并化危为机,变被动为主动?这点非常深刻,值得大家认真咀嚼和思考。

她在结尾部分,还呼吁要加强行业内外的合作,开放的生态能促进我们行业的整体进步。这正好也说出了我们协会的心里话。我们协会只有这么几个人,只能是原则性的、粗线条的指导。到了更具体的业务领域,还是要靠专委会。我们去年由规划院牵头,成立了规划咨询和评估咨询两个专委会。今年又由浙大院和电力院牵头,分别成立建筑和能源的两个专委会。协会真正要对会员的服务细化下去,那就得拜托大家了,吴院长也说出了我刘会长的心声。我们再次感谢吴院长!


 

三、浙江建友工程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邹碎卡以“人”“文”建设助力工程咨询行业高质量发展

谢谢邹总给我们做了一个印象深刻的分享,他演讲的主题主要集中在人文或者叫人才队伍的建设上。其实对我们工程咨询单位的“本钱”和竞争力何在,我们还需要深化再认识。原来就老在说我们不是重资产单位,当然像华东院、中联合、规划院这样的,有自己的大楼,确实也算有一点重资产。但是最值钱的,还是这么一批知识分子,一批专业技术人员,一批专家。

说轻资产也不太准确,实际上应当是“贵资产”。因为这世界上最金贵的,就是人才,人力资本。而我们咨询机构,它就是一个高层次人才高密度聚集的智力团队、智力引擎。抓住了人文建设、人才队伍建设,其实就是抓住了根本。刚才邹总回顾了公司20多年的发展历程,人家坚定不移地把人文建设放在了发展战略的首位。事实也证明了,人才才是企业发展的根基。这个认知水平,我认为确实有冲击力。

我总是讲,所谓发展,特定角度看就是一个要素优化配置的过程。400年前的英国古典经济学家威廉·配第讲要素,那就很简单:“劳动是财富他爹(之父),土地是财富他妈(之母)”。爹和妈一结合,然后抱了个金娃娃,这就是财富。前面陈总不是就说嘛,他们通过数智化,产生了一个扩展的外部。本来跟他们原先的业务好像挂不上钩的,既不是强项也不显优势,他们都嵌入进去了:先是一个指头,然后变成一个巴掌,最后都搂过来了,中标了,对不对?他们就是通过数智化转型来拓展业务市场。

其实他没有展开讲,接着往下就是马云曾经说过的:数据跟其他的自然资源不一样,其他的越挖越少、越用越少,而数据却越挖越多、越用越多。阿里后来为什么想搞也能搞蚂蚁金服? 因为他们有二十多年搞电子商务平台积累的数据,经过向信用数据的转化,它就创造了科技金融的新业态,这就好比是种下了一棵生生不息的摇钱树。华东院的数据平台集聚的重大水利项目,不一定重大,也不一定仅限于水利,如果各行各业的项目,在您这里积累的数据越来越多,那它不是平台也是平台了。平台企业最核心的竞争力,是数据的汇聚、积累、开发和利用的能力。当然平台还得有多方面综合的能力,但是最基础的是这个能力。

但是我们再想一想,数据这个要素,和四中全会《决定》中讲的知识、技术和管理的要素一样,也是跟着人走的。对不对?你要是不拥有一批会记录、储存、检索和使用数据的人才,数据抓不到手,那就算抓到了也没啥用。说到底最后还是归结到这句话,人才是第一资源、第一要素;相应地,团队的人文建设也是首位战略。

要素经高度抽象,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像土地、区位、矿产、气候那样不可移动的要素,还有就是剩下的可以动的要素。人有两条腿,移动性最强了。“处处不养爷,还有养爷处”。干得不开心了,事业做不成了,拍拍屁股也就走了。所以说,千头万绪,用好人才第一条。知识的人格化是知识分子,资本的人格化是投资者,技术的人格化是工程师,管理的人格化是职业经理人。要抓住要素,其实就是要抓住这些人才。

市场的竞争力,来自队伍的凝聚力。一要注重人才队伍建设,二要注重组织文化建设。周公吐哺,天下归心。即便是实行弹性工作制,也会“不用扬鞭自奋蹄”,把人心拢住了,还要再搞那些个没完没了的考核吗?最糟糕的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出工不出力”。这种时候,再多的考核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当然,人家一个民营企业发展到今天,也不简单就是这么一个方面优秀。一开始,邹总亲自到我们协会来沟通,我们交流些什么内容,怎么来准备这个材料。一番交谈下来,我觉得“人文”两字是他们最大的亮点。当前形势下,民营企业还会遇到很多“不公平待遇”。作为体制外的单位,靠什么能把咨询界的精英人才吸引到您这里来,还要舒心、安心、用心,最后恐怕还得靠这个“绝招”。(接下篇)

 

 

话题:



0

推荐

刘亭

刘亭

546篇文章 5小时前更新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