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总1175 #新观察系列#

 

刘禹锡诗曰:“莫道谗言如浪深,莫言迁客似沙沉。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企业家和品牌的成长,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市场和消费者自有其理性和定力——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

 

2024年3月10日成稿
 

 

今日得空,闲来翻看微信。参加了某智库群中对郑永年新发《民营企业面临的三大核心问题》一文的讨论。尔后又翻到《今日头条》上“海报新闻”的一篇文章:“自媒体发视频‘倾倒农夫山泉’,评论:不是这些人蠢,更不是他们爱国。”接着刷到《学者荟》上劳东燕的署名文章:“我反对(《治安管理处罚法(修订草案)》)第34条第2-3款,建议删除为妥”。

几篇东西看下来再一琢磨,就想到要说几句了。之前我曾有一公号文的标题是:“从水城区政府被讨债所想到的……”。今天如法炮制,再来一篇“从‘倾倒农夫山泉’所想到的……”

两会正在召开。关于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壮大的话题,《政府工作报告》里说了很多话。起码我看到《中国政府网》里就摘引罗列了多达11条,不可谓“思想不重视”“态度不鲜明”。但另一方面,由悼念娃哈哈创始人、董事长宗庆后老先生,不期然引发的一番对钟睒睒和农夫山泉的网络舆情,却铺天盖地而来。甚而至于,还拍出了正在向马桶里“倾倒农夫山泉”的视频,并亮出了“农夫山泉三日市值蒸发230亿”“营销已降九成”的数据。

网文鞭挞钟睒睒和农夫山泉最重要的“三宗罪”,一是钟生意起步时拆了宗的台,属于很不地道的“挖墙脚”;二是农夫山泉旗下的某款产品的外包装,属于“骨子里的‘精日’”;三是钟之子入了美国籍,那是要“吃中国人的饭,砸中国人的锅”。如果不算这些在人品道义上的批评,那还有涉及到法律法条方面的诸多微词。原因之一,是我们当下正在征求意见的《治安管理处罚法(修订草案)》,对相关处罚行为所设定的场景中,有这么两款规定:一是“在公共场所或者强制在公共场所穿着、佩戴有损中华民族精神、伤害中华民族感情的服饰、标志的;”二是“制作、传播、宣扬、散布有损中华民族精神、伤害中华民族感情的物品或者言论的”。

之前有人起诉莫言,现在有人痛批钟睒睒。

在我来看,这世上80亿人口、中国人14亿人口,每人长着一个脑袋,什么古怪精灵的看法都有,不足为奇。现在又有了万物互联、虚实孪生的凡人世界,这个那个想法一定要“冒出来”,也无可非议。真理不是哪一个人“钦定”的,即便是大多数人认可正确的,后来史实也证明不一定就是真理。何况有些根本就是面向未来还没发生之事所做的预测和洞见,更是无法验证的东西,您说的怎么就一定是真理了呢?

但人类经过诸子百家、文艺复兴、人本主义、科技工商等的文明进步,总不至于到了21世纪的今天,对由于不同意见引发的争论乃至“网暴”,都还没有个“定于一尊”的规矩,达成一个全民遵循的共识。

我想,在我们国家,那还是有的:这个规矩,就是法律;这个共识,就是“依法治国”“依法行政”。

总讲政府对市场经济活动不要老是“不安分”,净想着伸出“咸猪手”去“干预”,即所谓的“越位”;但现在有时的情况是,对思想舆论的“风向标”,有司如果却总是在“潜泳”,难见“纷乱之实、公允之论”,即所谓的“缺位”,恐怕也是不行的。人心散了,一地鸡毛,社会预期就不会好,信心也不会足。正面的那些要求可以提、可以大声宣传,但除此而外,如果对摆在眼面前的事却反而熟视无睹,“徐庶进曹营——一语不发”,那就会大大衰减正面宣传的效力。

但政府的“纷乱之实、公允之论”怎么讲?恐怕还只能围绕着法律事实和法条法理来讲。所见清华法学院教授劳东燕女士的文论就很好。她是穷根究底,从法律法条本身的正义性来摆事实、讲道理、谈看法、提建议的。亦如果这样的清醒理性之论,能为立法者所采纳,也能为广大民众所信服,那不就有了“规矩”和“共识”了吗?这样负起社会责任的言论更多一些,主流媒体和自媒体一起努力,那全社会的舆论氛围是否会更好一些,中央讲的精神也能落实得更接地气一些??

钟睒睒和农夫山泉大可以沉住气,“让子弹再飞一会儿”。我相信,在一个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民主法治、始终在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壮大的正常国度里,真相终会“大白天下”,真理也终会“赢取人心”。

刘禹锡诗曰:“莫道谗言如浪深,莫言迁客似沙沉。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企业家和品牌的成长,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市场和消费者自有其理性和定力——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

 


 

 
 
 
 
 
 
话题:



0

推荐

刘亭

刘亭

546篇文章 5小时前更新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