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原创]千万别把创新和互联网“对立”起来——和许小年先生商榷

[原创]千万别把创新和互联网“对立”起来——和许小年先生商榷

【摘要】能和大师级的经济学家观点异曲同工、殊途同归,这是何等的提气,又是何等的自励啊——我简直有点“醉了。”但没等读完大师的全文,又不敢“卖身投靠”、攀龙附凤了。因为其中种种关于互联网的论点,实在是难以苟同。

今日上网,看到许小年先生的一篇文章上了财新博客的头条:《实体经济才是中国资本市场最大的泡沫》。因了我当年的观点与此文标题的“不约而同”,便有了认真拜读的兴趣。尽管申明这是许先生2015年的旧文,但在我来看,除非大有现实意义的针对性,否则以他的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是犯不着要去翻寻那些“陈谷子烂糠”发声的。

至于我的观点,最早见诸于《浙江经济》杂志的《“实体经济论”辨析(20130803)》一文。次月《浙江日报》邀我在经济版上开设一个《区域经济谈》的专栏,我因诚惶诚恐,犹豫多日不敢出手。恰好版面编辑那日与我同会,听我发言中提及此文,遂找来改题为《关键是挤泡沫》,便作为开栏发了出去。

以后我多次讲起,编辑就是编辑,这一改动还真是厉害,确实将虚实经济的那层说不清、道不明的窗户纸,一下子就给捅破了:“在我看来,所谓夯实或振兴实体经济,是针对挤掉经济生活中的‘泡沫’而言的。虚拟经济中有泡沫,实体经济中难道就没有泡沫了?挤掉泡沫才是正理,而不是一股脑儿横扫掉那些看起来像是‘虚头八脑’的东西。” “泡沫并非虚拟经济的专利,实体经济里照样存有,生产过剩就是实体经济里的泡沫。挤掉实体经济中的这种泡沫,同样是夯实实体经济基础的‘题中应有之义’”。

能和大师级的经济学家观点异曲同工、殊途同归,这是何等的提气,又是何等的自励啊——我简直有点“醉了。”但没等读完大师的全文,又不敢“卖身投靠”、攀龙附凤了。因为其中种种关于互联网的论点,实在是难以苟同。

其实,我也是不止一次地读到许老师调侃“互联网思维”的文论,当时就想写点啥加以商榷的。不过是信手浏览,回过头去还要费心网寻,便也就作罢了。再说人们的思考总是在与时俱进的,如果不是“现买现卖”的时鲜货,也不太好意思“秋后算账”。可如今却是认真掂量后的“重发”,表明这是“冷思考”后的再展现,那写点不同想法,也能算得上是“磊落”。

对于中国经济的结构性病灶及“去产能”、“去杠杆”的应对之策,许先生的观点可谓洞若观火、切中时弊。接着他支出的“重组、升级、创业”三招,也来自于对实践的调查研究,非常的“接地气”。但在连带讲到创新时,就有点开始向“互联网思维”开火了:“我们要做的,就是用新的技术去提高效率,不必硬把自己套进互联网思维,而是要思考如何运用这些新技术来提高企业的效率。”

互联网难道不正是新技术吗?或谓互联网不正是新一代信息技术,在消除信息不对称方面最成功的应用吗?学会使用互联网技术,把世界上没有脑袋的物体,加上个人工智能,从而能和有脑袋的人连在一起,平起平坐、互通有无,难道不正是物联网大行其道的理由吗?奥巴马的“智慧地球”从何而来,不也正是这样一个人类社会进化到智能社会最美好的前景吗?

当然,我也理解许先生意思的重心,是在于把互联网领域里的那些个“忽悠人”的泡沫给挤掉。在他眼里,这个泡沫的代名词就是“互联网思维”。所以无论是调侃也好,“攻击”也好,先生都是用“互联网思维”当作“靶子”说事的。包括他刻意赞成“+互联网”,而对“互联网+”却表示出某种意义上的轻描淡写和不以为然……

“互联网思维”有没有?当然有!这就像我们经常讲的“战略思维”、“整体思维”、“宏观思维”一样,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人类社会发展照专家们的定义,都已从农耕社会经工业社会,现在开始进入到信息社会了,怎么还会没有信息化思维?而所谓的互联网思维,不过就是信息化思维的一个形象化说辞而已。这就好比在中国乌镇召开的互联网大会,难道不是代表了整个的信息化?

“互联网+”就是新一代信息技术对于各行各业的渗透、融合和应用、转变,这是个大趋势、大时代、大战略。至于具体的如何去“加”、如何加得顺当、加得有利、加得成功,那是战术实操层面去解决的问题。战术如何之精要,毕竟掩盖包括替代不了战略的存在及其重要。

或许正因为缺乏互联网思维,许先生才会将互联网消除信息不对称的功能,仅限于所谓的交易环节,也才会有意无意地将互联网创新仅限于电商领域。其实,他文中所涉及的工业4.0不是别的,正是互联网技术在生产领域的典型应用。没有互联网思维,有的只是单体、单件、单环节的工业自动化,却绝对不会是覆盖工厂“大墙内外”、贯通产供销全链条的德国工业4.0(许小年:“互联网的作用是降低交易成本。互联网的应用因此主要是在交易环节而不是在生产环节”)。

最不能苟同的,或许是许先生似不经意地把互联网和创新“对立”起来的这句话:“至于生产环节效率的提高,我们仍然要靠传统的研发,在这个领域中,互联网帮不了你什么忙,能帮忙的是在交易环节上。”是的,就“目前我们所看到的,互联网用的最多的就是营销,减少交易中介,缩短交易链条,降低交易成本。”但并不能由此便得出下一个结论:“新产品和新技术的开发和研究,还得走传统的老路子”。

在这里,我暂且不去解读何谓“传统的老路子”。但想得到和看得见的互联网新路子却是:第一,借助互联网占有世界上迄今为止这一领域的最新知识成果;第二,利用互联网思维下的众创模式广开才路推动创新;第三,在具体的研发过程中,依靠互联网积累的大数据及其关联分析,寻求突破口和优选路径,提高创新的成功率;第四,快速打通认知、科学、技术、产业和经济的信息传递和转化,使得科技成果的产业化和高效益成为可能。这就好比实体物质世界一定会在虚拟信息世界留下“投影和痕迹”一样,基于对精准反映客观物质的信息加以高效的采集、储存、挖掘和利用,其对研发工作所产生的效能,永远将使基于头脑记忆“传统的研发”无法与其竞争,甚至无法“望其项背”!

完全没有必要因为那些头戴互联网光环的“忽悠和泡沫”的存在,就去急于“否定”互联网思维,更没有必要脱离当代信息化发展的宏观大背景,去肯定什么“仍然要靠传统的研发”、“还得走传统的老路子”。还是引用2013年我旧文中的一句话作为结尾吧:

“从制造经济到总部经济,从现场购销到网上交易,从矿产资源到数据资源,从加工技术到信息技术,甚至从工业强国到金融帝国,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看到的一切长足的发展,似乎都是在验证着实中有虚的大现实,由实入虚的大趋势;更重要的,是虚实一体的大融合,以虚带实的大潮流。这恐怕就是规律,违拗不得的。我们千万不要不明就里,就轻举妄动;说是去倒洗澡水,结果把孩子倒掉了还不知道。我们始终要保持清新头脑的,正在于科学把握虚实之间的比例关系,既不要一味向虚,酿成国际金融危机的大祸,也不要一味拘实,自我封杀提升发展的前路”。

    2017年2月12日成稿

背景文章:实体经济才是中国资本市场最大的泡沫许小年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