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新时代区域经济的新发展(上篇)#区域经济杂谈系列一#

刘亭:新时代区域经济的新发展(上篇)#区域经济杂谈系列一#

【摘要】发展阶段的变化导致经济建设任务的变动。

开栏语

党的十九大胜利闭幕后,全党和全国人民都在认真学习贯彻。11月25日下午,中国区域经济50人论坛在京召开专题研讨会,就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以及新背景下区域经济的新发展,进行体会交流和观点分享。

说来惭愧,自今年初因腰疾缺席50人论坛的成立大会,以后阴错阳差,又一再耽误了多次与会的行程。这次的研讨,实在不应该再有闪失,否则真也对不起论坛组织者的盛情和美意。加之高朋满座、胜友如云,是多么难得的一个求知承教的机会。应会议的特别“关照”,我还专门准备了PPT课件,以示重视。现将会议发言的速记稿校核发布如下,以求教于诸友和方家。 

——2017年11月28日

总560 #区域经济杂谈系列一(01)#

新时代区域经济的新发展

(上篇)

结合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围绕今天会议的主题,我谈六个观点:

第一,主要矛盾变化决定了时代变迁。研究区域经济的新发展,首先需要对所处的时代背景进行科学研判。十九大提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怎么会得出这么一个结论?那主要是因为社会发展的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毛泽东当年在《矛盾论》里说过:“事物的性质,主要地是由取得支配地位的矛盾的主要方面所规定的。”从需求方面讲的“美好生活”,其中的“美”是指“美丽中国”,“好”是指“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也即“逆向思维”反证的六个社会“热点”。从供给方面讲的“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是指“五个统筹”或更多方面统筹中的失衡;多个领域发展的不足或不到位。

第二,发展阶段的变化导致经济建设任务的变动。从本届中央的十九大到二十大,是“两个一百年”的历史交汇期。到2020年“建设全面小康”告一段落,随之开启现代化建设新征程。这次又把现代化进程分了前后两个15年:到2035年是“基本实现现代化”;再到2050年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与此并行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关于经济建设阶段的转换,就是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高速度”变成”高质量“,“增长”变成“发展”。对此,接着还讲了一句比较明智的话:“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要清醒地意识到,转型发展的这个关口,我们现在还没有成功地跨越,还在艰难地爬坡过坎,吃力得很!为此十九大提出了一个新命题:“建设现代化经济新体系”。这个新体系既是转型发展“攻关”的“迫切要求”,也是我国长远发展的一个“战略目标”。

第三,顺应三大发展新趋势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我在2004年参与国务院关于长三角地区改革开放发展的《指导意见》讨论时,曾说过近现代以来人类社会的发展,无非就是“三化归一”,也即“工业化+市场化+城市化=现代化”。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资源环境的约束加大和社会成本的不断高企,已迫使中国要走一条“新三化归一”之路。新型工业化是2002年江泽民总书记在党的十六大报告中提出的,新型城市化是习总书记2006年在主政浙江时提出的。新型市场化领导人还没说,我曾“攀龙附凤”地划拉过一段文字,譬如说前提是“产权、法治和信用”,导向是“自由竞争、互利共赢”,政市关系是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和政府提供好“公共服务”,等等。

但在当下,我们要特别关注另外三大新趋势:第一个是信息化;第二个是生态(绿色)化;第三个就是人文化。总的来说,形势比人强,识时务者为俊杰,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前面陆大道院士讲的那些个客观的趋势,我非常赞同,任何时候我们人类社会都还是要顺势而为。“顺势因时”曾是张德江老书记上世纪末到浙江来工作以后,最喜欢使用的一个词汇,我认为这就是最大的实事求是。

第四,坚定不移地发展“新实体经济”。十九大报告中讲到实体经济共有三句话,其中一句是强调要把“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另一句是强调实体经济“和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但我认为第三句话才是最关键的,就是“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融合到位以后出来的是个什么东西?就是“新实体经济”。

在我看来,实体经济、虚拟经济之分,无非是某种经济理论抽象的需要,总体上是一组中性的概念,并不存在着什么实体经济就是要肯定的,虚拟经济就是要打压的。2013年9月我曾在《浙江日报》上发了一篇《关键是挤泡沫》的文章,指出要“挤掉”的,仅仅是“经济中的泡沫”,而非一棍子横扫什么“虚拟经济”。尽管虚拟经济更容易产生泡沫,一旦产生,它的危害也更为剧烈,但这并不等于说实体经济就没有泡沫。过剩的产能、闲置的房地产,不都是实体经济里面的泡沫吗?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三去”,去产能和去库存,针对的都是实体经济中的泡沫。只有去杠杆,还好说说是针对虚拟经济里的泡沫。所以,不要简单地、想当然地去把“经济泡沫”和“虚拟经济”划等号。我们还是要提倡“新实体经济”,也就是在挤掉泡沫的前提下,虚拟和实体有机结合的(或谓前者为后者有效服务的)新经济。(接下篇)

(本文系作者于2017年11月25日下午在中国区域经济50人论坛专题研讨会上的发言)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