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饭局照”和新经济#新观察系列#

刘亭:“饭局照”和新经济#新观察系列#

【摘要】与其对马云缺席互联网大佬的饭局“津津乐道”、“幸灾乐祸”,还不如好好琢磨一下他“想象力经济”、“创造力经济”的深意何在……

“饭局照”和新经济

12月5日,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落下了帷幕。本届大会没有梅德韦杰夫之类“高官”的大驾光临,但一如既往地大咖云集、星光灿烂。习主席发来贺信,早已彰显了议题的正宗和重要。而会议花絮中所谓“八卦”的,却是互联网大佬“两场饭局”中的“马云缺席”。一张张“不怕晒”的“饭局照”刷爆朋友圈,而貌似体恤的《马云挺住》则成为了网络头条。

不过,马云本人对此倒很淡然:“饭很重要,(但——“重要的”应换成“但”)是饭桌上讨论什么更重要”,“在这(里)我们应该把一些观点和想法、对与错真诚分享,这(才是)最最重要(的)”,“我们思想的火花,就像雪片一样弥漫着这个世界,我们才会(更)好”。这些看似随意的、委婉而睿智的回应,一时果然又“圈粉无数”。

顺着马云的思路,本来可以看看他在乌镇大会上究竟分享了哪些“观点和想法”,迸射了怎样的“思想火花”。但泛泛而谈,我想还不如聚焦新经济这个话题。对此他最闪光的一句话,莫过于“新经济其实是创造力经济、想象力经济”。

近年来,随着新常态下我国经济发展速度换挡、结构优化、动力转换,我国的经济发展正在经历一场深层次、根本性的变革。发展新经济已成为我国经济建设的重要任务,受到党和国家及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2016年3月,“新经济”首次写入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考虑到在报告正文中,并没有对“新经济”的内涵作出正面解读;且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时任的克林顿总统又大讲以“信息高速公路”和“高增长、低通胀”为标志的美国“新经济”,所以有人在大会闭幕的中外记者招待会上就此发问,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情了。

面对中外媒体,李克强总理侃侃而谈:“‘新经济’的覆盖面和内涵是很广泛的。它涉及一、二、三产业,不仅仅是指三产中的“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电子商务等新兴产业和业态,也包括工业制造当中的智能制造、大规模的定制化生产等,还涉及到一产当中像有利于推进适度规模经营的家庭农场、股份合作制,农村一、二、三产融合发展,等等。”这番话信口讲来,既通俗又通透,实在无需我再赘言。

总理的解读,其实是和党的十九大“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精神相一致的。报告第五部分虽然特别强调了实体经济的重要性,但同时还指出:“推动互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那么,如果我们接着再追问一句,融合到位以后的“东东”届时会是个什么经济?在我看来,那就是“新实体经济”,或可简称为“新经济”!

从严谨的角度上来看,新经济的本质规定性,在于新科技的引领和支撑。我们可以把新经济,理解为新一代科技在既有经济生活中,得以广泛深刻应用后,新生成的一种经济形态。相对于以老一代科技为基础的经济形态而言,它具有截然不同的技术工艺路线、产业组织形态、经济效益源泉和未来发展潜力。十九大报告指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发展新经济,必须体现真正依靠创新驱动的时代特征。而决定创新能力和水平的,最关键的又恰恰在于想象力和创造力。

打个浅近的比方,相对于直接从大自然索取的原始经济,刀耕火种就是新经济。相对于千年不变的农耕经济,机器大工业就是新经济。相对于化石能源推动的工业经济,如今应用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数字经济就是新经济。这恐怕是最“粗鄙”的解读了,但静心想一想,难道新旧经济的差别不就是那么点事吗?

那么,引领和支撑新经济的新科技又是从哪儿来的?是从想象力、创造力来的!钻木取火是想象力、创造力,四大发明也是想象力、创造力;船坚炮利是想象力、创造力,漫步太空也是想象力、创造力。正是从这个意义上,“马老师”精准地将新经济的本原一语道破:“新经济其实(就)是创造力经济、想象力经济。”

大道至简,入木三分。我还真就欣赏这种先知先觉的洞察力、言简意赅的表达力。要不我从来不愿意叫他“马老板”,而更愿意称之为“马老师”呢!

人们常说的“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往往并非是指某一狭小专业领域的科技创新。称得上“革命”和 “变革”字眼的,不但具有断代式的颠覆性意义,还有泛在化的普遍性意义。譬如当下作为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党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包括如今人们热炒的人工智能),正有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地渗透到国民经济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互联网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形象代言人”,马化腾提出了“互联网+”的新思维。体现这个新思维,国家有了“‘互联网+’ 行动计划”,政府有了“电子政务”,行业有了“智能交通”,企业也有了“智能制造”。这就是想象力和创造力带来的新科技,这就是新科技带来的新产业,这就是新产业带来的新经济!

作为IT思维和DT技术的“布道者”,马云也不能总是阳春白雪、曲高和寡。譬如本次互联网大会上他就自问自答:“什么叫新经济、旧经济?我觉得新经济是短暂的,此时此刻称之为新经济、新零售、新制造、新技术、新能源、新金融,过几年就是老的。”虽然有点“自嘲和揶揄”的意思,包括那句“过几年就是老的”断语,这过程也未免太过短少、太过轻易了。但其中的道理,我想还是不错的。新旧交替从来就不是“刀切豆腐两面光”,新旧经济也绝不是“有你无我”的“百分百”。传统制造若能拥抱互联网思维、应用信息化技术,不就是“摇身一变”成新实体经济了吗?不也就是“凤凰涅槃”为新经济了吗?

与其对马云缺席互联网大佬的饭局“津津乐道”、“幸灾乐祸”,还不如好好琢磨一下他“想象力经济”、“创造力经济”的深意何在……

(2017年12月8日成稿)

背景文章:

人民网——

马云:企业未必都要转型,但都需要升级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