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杭州的“新零售之都”能不能名至实归?#新观察系列#

刘亭:杭州的“新零售之都”能不能名至实归?#新观察系列#

【摘要】杭州的“新零售之都”能不能名至实归,不但取决于对新零售的战略意义有没有足够清醒的认识;还取决于在落地新零售的行动上,能不能持续走在前列、勇立潮头;而最终还取决于在“发展信息经济、推动智慧应用”一号工程的征程中,能不能始终居安思危、防微杜渐。

 

杭州的“新零售之都”

能不能名至实归?


在2016年10月的云栖大会上,马云提出“新零售”概念。短短一年多,新零售已经由概念变为现实。在阿里等电商巨头的推动下,上海、北京、深圳、杭州、成都、武汉、重庆等多个城市,新零售迅速落地开花。

相比于其他城市,作为新零售的提出地、萌生地,“移动支付之城”的众望所归地,杭州在新零售的落子布局上表现相当抢眼:盒马鲜生、天猫无人超市、天猫小店、无人餐厅等,一个个“粉墨登场”;“银泰”和“天猫”的强强合作,被认定为“新零售变革标杆”。如果现在要评出一个“新零售之都”的状元,估计大家少不了都要投上杭州一票。

杭州新零售之都的“名”是有了,“盆景是有了,但名副其实、名至实归吗?这恐怕就值得探究了。“实”是什么?实是盆景变成森林,“一枝独秀不成林,满园花开才是春”。只有由点到面,全面推开,新零售才能算得上是名至实归,但这取决于多方面的制约。

杭州的“新零售之都”能不能名至实归,取决于对新零售的战略意义有没有足够清醒的认识。

我国消费升级的客观趋势,以及商业信用普遍缺失的尴尬,一定会促成一场轰轰烈烈的消费革命,而新零售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下电商发展的全新谋篇布局。新零售新在哪里?新在线下和线上的深度融合及完美统一,新在移动支付、物联网、人工智能、人脸识别、体感交互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集成应用,新在大数据应用带来的精细化管理、精准化匹配、个性化供给。总之,新一代信息技术支撑的新零售,可有效满足个性化消费需求,确保产品的质量溯源和责任追诉,注定要颠覆传统零售业态,带来一场根本性的商业变革。

不仅如此,新零售还有如当年的“大包干”,说它是撬动新经济成燎原之势的一个最重要的战略支点也丝毫不为过。很多人对新零售的理解,仅仅停留在它是马云“五新战略”的其中之一,把它看作是阿里巴巴这家企业的事情,顶多不过是电商这个行当的事情。如果不从“五新战略”的逻辑关联来深究细探,则很容易低估新零售的“牵一发而动全身”、一子落而满盘活的突破口作用,也更容易低估阿里“五新战略”的“狼子野心”。

零售是所有的生产经营活动,和市场消费者真刀真枪“见面”的最终一道环节。俗话说:“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精准及时高效地满足消费者需求的新零售,会“自然而然”地倒逼新制造、新服务的崛起。这不但是市场驱动型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会对“反促”浙江传统制造和服务的转型升级,催生出“反弹琵琶、功夫诗外”的奇效。新制造需要新技术的引领和新能源的支撑,也需要新金融的保障,这“三新”的“大有用武之地”,会“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地促成研发、信息和金融等生产性服务业,更好地为种养、制造等“实业”所用,也促成虚拟经济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杭州的“新零售之都”能不能名至实归,还取决于在落地新零售的行动上,能不能持续走在前列、勇立潮头。

杭州在新零售上积极抢滩布局,但上海、北京、深圳等城市也丝毫不落下风,从目前态势来看,甚至还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似乎他们的行动更快、力度更大、成绩也更为抢眼。上海是阿里新零售的第一站,是目前盒马鲜生覆盖密度最高的城市,也是目前阿里智慧门店覆盖最多的城市。北京和上海同步,成为最早布局盒马鲜生的城市,北京推出的“天字号计划”,让一批老字号品牌焕发青春,变得越来越有市场活力。深圳智慧门店的覆盖数量也在杭州之上。

相比他们,杭州在落地新零售的行动上,反而显得有点速度不快、力道不足,这是一个很值得警惕的“危险信号”。一直以来,信息化的应用,尤其是在消费环节的信息化应用,都是杭州的“看家本领”、“拳头产品”,说起来堪称是杭州的特长和优势。但您不要忘了,您那点“先发之利”,不过是略胜“懵懂者”一小步而已,其他城市一旦觉悟,尤其是类似上海、北京、深圳这些一线城市成为“醒狮”,他们产业基础更好、技术创新能力更强、应用市场空间更广,再加上信息社会下新技术、新模式之变周期大为缩短,他们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一旦“穷则思变”,那杭州稍有不慎,便完全有可能被迎头赶上,甚至甩在身后。

杭州的“新零售之都能不能名至实归,最终还取决于在“发展信息经济、推动智慧应用”一号工程的征程中,能不能始终居安思危、防微杜渐。

杭州是发展信息经济的先行者、引领者,是首个将“发展信息经济、推动智慧应用”作为“一号工程”的城市,杭州的信息经济,早就是“隔着门缝吹喇叭——名(鸣)声在外”了。但从新零售发展的情况来看,杭州在信息经济的发展上,开始逐渐显露出由原来“独占鳌头”的地位,变成其他城市同行者、甚至是“追随者”的颓势。在其他城市“频频亮剑”的比拼之下,说得难听一些,杭州再没有“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的危机感,杭州会不会陷入“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不利局面,那也未可知。

新零售之于信息经济的作用,称得上是“兹事体大”。虽然表面上新零售只是商业模式的创新,但商业模式的创新也是创新,而且是投入最小、见效最快的管理创新。如果善于借助商业模式的创新,进一步激活技术创新,并推动技术创新和管理创新的深度融合、相得益彰,那可就是一件事关全局的大事了。

去年底的浙江省委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把“数字经济”作为“一号工程”来抓。今年初的政府工作报告,把“大力发展以数字经济为核心的新经济,加快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作为今后五年发展的一项重要任务。上有部署、外有压力,面对来势汹汹的新零售大潮,杭州是不是亟须调研新态势、锚定新方位,而后谋定后动、急起直追,那想必也是不言自明、毋庸赘述的“理儿”了。

(2018年1月31日成稿)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