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从“政府数字化转型”说起#新观察系列#

刘亭:从“政府数字化转型”说起#新观察系列#

【摘要】“数字化转型”命题的意义正在于此:仰赖数字化信息技术的成熟应用,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以及在此基础之上的“高质量发展”,才具有了现实的路径意义,也才确保了抵达彼岸的可靠性!

 

从“政府数字化转型”说起

近日有幸参加了一个关于“政府数字化转型”的调研。这个新命题,最早是由袁家军省长在今年4月2日的省政府第一次全体会议上提出的。但若要追根溯源,政府转型的命题早在浙江省的“十二五”规划《纲要》(2011年)中,就已经有所涉及。原文据查是这样表述的:“加快推进经济转型、社会转型和政府转型,以创新促转型,以转型促发展,努力开创具有浙江特点的科学发展新局面。”

我省“十二五”规划《纲要》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强调“转型发展”的极其重要性,并且有意识地将转型发展贯穿于规划文本的始终。譬如,我们在回顾上一个五年取得的成就之后,有一句总结性的话:“面向未来,我们正站在转型发展新的历史起点上。”又譬如,我们在对下一个五年作出总体判断时指出:“从省内看,经济社会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再譬如,在提出主要奋斗目标之前,明确了要“按照转型发展、创新发展、统筹发展、和谐发展的基本要求。”还譬如,在全面部署了规划期的各项任务之后,《纲要》在结尾部分强调了,“‘十二五’规划是坚持科学发展、推进转型发展的重要规划”。

7年前的彼时,党中央关于发展理论的主题是“科学发展”,主线是“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即所谓的“两主为重论”。对于主线的这种相对冗长和过于学术的表达,上海和浙江不约而同的共同选择,是以“转型发展”简而化之。浙江则更为直接和全面地提出了经济、社会和政府三大转型的任务。

7年后的此时,省政府虽然仍在强调上述三个转型,但更为具体地表述为了三个“数字化转型”。袁省长报告这一部分的小标题是:“把数字化转型作为高质量发展的加速器”,帽段则展开为“数字化不仅正在改变人类的生产方式,也在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我们要以政府数字化转型为先导,撬动经济和社会数字化转型,推动我省加快转入高质量发展轨道。”

为什么此时要特别强调数字化转型?

因为人类社会自上世纪中叶起,特别是新世纪以来,绵延发生了一个带有跨时代意义的重大变化。这就是数字化信息技术完成了自身的根本性突破,而以一种日益成熟的姿态,开始全面渗透、融合、转化和改造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这种变化的速度和力度,让人几乎无法阻遏,且顿成星火燎原之势。人类历经近200年的工业社会,正在迈入到一个全新的形态——信息社会。

正如马克思所言:“社会生产的变化和发展,始终是从生产力的变化和发展上,(并)首先是从生产工具的变化和发展上开始的”。他形象地打比方道:“手推磨产生的是封建主的社会,蒸汽磨产生的是工业资本家的社会。”马克思是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去做结论的,但我们完全可以借鉴他的分析方法,意识到如下一点:任何一种带有泛在性意义的重大技术(工具化的技术)突破,必定会引致社会形态的历史性演进。种植养殖技术“产生的”是农耕社会,机械和电力技术“产生的”是工业社会,而网络和数字技术“则催生出”信息社会。

形势比人强——既然我们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本社会形态,都因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发生了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那我们又怎能不通过全面转型而跟上这个簇新的时代呢?至于以数字化转型,替代过往的信息化转型,只不过是因为前者,用于眼下这个日新月异的社会形态,更具精准性而已。

 
 

我们知道,信息古已有之。从秦王朝的笨重竹简,到北宋布衣毕昇发明活字印刷术以后的大量纸质书文;从贝尔发明电话(虽有争议),到爱迪生发明留声机、保森发明磁性录音机和达盖尔发明照相机,人类一直在苦苦追寻信息记录、储存、传播和利用技术的提升。但是,只是到了人类以0和1的无穷尽排列,发明了数字化的信息手段以后,从单台计算机,到互联网、物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从所有信息介质的数字化“一网打尽”,到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应用技术的极速迭代和融合发展,人类社会才能进入到对外部世界认知和改造的高精度、高速率和高效能的理想境界。如今无所不在和无所不能的信息化生存,无不与数字化技术的发明和普及有关,无不拜信息数字化所赐。

尽管我们过去一再强调,要推进发展从粗放到集约的转型(即“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核心和重中之重),但这一要求拿到今天来看,若是脱离了新一代信息技术也即数字化信息技术的支撑,将会显得多么苍白和空泛!“数字化转型”命题的意义正在于此:仰赖数字化信息技术的成熟应用,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以及在此基础之上的“高质量发展”,才具有了现实的路径意义,也才确保了成功抵达彼岸的可靠性!

在经济、社会和政府三大数字化转型中,经济数字化转型具有基础性,社会数字化转型具有全局性,但政府数字化转型恰恰具有先导性。将人类社会的几次大转型相比较,种养化和工业化的转型,似乎更多带有自发性;而眼下正在发生的信息化转型,将带有更多的自觉性。虽然从先知先觉到先行先试,带有一定的风险,但我们还是坚信马克思的那段美好祝愿:“最先朝气蓬勃投入新生活的人,他们的命运是令人羡慕的!”

 

 (2018年5月27日成稿)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