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数字长三角和高质量发展(上篇)

刘亭:数字长三角和高质量发展(上篇)

   【题记】 2020年12月5日上午,我应邀参加了在上海财经大学国家大学科技园国际会议中心举办的《2020长三角一体化发展高端论坛》。张大卫、仇保兴、范恒山、阮青、侯永志、肖金成、刘志彪、宁越敏等专家学者作了演讲。限于时间,我作了一个极简版的发言。为了满足会议主办者的要求,事后我根据发言前已准备好的课件,整理了一份文字稿,现予发布,以求教于友人和方家。
 
 
   【正文】 荣幸受邀参加这个高端论坛,并就数字长三角话题和大家作一个分享。具体分三块:一是数字化发展和数字长三角;二是数字经济;三是数字社会和数字政府。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制定“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一共15章60条。其中第15条专门讲了“加快数字化发展”,并从“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三个层面展开了论述。去年底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联合印发的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文本中,“第五章,提高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水平”的第二节的小标题,就是“共同打造数字长三角”,并从“协同建设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 “共同推动重点领域智慧应用”“ 合力建设长三角工业互联网” 三个层面展开了论述。所以说,今天我发言的标题和内容,皆源于中央已提出的重大命题和相应的分析框架。
 
  限于时间,我下面多讲一些关于发展数字经济的观点。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一个大的前提:长三角未来的发展,应当是高质量、高水平的发展。就像过去大家讲发展必须是科学发展一样;今天我们讲发展,必须是肈始于“十四五”的现代化建设新征程的高质量、高水平发展。“高质量、高水平发展”,既与生产力增进有关,也与生产关系变革有关。 
 
  其次,何谓高质量、高水平发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在此我不妨借用一下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广告词——“科技奥运、绿色奥运、人文奥运”——来具体解读一下。在我看来,高质量发展的内涵,无非这三个词、六个字。所谓“科技”,就是创新,也是第一生产力。所谓“绿色”,就是生态文明,也是生态、低碳、循环的可持续发展。所谓“人文”,就是人的素质、精神文明,也是“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说到底,即便是讲经济发展,也离不开人文。因为经济是人参与的创新创业创富活动,而人又是有思想、有价值观取向和追求的。至于高水平,无论是过往的全面小康还是今后的现代化,中央对东部地区包括长三角的要求,历来就是两个字:“率先”。所谓“率先”,就是意味着超越全国发展平均线的“高水平”。
 
 
  再次,“高质量、高水平发展”的发展,如果要从源头、从根上去解决问题,那么就生产方式的两方面来看,还都有各自的一个主要取向:从生产关系方面,就是要靠以民营经济、开放型经济为表征的,市场化改革和制度型开放的全面深化。而从生产力方面,就是要靠以数智(数字化+智能化)经济、新实体经济为表征的,数字信息科技的赋能应用和增值应用。
 
  对此,我再展开多作一点分析。我们常把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几个词混在一起说,虽然不那么精准,但其实它们说的“基本上是一回事”。具体从特定的视角来看,三者还是有定位之差、水平之差。我在PPT中,是用一组斜上去的箭头加以表述的:“信息化↗数字化↗ 智能化。” 严格意义上来说,信息经济侧重于以信息科技驱动发展;数字经济侧重以数字化的信息科技驱动发展;而智能经济则侧重于以智能化的数字信息科技驱动发展。智能经济强调的是智能化的数字信息及科技,对于物质生产和实体经济的赋能或增值应用过程(人脑+经验 PK 电脑+算法)。
 
  信息化是一个比较泛化的大概念。人类文明以来,通过语言、文字、绘画、器物等传统方式记录、储存和展现的信息,都可以纳入信息化的范畴。但当科技发明了通过0和1无穷尽的排列组合、数码科技来承载和利用信息时,数字化就在一定意义上更精准地替代了信息化。又当人们侧重强调数字信息科技在人类社会生活中的普遍应用时,智能化、智慧化之类的名词,则又取代了数字化。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我说“数字化=数字科技支撑的信息化;智能化=智能科技支撑的数字化”。
 
 
  对于社会上广泛流行的数字经济概念,在此也不妨做一个辨析。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的《建议》有这样一段话:“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 但之前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也有意思相近的一段话:“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 两个文件两段话,都有一个 “深度融合” 的用语。但我个人觉得,把数字信息智能科技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表述,来得更为确切一些。“深度融合”是一个过程要求,如果经过一番努力实现了这个融合并且确已融合到位了的话,那这样一个新生成的经济形态,我们又该把它叫作什么呢?毫无疑问就是数字化了的“新实体经济”嘛!若要问“新”在哪里?“新”就新在成功完成了数字科技对传统实体经济的“换头术”改造,或可简称为“数字经济”。
 
  所以,千万不要把数字经济片面理解为数字科技,更不能去把它直接等同于虚拟经济。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我们可以把它们说成是一对相互对立又相辅相成的经济形态。但数字经济,只能去和非数字经济构成为一对经济学范畴。很难想象,电子商务、现代物流、智能制造等不是数字经济,或者不是什么实体经济。和传统的门店销售、交通运输和加工制造相比,它们也都是再实不过的实体经济。只不过因为它们的运作,是通过数字化的智能科技来实现的、来管控的,因此它们也就“变性”为数字经济,或变身为“新实体经济”了。(接下篇)
本文系作者12月5日
在上海财经大学《2020长三角一体化发展高端论坛》的演讲整理稿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