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倾情拥抱数智化变革

刘亭:倾情拥抱数智化变革

  【题记】毛主席当年在和党内的主观主义和本本主义作斗争时,曾有一句经典式的表达:“精通(马克思主义)的目的全在于应用”。套用相通的思维和表达方式,如今我们学习、研发、推广数字信息科技的目的,难道不还是“全在于应用”吗?在商言商,数智经济正是这样一种精深使用数字化信息科技手段、致力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各个领域广泛而深刻的智能(智慧)化赋能及增值应用的全新经济形态。 
 
 
  【正文】由于数字化一下子成为了热词,于是接着又衍生出来了一组又一组的热词,譬如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又譬如数字化转型、数字化发展、数字化改革,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或许种种花样翻新的提法,只是彰显了人类社会发展需要积极面对的一个大趋势:数智化变革。这种变革是怎么发生的?又是怎么发展到今天的?何以理解数智化变革?
 
  数字化不是什么新东西,其实早在2002年,信息化就写进了党的十六大报告。打破砂锅问到底,信息化也不是什么新东西,有人类社会就有信息化了。
 
  此话怎讲?大家知道,人类是“社会性的动物”。所谓“社会”,就是人和人的联系,或谓人的相互联系的集合(马克思:人就其本质而言,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再追问一句,人和人是怎么联系起来的?源头当然是血缘、亲缘、地缘,一层层扩展开去、淡化下来,到最后陌生人都是靠信息的交流和沟通联系起来的。
 
  信息怎么交流和沟通?当然得要有介质,得要有载体。大约最早是靠肢体动作,譬如原始社会里的和巨兽搏斗,那就是靠部落酋长的“振臂一挥、应者云集”吧?后来发现通过声带的振动,可以更明确地传达信息,于是人类有了语言。可记录的语言在类似仓颉这样的聪明人总结提炼之下,形成了文字。象形文字本来就是由鸟兽的足印演化而来,图形自然也就是一种记录和传播信息的方法了。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生动地再现了北宋年间汴梁的市井繁华。当然,留存至今的器物和建筑,更是向今人传递出远古的信息:从世界第七大奇迹的秦始皇兵马俑,到今天又一次惊艳世界的三星堆最新考古发掘。
 
 
  从肢体、语言、文字、图形、器物到建筑,人类社会得以维系的信息交流,似乎都是基于物质化的、实体性的介质或载体。直到人们发明了电子信号,并通过二进制,通过0和1无穷尽的排列组合,来大量而精准地记录、储存、传输、分析和利用这些信息的时候,人类社会就开始进入到“信息化”的社会。
 
  由此可见,信息以及信息的交流与沟通,和人类“与生俱来”,本身就是人类社会内在的基础或主体性构成。只不过是当信息的介质和载体,经由数字技术和网络技术的发达,而将数字化的信息(数据)的功能近乎无限放大以后,人们才把更多的注意力,由实体活动转移到虚拟层面的信息活动,并竭力探寻如何以占用更小空间和资源的信息活动,来“带动”整个实体世界的全部活动,进入到一种更少资源耗费、更多效益产出的理想境界。信息技术快速迭代,信息高速公路由此建设,超级计算机你追我赶,互联网进化到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直到今天的一大堆眼花缭乱的名词概念。
 
  和信息化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还有数字化和智能(慧)化。包括这次五中全会通过的“十四五”规划《建议》,其中就是把“数字化”“智能化”在同一句中相提并论的。其实三者之间虽有侧重点的不同,本质上还都是一个东西。无非信息化更为宽泛包容,最宽的甚至可以上溯到人类社会产生,最窄的起码也可以将“电子化”和“网络化”(相当于第三次和第四次“工业革命”)“尽收囊中”。也无非数字化更强调信息技术本身的进步,数字化无非是用现代数字科技支撑的信息化。更无非智能(慧)化更强调数字科技在人类生产生活中的应用,智能(慧)化是重在实际应用的数字化。
 
  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一直倡导数智化变革的认知角度。我们不妨发扬古汉语单字表意的独特优势,把“手段和目的”加以高度集成、精准表达(数=数字信息科技手段,智=智能、智慧化应用目的)。数智化变革其实和人类社会的数次大变革都是一个道理。譬如狩猎社会、农耕社会、工业社会,又有哪一个社会,不是包容了人类本身的主动性作为而加以命名?信息社会不过是人类社会的一种虚拟层面存在的表达,只有数智社会才精准描摹并定位了当今社会所处大变革的新时代!
 
 
  毛主席当年在和党内的主观主义和本本主义作斗争时,曾有一句经典式的表达:“精通(马克思主义)的目的全在于应用”。套用相通的思维和表达方式,如今我们学习、研发、推广数字信息科技的目的,难道不还是“全在于应用”吗?在商言商,数智经济正是这样一种精深使用数字化信息科技手段、致力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各个领域广泛而深刻的智能(智慧)化赋能及增值应用的全新经济形态。 
 
  由此,我也更愿意用数智经济去取代“单纯技术观点”的数字经济。不去拘泥于理论经济学的分析,而就区域经济角度来观察浙江经济的发展,倡导数智经济是一种较之数字经济,更适合浙江“长袖善舞”人文精神和发展特色的形态选择。
 
  党的十九大报告说的好:“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什么叫“深度融合”?就是把以“十个字”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科技,去实实在在地应用于我们既有的传统实体经济。或许,我再追问一句:我们这样去融合并且的确融合到位了以后的经济形态叫什么?不就是新实体经济嘛!新实体经济“新”在哪里?就是新在成功实施了数智化“换头术”的“变性”!
 
  数智化既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大趋势,更是牵动人类社会历史性演进的大变革。在人类社会无可阻挡地由工业社会向数智社会过渡的当下,数智化变革就是未来,就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2021年4月25日成稿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