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题记】“锻长板”就是发挥既有的优势,同时与时俱进培育新兴优势,合在一起也就是特色竞争优势的提升发展。不是说不去补短板,而是说“扬长就是最大的补短”,并且补短也是动态变化的——补上最短的,次短的就成为最短的了,如此循环往复、生生不息。这和我们用人的道理是一样的:哪有一个人是方方面面都齐全的?大家都是专才,一般人的兴趣爱好能够专注在一到两个领域,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用人的话就是要用其所长。如果他的兴趣是钻牛角尖、钻业务问题的,你一定要让他去搞行政后勤,那肯定是用其所短。你再让他补齐短板,他也是勉为其难。如果遇上像陈景润那样资质的,创造条件让他去搞研究,“哥德巴赫猜想” 就被破解出来了。所以说“锻长板”,我的理解,实际上就是一个扬长补短、化危为机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
 
 
   【正文】接上篇 真的静心一想,“锻长板”就是发挥既有的优势,同时与时俱进培育新兴优势,合在一起也就是特色竞争优势的提升发展。不是说不去补短板,而是说“扬长就是最大的补短”,并且补短也是动态变化的——补上最短的,次短的就成为最短的了,如此循环往复、生生不息。这和我们用人的道理是一样的:哪有一个人是方方面面都齐全的?大家都是专才,一般人的兴趣爱好能够专注在一到两个领域,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用人的话就是要用其所长。如果他的兴趣是钻牛角尖、钻业务问题的,你一定要让他去搞行政后勤,那肯定是用其所短。你再让他补齐短板,他也是勉为其难。如果遇上像陈景润那样资质的,创造条件让他去搞研究,“哥德巴赫猜想” 就被破解出来了。所以说“锻长板”,我的理解,实际上就是一个扬长补短、化危为机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
 
  要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力争主动,就是要自觉确立这样的对策思路。“锻”有千锤百炼、与时俱进的意思在里面,更好。不是说你有一个长板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就像改革开放以来市场化的这个进展,是我们中国现在很大的一个长板。但是如果您没有看到它的不足,它的低水平,那就很危险,那就没有打造现代市场经济的动力了。
 
  然后讲到产业,您这么大个头的制造业长板,如何通过数智化改造把它“锻”得更有竞争力?我现在的文章,都愿意把数字信息技术和它在经济中的智能应用场景,结合起来叫“数智经济”了。“数智化”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把支撑和引领性的数字信息技术,和它在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各个领域里的广泛而深刻的赋能应用或增值应用,两者结合在一起了。现在有种说法是把“数字化、智能化”连在一起说的,当中用个顿号分开。我这是为了“懒省事”:古汉语本来就是单字表意,不一定非得要像白话文那样,由一个个词汇组成。
 
  再然后讲到市场,内循环要靠超大规模市场发挥作用,确实要设法补救一些因国际市场受限出现的短腿。但很重要的,您要解决好收入分配的问题啊。你要有办法,让大家主动干活;干了活以后,还能够像当年大包干那样,“缴够国家的,留够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现在“缴够国家的”,就是不要偷逃个人所得税。“留够集体的”,就是您按集体(单位)和您签订的契约,把您使用公家资源的那块成本给补上,那块应得的收益要留够。“剩下的”怎么办?大包干的原则就是最后那句话——“剩下的都是自己的”。
 
  过去我们这样调动了亿万农民的积极性,今后我们还要这样调动亿万知识分子、科学家、发明家、工程师的积极性。当然,公家单位会不会有失策的地方,一开始定的那个契约,最后执行下来好像有点吃亏了,个人拿了好多。有些东西像发明创造,最后到底产业化以后市场上能赚多少钱,其实是说不准的。个人拿多了,就按累进的税制缴纳个人所得税呗!但您不能说是因为他拿多了,您就来找茬子,秋后算账。中国人就怕这个事儿,如果这个套路成了潜规则,就没有多少人愿意再搞什么创新了……
 
 
  分配说来说去还是国家、集体、个人的三者关系。当年处理得好,农民很快的不就致富了嘛!今天您再把它处理好,知识分子不也就富起来了嘛?消费能力一上来,市场需求一扩大,经济不就良性循环了嘛,内外循环不也就相互促进了嘛!什么叫消费?有支付能力的购买才叫消费。扩大消费,光有愿望是不行的。我觉得这个东西好,我想要,得拿钱来公平交易,这就是市场经济。所以说收入分配这个事解决不好,所有的循环也都是“白扯”。调动积极性这个事,内生的才是最靠谱的。在调动内生积极性的基础上共同富裕,这种状态就不存在吗?我认为是可以存在的。
 
  当年的陕甘宁边区政府就做到了这一点,人家就有本事把各种各样的问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都给你解决。我们现在是既不能走老路,也不要走邪路,而是依靠中国人“执其两端,庸其中于民”的智慧,走好“第三条道路”。“第三条道路”最典型的一个标识,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基础是市场经济,但又坚持共同富裕,这也正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原来走社会主义道路就搞计划经济,斯大林模式的计划经济就是“有计划按比例高速度发展”。想法和说法都不错,但实践证明不太行。实行计划经济的前提是什么,是对整个社会生产和消费要了如指掌、一清二楚;还有一个人们要有共产主义思想,各尽所能,按需分配,你不要总想多拿多要。但当时的生产力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人们的思想境界也不够,硬要去做那就有点陷入空想主义了。现在我们知道了,共产主义之前,还有一个长长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之前,还有一个长长的初级阶段。初级阶段有多长?小平同志说了,起码一百年。那“骑驴”呢,谁也说不清楚。所以说您那个制度安排,都是要从现实出发的。
 
  市场经济到现在为止,是人类社会最合理的关系和秩序了。找一个一般等价物,大家凭这个等价物来进行公平交易,然后根据市场的信号,自己去组织生产,或者有谁因为聪明或勤奋赚的钱多一点。多一点也不要紧,可以通过国家的税收来调节,钱再多也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再然后就引导发展慈善事业好了,最后不又都回归全社会了吗?比尔·盖茨富可敌国,但他啥也不留给子女,都整到慈善基金会名下去了。他走了以后,也是别人来掌管这笔慈善基金。所以说有些东西要想开一点,这种制度不是很好吗?
 
 
  现在我们的制造业就是长板,我们是世界上排名第一的制造大国,也是排名第一的工业制成品出口大国,这就是我们的长板。世界上大多数主要产品的产量,我们都是第一位的,比如说钢铁、电力,等等。但是我们的这个长板,长中有短,短就短在我们的科技水平比较低、产品质量比较差。好比说我们的钢产量十多亿吨,但真正高水平的优质钢、合金钢,特种钢什么的,我们还得大量进口。“锻长板”就是要把品种、质量、水平给补上去。现在我们的经济总量已经是全球老二了,这也是你的长板。再要“锻”的话,那就是高质量发展,总量和质量都是世界第二,若干年后还能世界第一。
 
  现在中央比较关注的,是供应链和产业链的健全和安全,但是对此也不要陷入计划配置的误区。政府和规划、计划“更好发挥作用”是显然的,但是还得承认市场在资源配置中是起“决定性作用”的。如果因为美国的围堵,我们又回到计划直接配置资源的老路上去,最后是要撞南墙的。
 
  要是讲制造产能的总量和巨大的配套能力,可以说是我们的一个长板。但要从供应链和产业链的完整和替代能力,实际上还是我们的一个短板,是“长板中的短板”。这体现在我们产业组织的有机性比较差,我在7月30号的《 “十四五”杂谈》中曾讲到这个问题。也就是随着人类社会进入信息社会,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发生了重大甚至是颠覆性的改变,经济活动的运行和组织也将发生重大变化。在这个过程中,平台企业、雁首(龙头)企业对产业集群式发展的影响,必将进一步显现,我把它称之为有机化的新趋势。企业及产业间的联系,都将出现由处于头部地位的研发创新、品牌销售、风险投资的平台型企业为核心,围绕着创新链、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进行有机重组的大趋势。
 
  所谓的平台企业,华为公司是比较全能的了。平台既有大的全能的,也有小的全能的,所以您一个搞研发的,也可以成为平台。富士康搞的是总代工,也可以当平台。根据市场化的比较效益原则,哪些您干是最经济的,哪些您不干、叫别人干是最经济的,然后再通过市场化的经济联系,形成所谓的链条。比较立体比较综合的,就叫生态;比较平面比较单一的,就叫链条。因为人家要和您“脱钩”,要让你“断链”,所以我们要延链、补链、强链,使创新链、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融为一体、浑然天成,这样我们的抗风险能力、抗干扰能力就大大增强了。
 
  在推进产业组织有机化的过程中,我要从另一个侧面,强调处理好政市关系,也即政府对平台企业的监管,要拿出办法来,要到位。不能让跟随平台的小企业或社会上,总产生这样那样的疑虑和担心。现在我们整个政府的电子政务信息,都是搭载在阿里云上面的。对于政务信息的安全和合规应用,大家都很关注。就像美国政府对马丁公司,虽然军机制造“兹事体大”,但并非都要国有公司来干。马丁公司是私人企业,但政府对其的规矩很重、很严格,它的安全保密、科技创新、产品质量、交货期限,那是管得它老老实实、服服帖帖,对不对?
 
 
  不一定只能由国企来做,民企也可以做,还可以做得很大,但再大也得服从监管。您是政府,您是权力机关,公、检、法、司等所有的强力手段和工具,都掌握在您的手里。您只要真管,肯定管得了的,就看您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不要到时候,让那些做大了的平台公司失控失管,反过来要挟政府。所以说现在政府第一位的,是要把你该管的平台型企业管好,怎么样防反垄断,怎么样让他们在形成产业和经济生态圈的过程中,负起他们应该担当的责任。
 
  对于大量中小微企业来说,还是一个 “放”字,松绑放权,然后靠税法管着就行了。政府部门不要成天一会儿一个口号、一个工程,一会儿又一个部署、一个检查,折腾老农民,折腾企业。宽,要宽松一点,不能“苛政猛于虎”,不能管得太多太细了。
 
  浙江下一步在这方面,还得要跑在更前面一点。就像40年前人家对民营经济还麻木不仁的时候,人家要抓什么“温州八大王”的时候,你们就能够见微知著,知道这是未来的方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给民营经济发展提供一个宽松的环境。记得张德江书记刚从吉林省过来时,就有点想不明白:怎么回事您什么大企业、大装备都没有,钱会这么多?一年几百亿的财政收入增量。后来他一调研就清楚了,因为有成千上万的民营企业啊,那叫作“一有阳光就灿烂,一有雨露就发芽”!民营经济的发展它是内生的,不要您成天挥舞着鞭子、拿着考核棒。市场的“决定性作用”一旦起到了,比您那个自上而下的行政化推动要强得多了。
 
  企业组织和产业生态的有机重组,这是一条。第二个就是不要光局限于生产力,要“千年功夫在诗外,反弹琵琶是高手”。那就是要深化市场化的改革,按现代市场经济来“锻长板”。锻什么长板?六个字,一是产权,产权的明晰和保护。二是信用,信用的尊崇和维护。三是法治,法治的建立和健全。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不单要有法可依,而且要有法必依,违法必究,执法必严。当然反过来,也一定要讲这句话,千万不能“部门利益法制化”,千万要倡导袁省长提出的现代政府“整体智治”,要彻底摒弃毛主席早就批评过的“条条专政”。
 
  产权、信用、法治六个字,是现代市场经济必须要夯实的三块基石,这方面我们还有很多的课程需要补上,否则我们的市场经济还不那么合格,不那么健康,也不那么可持续。
 
2020年8月12日
(全文完)
话题:



0

推荐

刘亭

刘亭

474篇文章 1次访问 15分钟前更新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