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总1156 #新观察系列#

何谓“数字化发展”?也即数字信息科技引领、加持和支撑的发展。我们要多侧面提升对数字化发展趋势和规律性的把握即“数字化发展自觉”……

 

2023年7月31日成稿
 

 

何谓数字浙江、数字中国和数字化发展?习近平总书记主政浙江时,在2003年1月的省两会上,提出建设 “数字浙江”。同年7月起开始实施的“八八战略”第二条,就是“走新型工业化道路”,新型工业化就是“信息化带动的工业化”。2014年省里提出“发展信息经济”;2016年G20峰会在杭州召开,通过《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自此改称发展“数字经济”;2017年底省里明确将发展数字经济列为“一号工程”。2021年“新春第一会”上,袁家军书记号召推动“数字化改革”。再到今年“新春第一会”上,易炼红书记提出实施“数字经济创新提质‘一号发展工程’”。“发展”在浙江的语境之下,更多聚焦在了数字经济的创新发展和提质(高质量)发展上。2022年浙江数字经济总量达到4万亿元,居全国第四,占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上升至50.6%,为全国各省区最高;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达到8977亿元,占比11.6%,“产业数字化”指数连续3年居全国第一。

2020年11月,中央“十四五”规划《建议》首提“加快数字化发展”并单列一条。随后全国两会通过的“十四五”规划《纲要》将此扩展为一篇:“加快数字化发展,建设数字中国”,具体包括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数字生态共四章。2023年《数字中国建设整体布局规划》的发展目标中,两次提及“数字化发展”。何谓“数字化发展”?也即数字信息科技引领、加持和支撑的发展。

我们要多侧面提升对数字化发展趋势和规律性的把握即“数字化发展自觉”

首先,从人类社会发展大势来看,一部人类社会发展的极简史,就是从狩猎社会发展到农耕社会再发展到工业社会,如今已然逐步进入到了信息社会。信息社会不是终结了工业社会,而是包容和提升了工业社会。近代的“三化归一”是“工业化+城市(镇)化+市场化=现代化”, 而当代的“三化归一”则又再加上了“数字(智)化+绿色化+人文化=现代化”。近现代人类社会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有所谓“四次工业革命”说,主要是指“机械化→电气化→自动化→信息化”,但最后其实就归结为数智化了。

其次,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来看,在中美战略竞争甚至是对抗、俄乌战争及地缘政治冲突、世纪疫情及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哪个才最具根本性意义?首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因为即便是中美战略竞争,包括可能发生的“热战”,也还是要取决于究竟谁能在这场数智化变革中最终胜出。当下主要围绕着数字科技、生命健康、新能源、新材料所谓“四脚落地”展开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究竟谁的渗透力最强、带动性最大、影响也最为深远?毫无疑问首推数字信息科技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各个领域广泛而深刻的赋能及增值应用,也即数字化创新驱动的数字化发展。

再次,从党的中心任务和首要任务来看,党的20大提出:中心任务是现代化,首要任务是高质量发展。高质量发展怎么体现?一是更精工:精工制造,品质优良。“人脑+经验”的粗放生产,进化到了“电脑+算法”的精益生产;二是更环保:投产前的减量化(节衣缩食、省吃俭用)+生产中的尽量化(浑身是宝、吃干榨尽)+产出后的增量化(对污染物的变废为宝、化害为利);三是更高效:时间等一切要素利用的最大化、物化劳动和活劳动创富的最大化。当数据作为精准检测和监控的结果,通过标准化、智能化手段反馈优化到设计、制造、营销全过程时,人类的整个生产生活,自然而然都变成了数字化生存和数字化发展,也都水到渠成、瓜熟蒂落地纳入了高质量发展的轨道。

最后,从全面准确把握概念和命题的内涵来看,数字经济就是“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十九大报告),”且已“融合到位”后的“新实体经济”。数字经济由两大块组成:一块是数字产业化,即本体性数字经济(数字科技直接转化的产业化)=信息科技研发+信息装备产品制造+信息基础设施投建运维+信息内容生产。还有一块是产业数字化,即应用型数字经济(实体产业间接应用的数字化)=数字信息科技在人类生产生活各个领域内的“赋能和增值应用”,譬如电子商务、智能制造、现代物流、智能家居等等。

国民经济和社会数字化发展的水平,将成为高质量发展的天然尺度。以经济和社会数字化的高质量发展,推进“两个先行”和整个中国式现代化的顺利达成!

 

 
 
话题:



0

推荐

刘亭

刘亭

530篇文章 4小时前更新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