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总1158 #新观察系列#

10月10日下午,有幸受邀参加了国家主管部门召开的,有关下一步长三角高质量发展思路和建议的线上会议。限于时间,我只围绕着“齐心协力,共建数字长三角”这一主题,谈了一些个人粗浅的思考和观点。现将发言实录分上下两篇发布如下,供分享与交流……

 

2023年10月10日成稿
 

 

关于今后一个时期长三角的高质量发展,我想集中讲一个“共建数字长三角”的问题。这个问题,既牵涉到长三角的一体化发展,也牵涉到长三角的高质量发展。时间有限,其他就一概省略了。

长三角地区的高质量发展,千头万绪。但是大的取向,高度抽象以后其实就分为两个方面。第一个取向是生产力,最重要的就是数字化。就我个人的偏好,更愿意称之为“数智化”:前面的“数”,特指数字信息科技;后面的“智”,特制它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各个领域广泛而深刻的赋能及增值应用,或者叫智能化、智慧化的应用。前后各取一个字,合起来就叫“数智化”。

现在总在讲“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所谓的“大变”,主要是指什么?大家一会儿讲中美竞争,一会儿讲俄乌战争;一会讲世纪疫情,一会儿又讲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那么,其中最要害的、最根本的问题到底是什么?是谁能够创造出更高水平的劳动生产率!这话是列宁讲的,也是最近马斯克提及的。最终怎么才能解决问题?那就是您要比别人强,然后您来宽恕人家(大意)。你不比别人强,您却要解决因他而产生的问题,恐怕一多半都是白扯。现在可以看得出来,最后“强中更有强中手”,就强在您在人类进入信息社会以后,您的适应能力、您的应对能力,您的竞争能力,到底是在一个什么水平之上。在我来看,一切的一切,都聚焦在数字化的发展能力及水平之上。

所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认为最根本的是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当中,您的数智化竞争力要比美国强。一看5G技术让华为领先,美国就慌了。所以他要搞科技封锁,要搞“脱钩”和“去风险”,也不惜以一国甚至整个西方世界之力,来围堵和打压华为。长三角、粤港澳或者京津冀,是最有能力代表国家来参与国际竞争的。那我们能拿什么东西去跟别人竞争?那就是整个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数智化水平要“高人一头”,这是生产力方面的一个基本取向。

第二个取向就是生产关系。我个人的观点,就是要把现在搞的“半拉子市场化”,真正搞到头、搞到位,搞成现代的市场经济,搞成吴敬琏老先生说的“法治的市场经济”;搞成中央二十大说的“高水平的市场体系”。您市场化的水平越高,你对生产力的解放、保护或者说是调动市场主体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这方面的制度环境就越好、越有竞争力,那也就OK了。我们长三角未来一个时期的发展,大的就是这两个取向:生产力方面数智化要走到前面去;生产关系方面,现代市场经济要走到前面去。比全中国,比全世界,您都要走到前面去。长三角一体化是什么意思?大家都要拎清楚:这里面的“体”,是体制的“体”,要让市场化的体制能够在你们这块空间范围内,走得通,走得顺,走得高效。

今天这个机会宝贵,我不可能多讲。下面仅限于生产力方面的数智化推进问题,多讲上几句。刚刚杭州亚运会闭幕了,各方面的评价还可以。冲击力比较大、比较惊艳的,就是数字信息科技在整个体育竞技、办赛办会过程中的广泛应用。人家觉得您好像没出什么大的差错,又比较吸引眼球。习总书记参加了开幕式,随后考察浙江,第一条就要求浙江“要在以科技创新塑造发展新优势上走在前列。”李强总理参加了闭幕式,也去调研了一些企业。新闻通稿大家都看了,总的来说就是强调要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在加快数字化转型中赋能经济社会发展,塑造高质量发展新动能、新优势,竞争的新优势、发展的新动能。实际上他不仅是对杭州讲的,也不仅是对亚运会和浙江讲的。我的理解,他实际上是触及了我们作为长三角这样一个国家对你有高要求的地区,您的发展这么一个方向性的意见,他给出来了。尽管他讲的是中心命题是“数字化转型”,但我觉得跟中央一向提出的“数字化发展”是高度一致的。

数字化发展要追溯起来,是在2020年底,党中央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十四五”规划编制工作的《建议》中提出来的。全文60条,第15条的标题是“加快数字化发展”。这就把“数字化发展”作为一个单独的命题提出来了。根据中央的《建议》,转过年来,两会上审议通过的国家“十四五”发展规划《纲要》中,那就是单独成篇了,题目叫作《加快数字化发展,建设数字中国》。然后在此篇下面还有四章:第一是“数字经济”;二是“数字社会”;三是“数字政府”;四是“数字生态”,把全方位的数字化发展都概括进去了。

当然,过去在讲到发展时,我是有这么一套词的。首先是中央要求“科学发展”。但科学发展天上掉不下来,地里也长不出来,它只能从我们习以为常、轻车熟路的,也可以说是已经形成某种路径依赖的传统发展模式转型而来。没有一个转型发展,科学发展就实现不了,就只能是停留在美好的空想主义。所以你要做到科学发展,你首先就要做到“转型发展。”李强总理现在强调“数字化转型”,其实就是要以转型促发展。反过来说,要做到数字化发展,你就得首先做到数字化转型。

但是转型如果要转得起来,还能够转得到位,那要靠什么?就要靠数字化创新。所以说,科学、转型和创新这“三个发展”,是一个连环套,是一个逻辑闭环。您要达成那种口号式的科学发展、高质量发展的要求,那您就得老老实实地抓转型、抓创新,以创新发展促转型发展,以转型发展促科学发展。

这里我提的一条中心建议,就是我们下一步长三角的一体化、高质量发展,要找一个突破口,要找一个结合点,既是一体化,又是高质量,那就是在中央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第五章第二节指出的:“共同打造数字长三角”。然后又展开了三层意思。第一层是“协同建设新一代的信息基础设施”,也就是“新基建”。第二层是“共同推动重点领域的智慧应用”。然后第三层,点到我们的实体经济、制造业、工业,要“合力建设长三角工业互联网”。我觉得我们可以从这些个角度得到一些重要启示,但也不一定就拘泥于规划当中讲的这三个层面。(接下篇)

 

话题:



0

推荐

刘亭

刘亭

541篇文章 1小时前更新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