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坚定市场化改革的信仰(下)#新观察系列#

刘亭:坚定市场化改革的信仰(下)#新观察系列#

【摘要】党的全深改《决定》特意将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基础性作用”,调整为“决定性作用”;党的十九大《报告》特意将连结“市场决定性作用”、“政府作用”两词中的“和”,调整为“逗号”,都表明了我们党对改革开放坚定不移的市场化取向。

从发展的大趋势看,市场经济是人类社会迄今为止最合理的制度安排。它从人的本性即人性出发,最大可能地调动了人创新创业创富的正能量,同时又最大可能地防止和消解了在这一过程中产生的负面影响。对于改革开放究竟是什么?很长时间我们并没有想的很清楚。以至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转换时期,还一度陷入了迷茫和摇摆。直到1992年小平同志视察南方,就 “姓社姓资”的无谓争论一声“断喝”,人们总算醍醐灌顶、茅塞顿开,全党也达成了改革的目标模式,这就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总是讲市场化才是改革开放的精髓,是改革开放的方向,它应当成为我们的信仰。党的全深改《决定》特意将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基础性作用”,调整为“决定性作用”;党的十九大《报告》特意将连结“市场决定性作用”、“政府作用”两词中的“和”,调整为“逗号”,都表明了我们党对改革开放坚定不移的市场化取向。

反观眼下我们在经济领域内出现的种种问题,如“粗放增长、平面扩张”,如“全能政府、干预过多”,如“急于求成、冒进浮夸”,都与市场化改革的阻滞和动摇有关。明明是市场化改革不足或深化不到位所致,却倒行逆施地把账记到市场经济的头上,要求回到计划经济的僵化模式去。在这种思想影响下,“国进民退、政进市退”,就会发展成为一种必然的趋势。现在国内区域经济发展的差距明显拉大,尽管有其它种种客观因素,但谁也无可否认,市场化改革更为到位的地区,其经济活力更强,增长更实在,发展的前景也更为健康和可持续。

我不是市场经济的“原教旨主义”者,我也赞成“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缺一不可,都要起作用。但在谁是基础性的,谁是决定性的问题上,我认为脑子还是要“拎得清”。我坚持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阐明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结构,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层建筑竖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会意识形式与之相适应的现实基础。”。当我们的经济基础已然市场化以后,我们要着力推进的变革,应当体现在上层建筑顺势而为的“市场化”上面,即依据市场化的基本取向,进一步明晰产权、健全信用和完备法治。再说,这本来就符合马克思的预言:“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

对于市场经济的必然性和它的未来前景,虽然马克思没有明确涉及,但他教会了我们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毛泽东语)”:“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也)是决不会出现的。”。

当我们去除伪市场化的魅影,不断往前进步到建立起现代的市场经济体制,那么社会政治领域的公平和民主,也会随之顺势而为地实现。但是如果一有问题就回头,总迷信政府和官员的力量,权力层层上收,靠没完没了布置检查和自上而下的考核推动工作,一波又一波运动式地抓经济,对基层和微观的经济活动管得过细、干预过多,那市场主体也会自然而然地慢慢变得消极,挫折和丧失掉应有的积极性。

改革开放40年搞的市场经济,基本取向就是简政、放权、搞活,就是充分调动所有人创新创业创富的主动性和积极性,达成人人都可以致富。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你不能坑蒙拐骗偷,你也不能“吃喝”嫖赌抽。“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道就是规矩,就是秩序,规制才是政府要管的事。我们的政府,要尽快完成由经济建设型政府,向公共服务型政府的转变。你把市场经济的秩序建好了,理顺了,企业家自然而然会去有效配置资源。政府抓经济的境界,我常说两句话:“反弹琵琶是高手,千年功夫在诗外”。反过来说,政府直接去抓经济建设,在竞争性领域还办这么多的国企,不但效率不会高,事实上公平也很难做得到。譬如融资难、融资贵这一条,大家已经都好比“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了吧!

对于改革开放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我们不回避。“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想回避也没用。但毛病究竟出在哪里,记账时要搞清楚。如果明确记在市场化上,那我们换块地皮再重建秩序,回到计划经济去。但如果记在市场化的“半拉子工程”上,那我们还得抓紧把屋顶给盖上去啊!没有屋顶的房子怎么遮风挡雨,又怎么安居乐业啊?

很久以前,吴敬琏老先生就指出,中国的改革处在十字路口,有两种选择,我们到底要往哪里去?他大声疾呼,我们要坚定不移地把市场化改革搞下去。不但不变革,反而要走回头路,再搞什么“国进民退”、“政进市退”,这就是方向出了问题嘛!政府越来越强势、资源配置都抓在手里,官员一窝蜂地冲在最前面,而市场机制、民营经济、企业家的作用,却越来越往后后退了。这怎么行?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就像打了一剂强心针。这份改革文件写得很好,尤其这句全文的文眼和灵魂。这回十九大报告中继续把市场和政府的两个作用中间的“和”,改成了用逗号加以分隔,我把它叫做“逗号论”。中财办的杨伟民副主任就此专门做过解读,表明了中央坚定市场化改革的取向。但是说归说,贯彻落实的进展并不理想。

前些日子我曾去美国和加拿大旅游了一趟,回来之后有的同志就问我在外面听说了什么?我开玩笑地打哈哈:“游山逛水,莫谈国事”。随后我也扯了两句感受:一是觉得美国国内对中国的态度,有点“两党一致、朝野一致”的味道,很值得关注。二是听到不少华人,包括从国内出去的,他们都希望祖国发展得好,但现在也有一种失望和担忧的情绪。担忧什么呢?主要是清华大学孙立平老师讲到的国家发展的方向感。不走斜路,不走老路,那正路和新路又是什么路呢?其实就是小平同志40年前指明的改革开放之路,26年前敲定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路。我的理解,道路自信在现阶段,就是要落在坚定市场化改革的信仰上,再也不能心口不一,知行脱节了。(全文完)

(本文根据作者当天在浙商智库闭门会暨《浙商》全国理事会第16期主席沙龙上的发言录音整理)

                            ——成稿于2018年8月14日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