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总1157 #新观察系列#

浙江这些年来做对了的事情,就是民众和政府(广义的政府,包括党委、人大等在内)形成合力,共同造就了四个具有特色竞争优势的主体性经济形态。第一个是激活市场主体内源内生动力的民营经济。第二个是依托绿水青山价值转化的生态经济。第三个是面向未来科技赋能和增值应用的数智经济(数字信息科技+智能智慧应用,简称“数智”)。第四个就是很好兼顾“(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两个健康”和“(与物质富裕并行不悖的)精神富有”的人文经济。

 

2023年10月6日成稿

2021年6月,中央批复浙江成为全国第一、也是目前全国唯一的“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能拿到这块牌子,确实还要有点“本钱和底气”。共同富裕首先是得“做大蛋糕”。改开伊始,浙江只是全国的一个中等发展水平省份:GDP总量排全国第十二位,人均GDP因为浙江人多地少,那就更差一点,排第十四位。但是经过20年的追赶式发展,基本上已排在全国第四位。以浙江区区十万平方公里的陆域面积、人均全国倒数第二的自然资源丰度,能在以后多年保持这么一个“走到前列”的发展态势,确实也很不容易。

共同富裕还要“切好蛋糕”,最终是要看老百姓的收入。浙江城市居民和农村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已经分别连续21年和37年居全国各省区之首(中央直辖市在外,不过也仅在上海和北京之后)。同时反映收入差距的城乡收入比还比较均衡。2022年全省城乡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倍数是1.90:1,在全国是最低的。全国是2.45:1,不少省份则在3:1以上。

这些“本钱和底气”是从哪里来的呢?虽然首要一条是改革开放的政策好。但从全国各地贯彻执行的实践来看,浙江做对的头等大事,还是坚定不移地发展了民营经济,民营经济撑起了浙江经济的一片天。多年来国内就流行这么一句话:“全国民营经济看浙江,浙江民营经济看温台。”

对于发展民营经济以推进共同富裕的机制和路径,可以有两种质朴而生动的演绎:

一种是纵向的延伸:首先是人们手头有点活泛了,就会去想到投资,这是民资;然后在实施一个项目的基础上,办起了一家企业,这是民企;再然后好好生产经营,精心管理,这叫民营;最后我按劳分配、照章纳税、热心慈善,尽到自己的社会责任,这叫民享和民富。在我看来,这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内源内生、共享共富”的经济形态。个人及非国有的股份合作经济,也是一种民营经济。

另一种是横向的扩展:首先是能人不甘于贫困,要获得财务自由,于是亲自“下海”,投身创业;一旦企业立住了,经营正常了,人手就不够了,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于是直系亲属就加入进来;生意再做大,人手再不够,那就“七大姨、八大姑”,连旁系亲属也“入伙”了;最后,或因为“规模扩张”的需要,或因为“抱团取暖”的需要,“宁波帮,帮宁波”,连乡里乡亲都带上了。更不要说是志同道合的创业帮和合伙人,雪球越滚越大。最后的结果,就像一颗石子扔进了平静的水面,一圈圈涟漪扩散开来,便生生激活了“一池春水”,也为“先富带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提供了一幅再灵动不过的画面。

浙江做对了什么?就是顺应人民群众要求过上美好生活的朴素愿望,去发展生产力,去创造财富。为了解放生产力,为百姓致富提供合法性,那就要对计划经济的僵化模式进行改革。很显然,致富要发展,发展要改革;以改革促发展,以发展促共富,浙江就是这样通过发展民营经济,放大其“纵向延伸”和“横向扩展”的综合效应,走出了一条达致共同富裕的现实主义道路。

可不要小看了“现实主义”这四个字。对于共同富裕的追求,自打有了人类社会,就有了为此而奋斗终生的志士仁人。《礼记》里早有了“天下大同”一说,《孟子》也描绘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理想境界。从陈胜吴广的大泽乡起义,一直到洪秀全的金田起义、太平天国,哪个起义军领袖扯旗造反不是扛着“均贫富”的旗号?包括19世纪初的圣西门、傅立叶、欧文他们搞的社会主义试验,也都是散尽家财,为的是实现一个公平正义的新社会。

就连新中国建国以后搞的土地改革、“三大改造”、包括后来的人民公社等“三面红旗”,吃大食堂,都反映出执政党和广大民众早日实现共同富裕美好愿景的冲动。但最后这些努力,为什么都没有取得预期的成功呢?说到底,还是在一定程度上,滑入了某种“空想社会主义”的陷阱,没有找到并走出一条现实主义的道路。

浙江这些年来做对了的事情,就是民众和政府(广义的政府,包括党委、人大等在内)形成合力,共同造就了四个具有特色竞争优势的主体性经济形态。第一个是激活市场主体内源内生动力的民营经济。第二个是依托绿水青山价值转化的生态经济。第三个是面向未来科技赋能和增值应用的数智经济(数字信息科技+智能智慧应用,简称“数智”)。第四个就是很好兼顾“(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两个健康”和“(与物质富裕并行不悖的)精神富有”的人文经济。

在这四张金名片之中,重中为重、基中为基的,还是民营经济,因为这涉及到主体和机制、涉及到内生和可持续,涉及到“做大蛋糕”,是具有根本性意义的东西。浙江的民营经济在发展过程中,早早晚晚都会有一些这样那样的缺点,这很正常。但是再有缺点,就像鲁迅先生说的,那也是战士。再完美的苍蝇,终究还是苍蝇。政府怎么样在发展的过程中尽量提供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从而提高它、完善它,促进它的健康成长,这才是“人间正道”。至于“分好蛋糕”,还要更多地仰赖于再分配的调节。而包括税收、社保和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在内的再分配的主体,不是民营企业而是政府。这和“做大蛋糕”以及初次分配中的责任主体是企业包括民营企业,那是不一样的。

 

 
 
话题:



0

推荐

刘亭

刘亭

530篇文章 4小时前更新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