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结构性改革”就是体制机制改革#新观察系列#

刘亭:“结构性改革”就是体制机制改革#新观察系列#

【摘要】当前对市场化改革冲击的负面因素是什么?我以为是“‘政进市退、全能政府’的沉渣泛起,‘急于求成、浮夸冒进’的阴魂不散”;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数典忘祖,“吃一百颗豆不嫌腥(草腥味)”、自欺欺人;是把实事求是置诸身后,是让一帆风顺冲昏头脑;是左比右好,宁左勿右……

 

“结构性改革”就是体制机制改革

近日翻得吴敬琏老先生在2017年年中,为推介他的老书新编所做的一篇讲演。他将他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第一个十年关于改革的三部专著:《论竞争性市场体制》、《当代中国经济改革》和《中国增长模式抉择》,结集为《中国改革三部曲》重新出版,为的是为改革再出发鼓与呼。

演讲的上篇,主要是围绕着新书撰写背景和内容主线展开。对已出之书之所以还一再地修改再版,或许有人说是出于敝帚自珍,但在我看来,却是有其极强的现实针对性。果不其然,演讲的下篇,就集中说了一说“结构性改革”的问题。

他已是不止一次地探讨这个问题了,记得我之前就写过相关的评论文章。他这回再次论及,思考显然愈加系统,更有他一再强调的道理在。

他要强调什么?

他要强调的,一是“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真刀真枪地进行改革,这是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人的希望”。二是“改革的进程从来不会一帆风顺,曲折起伏是必然的”。三是“建立市场化、法治化的社会是大势所趋,除此之外,中国别无出路”。四是“在此关键时刻,我们每个人都要做出努力”。

我的理解,他对当下改革的进展并不满意,包括对改革应有地位和作用的现状。改革潮起潮落、艰难曲折都在必然,但千万不能迷失改革市场化和法治化的根本取向。既然事关国家的前途和民族的命运,当然不能袖手旁观、无所作为。作为一位经济学家,他贡献的只能是他的真知灼见、建言献策。这等情怀,恰如《意见领袖》小编的煽情标题所言:“吴敬琏:我已经87岁了,但还想为改革尽一份力!”

老先生指出了两个不同含义的“结构”:“一是经济结构,资源配置的结构;二是体制机制的结构,调节市场行为的“制度架构和监管架构(2004年IMF首席经济学家和研究中心主任拉詹教授语)”。它们之间的逻辑关系:前者是“果”,后者是“因”;前者是“表”,后者是“里”。他坚定地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讲的是对体制机制架构进行的改革,通过这种改革,把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建立起来,并且通过市场奖优罚劣、优胜劣汰作用的发挥,来纠正资源错配,实现经济结构的优化和供给质量的提高”。

果然是名副其实的“吴市场”——无论您有什么花花肠子,出什么新新名词,我都要给你一语道破,一层窗户纸捅穿——不就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嘛!不就是在此基础之上或在此前提之下,“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嘛!

不得不承认,和“市场化改革”相比,既有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种种提法,都显得过于佶屈聱牙、阳春白雪。至于何谓“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答案竟成了简单的“三去一降补”,更让人啼笑皆非、顿时无语。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全深改《决定》的文眼,就是市场对于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党的十九大报告,更是把市场“决定性作用”同“政府作用”相勾连的“和”字去掉,改为了分别阐述的逗号。我在之前的评论中曾专门引用了中财办杨伟民副主任的“逗号论”:由“和”改为逗号,这本身就是一个重大的改革,是一项比改革方案还要重要的重大改革。“进一步宣示了我们党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的决心和立场。对今后的经济体制改革将带来长远的、深刻的影响(杨伟民语)”。

这就是了,脱离了这个改革的基本价值取向和前进方向,我们就有可能是在走回头路。这很要不得。衡量改革成败,不在短期的得失进退。一时间的高歌猛进,恐怕只是少数的现象,而“螺旋式”的盘旋迂回,应该是多数的常态。但无论怎样的高低错落、九曲回环,大方向是不能偏离的,“三观”是不能模糊的,否则,改革就不是“螺旋式上升”的“进步”,而是“螺旋式下降”的“倒退”了。

当前对市场化改革冲击的负面因素是什么?我以为是“‘政进市退、全能政府’的沉渣泛起,‘急于求成、浮夸冒进’的阴魂不散”;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数典忘祖,“吃一百颗豆不嫌腥(草腥味)”、自欺欺人;是把实事求是置诸身后,是让一帆风顺冲昏头脑;是左比右好,宁左勿右……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重温当年“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大讨论,重温以“大包干”为标志的内生性改革的大突破,重温跳出“姓社姓资”之争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经改目标的真确立,重温我党对政市关系从“为主为辅论”、“相结合论”、“基础性作用论”到“决定性作用论”的真探索,重温小平同志“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的清醒论断,心潮澎湃,感慨良多。在我们感谢改开以来党和国家历届领导人对中国改革开放事业所作出历史性贡献的同时,我们也要向以吴敬琏老先生为代表的经济学家和改革学者,致以崇高的敬意!

——成稿于2018年5月26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