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再来一轮“大讨论”和解放思想?

刘亭:再来一轮“大讨论”和解放思想?

在民营经济长足发展、亟待提振民营经济更高质量发展的当下;在内生动力尽显不足、外部压力明显加大,形势“稳中有变”的当下,若能围绕着所有权和产权这一核心问题开展一次“真理讨论”和思想解放,廓清久久不愿散去的“所有制迷思”,这必将会对推进改革深化,凝聚人心力量,应对内外挑战,践行人本发展,在“两个一百年”的基础上实现中国梦,具有里程碑的意义,产生历史性的影响!

今日在微信上读到华生先生10月27日在武汉大学改革开放新征程论坛上的演讲辞,十分的欣喜。我觉得,此文是迄今为止,对总书记关于民营经济的近期论述,作出的最好解读,也是一篇有深度、又接地气的难得佳作。

华先生不但是国内经济学最高奖——孙冶方经济学奖的得主,他还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进程中,价格双轨制、国有资产管理体制和股权分置等改革主要的“提出者和推动者。”华生学养深厚,硕果累累。记得2014年6月在民进中央的特约研究员座谈会上得遇,收到他亲笔题赠的专著:《城市化转型与土地陷阱》,很是敬服。拜读大作,更是“于我心有戚戚焉”。

由吴小平“离场论”引爆的这次民营经济再争议,确实动静不小。不但自媒体的舆论场上民意汹汹,就连总书记和总理也都没“闲着”,一再二、二再三地经大小会议对外发声,重申党和国家相关的立场、观点和政策。有心人淘出了70年来人民日报上“定心丸”的使用篇数为1840,还有人把15年前总书记在浙江主政期间的相关言论翻出来,用以证明领导人的见地和主张从未改变。

但是,人们还是要纳闷,既然如此信誓旦旦、昭然天下,又何以总是“按下葫芦起了瓢”、愣是没完没了呢?恰恰华生演讲一开场,提及的也就是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党和政府的文件一再阐述,民营经济的存在和发展却始终被认为是个问题,以至需要不断喊话来稳定人心呢?”

为此笔者“笨寻思”,无非以下两点:一是“说是说了”,但理论并不彻底,也未上升到社会共识、根本大法,因而所谓的“定心丸”吃了,却并没有做到“吃了秤砣铁了心”;二是“说是说了”,但心口不一、知行脱节,因而大家在“听其言,观其行”以后,仍然觉得不可笃信、不太放心。这不,华先生也如此认为:“我觉得这恐怕主要是因为迄今为止在所有制问题上,我们还有一些重要的理论和政策问题没有回答,实际做法上与‘竞争中性’‘所有制中立’还有较大距离。”

理论问题他归纳为四个:1、允许和发展民营经济是否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权宜之计?2、什么是社会主义和共产党执政的经济和政治基础?3、怎样科学概括社会主义的多种所有制和多种经济成份?4、经济领域问题的讨论是否要设禁区?能否解放思想?

马恩在《共产党宣言》中是说过:“从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解概括为一句话: 消灭私有制”。但是,恩格斯在晚年,对回答共产主义新纪元究竟为何这一问题时,更郑重地说:“除了《共产党宣言》中的下面这句话,我再也找不出合适的了:‘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是的,这才是理解“消灭私有制”这一句口号的真谛所在。当人们经劳动自由达成财务自由,再经投资自由达成财富自由,最终经生产力的极大提高和个人财富的极大丰裕以后,人们自然而然地会形成“自由人的联合体”,从而消灭所谓的“资产阶级的所有制(马恩语)”,建成真正的,可实现而非乌托邦的共产主义(“私有制只有在个人得到全面发展的条件下才能消灭”,马克思语)。说句打趣的话:人们也不要以为,那种“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美好愿景就遥不可及,我们在今天看到的类似于比尔·盖茨和扎克伯格那样的慈善义举,大约就具有这种理想境界的典型意义。

但是,对“消灭私有制”的不当理解和宣传,不但会造成当下对个体、私营及民营企业家的担忧和恐惧,还对我们现有的意识形态和宪法法理,都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以至于人们结合多个负面案例,回过头来再从种种理论表述和法律条文中,寻找出了困惑更加令人无法消除的“依据”。我想,这也正是华生从理论问题的研究,最后扯出“讨论禁区”和“解放思想”这一话题的良苦用心。

小编的标题当然是要突出这句话了。但确切地说,还是人家为自己演讲稿给定的标题来得更精准、更务实:《以所有制中立启动改革开放再出发》。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遥忆往昔,改革开放的步伐是怎么开启的?难道不是因由了那场和“两个凡是”纠葛在一起的真理标准大讨论吗?设想如果没有那场人文创新(思想)的大讨论和大解放,何来以后体制创新(生产关系)和科技创新(生产力)的大突破和大飞跃呢!

多种所有制在合法合规前提下的自由平等发展;在重视所有权的同时,更加关注包括使用权、收益权和处分权等在内的产权明晰和保护,是中国经济持续健康高效发展的必由之路、人间正道。华生在文章结语时说:“综上所述,竞争中性、所有制中立可以成为改革开放再出发的抓手”。我的理解,在民营经济长足发展、亟待提振民营经济更高质量发展的当下;在内生动力尽显不足、外部压力明显加大,形势“稳中有变”的当下,若能围绕着所有权和产权这一核心问题开展一次“真理讨论”和思想解放,廓清久久不愿散去的“所有制迷思”,这必将会对推进改革深化,凝聚人心力量,应对内外挑战,践行人本发展,在“两个一百年”的基础上实现中国梦,具有里程碑的意义,产生历史性的影响!

 

成稿于2018年11月3日

背景文章:

华生:以所有制中立启动改革开放再出发

——10月27日在武汉大学改革开放新征程论上的演讲稿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