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十四五”改革和发展的基本取向(下篇)

刘亭:“十四五”改革和发展的基本取向(下篇)

   【题记】 4月24日,浙江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浙江财经大学联合举办的第四届中国经济学家高端论坛在杭州隆重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为:新阶段与新格局:“十四五”中国经济展望。浙江省人民政府咨询委员会学术委副主任、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原院长刘亭研究员出席,并做《“十四五”改革和发展的基本取向》主旨报告。他表示,新发展阶段、新发展理念和新发展格局这“三新”,是“十四五”乃至2035年发展的“定盘星”。对于浙江未来改革和发展,他认为应当围绕高质量和高水平发展的“双高”目标要求,在改革和发展领域分别坚持市场化和数智化的基本取向。
  以下为演讲实录,分上下篇发布。
 
 
   【正文】 从生产力方面讲,要靠以数智经济和新实体经济为代表的、数字化信息和信息科技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各个领域广泛而深刻的赋能及增值应用。 这里用了四组词汇:一是数智化的信息以及相应的信息科技;二是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各个领域;三是广泛而深刻;四是赋能及增值应用。赋能是讲主体因数智化转型而变得比较强大,很有点本事了。但是在经济运行高度货币化的条件下,关键还是要能产生利润,要能够创收增值。
 
  袁家军书记还是任职省长时,在第一次省政府全体会议就讲了一段话,我学了以后觉得此论“不可限量”。他讲了数字化不仅改变了人类的生产方式,也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人类的实体性活动,八小时内外,都被这一大趋势所改变。主动顺应之,就要自觉地去转型,转型主要发生在经济、社会、政府三大领域,这跟五中全会《建议》上的结构是一模一样的: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三者间的数字化转型又是个什么关系呢?以政府数字化转型为先导,以此撬动经济和社会数字化转型。设想当年政府若不带头改革,农村的大包干搞得起来吗?那都是当时政策所不允许的。政府先解放思想,开展真理标准讨论,后面的大包干和责任制就都来了。最后一句是要防止“为数字化而数字化”。成天钻到网络工程和数据设备里面,反而把促进高质量发展的最终目的给迷失了。毛主席当年和王明进行中国民主革命道路的争论,主席说过一句名言:“精通(马克思主义)的目的全在于应用”。套用主席的思维和表达方式,我们今天精通数字信息科技的目的,也“全在于应用”,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各个领域广泛而深刻的赋能应用及增值应用。
 
 
   对数智经济现在有种种误读, 为此我和大家分享一点粗浅的学习体会,具体用“大小两张饼”来打个比方。第一张“大饼”,是整个国民经济。现在数智经济这一部分,大概占到40%左右,浙江省稍微超过一点,“十四五”规划定的是要达到60%左右(其中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15%)。这也就是说,在整个国民经济百分之百的GDP大饼中,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这“两化”基本转型到位的这部份数智经济增加值,只占到整个经济总量的40%,“十四五”努力要提高到60%左右。这跟城市化的道理是一样的,一定会有一个城市化率不断提升的过程。
 
  然后,我们再把现有占比40%的数智经济看作百分之百,当成第二张小饼。小饼里面再分两部分:一部分是 本体性数智经济 ,具体再包括四小块:一是数字科技研发,二是数字信息装备产品制造,三是数字信息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运营维护。最后有了导航技术,有了汽车,也有了高速公路,那拉的是什么货什么人呢?这就是数字信息内容的生产。四小块加在一起,就是“数字产业化”的内容。本体性的数智经济,是数字科技直接转化出来的产业经济。
 
  还有一部分是 应用型数智经济,即“产业数字化”的内容。 数字信息科技应用于人类生产生活各个方面,都可以发挥赋能和增值作用。用到商品购销,变成了电子商务;用到加工制造,变成了智能制造;用到交通运输,变成了现代物流;用到传统金融,变成了科技金融;用到城市治理,变成了智慧城市,等等。“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就像“水银泻地”一样,数字科技可谓“无孔不入”,用好了就是“无所不在”,“无所不能”。
 
  尽管如此,大家一定要明白,前面四小块加在一起的“本体性数智经济”不过是第二张小饼的20~30%。真正的应用型数智经济才是大头,占到70~80%。两者相加,那才是 整体化的数智经济 ,是第二张饼的百分之百。再尽管如此,第二张饼还是小饼,目前只占到GDP大饼的40%。
 
 
   什么是数智经济? 您为何要改数字经济为数智经济?我想无非是要发扬古汉语单字表意的优良传统,把“手段和目的” 在两个字中加以高度集成、精准表达。前面的一个“数”字,表示的是数字信息科技的手段;后面一个“智”字,表示的是重在智能化、智慧化应用的目的。两者合二为一,就是数智化和数智经济。实体经济很重要,但不要简单化地只把它放在“道德的高地”上。十九大报告指出:“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以此十字作为新一轮数字信息科技的代表)和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那么我再追问一句,真正去深度融合并且融合到位了以后的经济,该是一种什么经济?那就是 新实体经济 ,也就是数智经济中70~80%“应用型数智经济”的那一块。虚拟经济不应是“被审判的对象”,恰恰相反,为实体经济有效服务的金融和信息业,正是健康发展实体经济所“须臾不可分离”的。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一个都不能少”。实体和虚拟两个经济当中的脱离实际需求和无法实现价值的“泡沫”,才是真正的万恶之源, “关键是在于挤泡沫”
 
  最后的结束语:在人类社会无可阻挡地由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演化和过渡的当下——我们三生有幸,就赶上了这么一个人类社会的大转折—— 数智经济(包括成功实施数智化转型“换头术”的新实体经济)就是未来,就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谢谢!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