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革故鼎新城市化——点击城市化Ⅳ》前言、后记

刘亭:《革故鼎新城市化——点击城市化Ⅳ》前言、后记

  这几日一时兴起,便把延宕多年的两本集子给定稿了。人是有惰性的,有时就得下个决心。“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将《革故鼎新城市化——点击城市化Ⅳ》和《改革发展话创新——发展时评Ⅴ》两书的前言及后记摘出,先发于本公号,也是为了“绑架”自己的志在必得、务期必成。
 
 
革故鼎新城市化——点击城市化Ⅳ
 
前  言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人们从各个角度撰文加以纪念。而我的选择,则是将最近几年散见于各处的城市化文论结集出版。
 
  我曾多次讲过,如果用最简单的三个字对改革开放加以概括,那就是“市场化”。市场化突破了计划经济僵化体制的禁锢,极大地推进了中国的工业化进程。伴随着经济领域工业化的加快,社会领域的城市化也渐成潮流,从而在中国大地上,上演了一出堪称经典的工业化、市场化和城市化互促共进,国家和人民摆脱贫困、相继解决温饱问题,实现总体小康,接近全面小康,并进而向现代化大步前行的宏伟正剧。如果对此进行必要的理论抽象,那就是我解析和描述中国这40年发展史动力和进程的“新三化归一论”——“新型工业化+新型市场化+新型城市化=现代化”。
 
  继2006年我的第一本《点击城市化》面世以来,2009年和2012年,我又付梓印行了《践行新型城市化》、《人间正道城市化》两书,并以II、III顺序编号,作成了一个城市化评论集的系列。今年编发的,是这个系列的第四本,书名为《革故鼎新城市化》。
 
  我以为,见物不见人的物本主义的城市化,只热衷于城市规模的扩张和经济总量的增加,追求的是高楼大厦和车水马龙,如今已走到了尽头,或可谓之旧型的城市化。见物更见人的人本主义的城市化,关注的是农业转移人口的市民化,是自由、民主、和谐、包容的社会文明和进步,如今才刚刚开始,或可谓之新型的城市化。
 
  党的十八大强调了新型城镇化的发展导向,随后专门召开了新中国首次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为全面推进新型城镇化指明了方向。以后又在城市工作会议上,突出强调了要提高城市化发展的质量。但在我看来,符合人类社会城市化发展的逻辑和规律,才是解决最重大的质量问题之所在。
 
  然而,所谓的“新型”,天上掉不下来,地里也长不出来,只能从所谓的“旧型”改弦更张、革故鼎新而来。为此,与其成天在那里描绘新型城市化的美好图景,远不如切实突破种种阻碍新型城市化前行的制度藩篱来得靠谱。这本集子的文字,更多围绕着城市化相关改革特别是农地制度改革而展开,也是顺理成章、自然而然的事情。
 
  本书汇集了作者自2013年至2017年五年间,在《中国城市化》杂志上发表的专栏文论,另外还有四篇期间的演讲词和讲座稿。文论主要的内容分为四个篇章:一是关于城市化体制综合改革的(“城市化分明是一场改革”);二是关于农地改革和新型城市化关系的(“‘第三次土改’:新型城市化的‘死穴’”);三是关于农地改革的“三化归一论”的(“化人、化地和化制”);四是关于政府要主动推进城市化改革的(“致敬:向权力说明真理”)。四篇附录中有两篇,是对我所理解的新型城市化命题,作了尚属系统的表述;另外两篇,则是对新近浙江探索萌发、全国蔚成风气的特色小镇发展,作了“自以为是”的解读。
 
  习近平总书记说:“城镇化是一个自然的历史的过程”。但长期以来,我们并不认这个账。乃至把城镇化列为“正册”、写入中国共产党人的“发展辞典”,还是新中国建国半个世纪以后的事情(详见2000年党的十五届五中全会文献)。之所以会发生如此严重的滞后和扭曲,很显然是和我们建国以后实行的城乡二元分割的结构体制有关。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我总是大声疾呼:“城市化与其说是发展,还不如说是改革”。
 
  “新三化归一论”既是我个人对改革开放新时期发展观的一种场景描摹,也是对这40年来国家风雨兼程、一路走来所取得经验的一种粗浅体悟。在这里,我以曾作为封面人物写给媒体的一句话来作结:“改革行至中途,我等仍须努力!”
 
——2018年10月1日于家中
 
 
 
后  记
 
  上世纪末,自从我的一篇关于城市化的发言(后与金新仁合作成文),被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张德江同志长篇批示以后,我就算是“误打误撞”,进入了这一研究领域。由于学养不足,且事务纷扰,终究没有什么像样的专著问世。2010年中国计划出版社发行的《从农民到市民——浙江省城市化发展实证研究》一书,不过是综合了上千问卷调查结果的一份研究报告,也是我就读清华大学MPA的硕士论文。其它的,都是类似本书这样的跟踪学习和发散点评了。
 
  随着开设专栏的杂志变动,我的这种“现学现卖”的短论是否还会持续下去,想来要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毕竟退休多年,早已“淡出江湖”,今后能够如何,还是随遇而安、随兴而至吧!但完全不闻不问,似乎不太可能。原因之一,或者在于我还是半个世纪前到北大荒农村插队的一名知青,对农民老乡的身家命运,总有那么一种无法割舍的情结。
 
  借此机会,想对多年来一直给予我支持和鼓励的朋友们,表示我深切的致谢。感谢让我汲取思想营养的背景文章作者们,感谢为我开设专栏的《中国城市化》杂志社,感谢多方帮助我的同事庞亚君、徐涛和章奇勇同志。当然,还要感谢众多热心的读者和文友,大家的垂注和指教,始终是我笔耕不辍的深厚动力。
 
  2019年是我作为知青下乡50周年,也是新中国建立70周年,更是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又一个起始年。“将改革进行到底”的宏愿音犹在耳,高质量推进以人为核心新型城市化的重任已然在肩。让我们大家共同为中国最终实现包括亿万农民在内的、人人享有的现代化而不懈努力吧!
 
——2018年12月31日于海南博鳌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