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改革发展话创新——发展时评Ⅴ》前言、后记

刘亭:《改革发展话创新——发展时评Ⅴ》前言、后记

  这几日一时兴起,便把延宕多年的两本集子给定稿了。人是有惰性的,有时就得下个决心。“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将《革故鼎新城市化——点击城市化Ⅳ》和《改革发展话创新——发展时评Ⅴ》两书的前言及后记摘出,先发于本公号,也是为了“绑架”自己的志在必得、务期必成。
 
 
前  言
 
  自2013年出版《转型发展话改革——发展时评Ⅳ》以来,便再也没有对自己的零散习作结集付梓。唯一例外的是2019年,结合自己牵头完成的一个研究课题,又出了一本《信息经济发展测评与咨询建议》。
 
  时间一晃,居然已经到了“古来稀”的岁数。心想退休已然十个年头,也该得清扫清扫硬盘里的“陈谷子烂糠”了。于是大致梳理一下,便有了这本20多万字的书稿。
 
  仍是《发展时评》系列中的一本,但顺序下来应该是“之五”了。之一就是原本的专栏、后来的书系的本身:《发展时评》;之二是我整个发展时评所基于的总体分析框架:《大转型:“新三化归一”》;之三是《科学发展话转型》;之四是《转型发展话改革》;轮到之五,自然而然就是《改革发展话创新》了。
 
  和创新这一话题有关的,我曾有两个反复陈述的核心观点:一是“三个发展论”,二是“全面创新论”。
 
  对此,我在《转型发展话改革——发展时评Ⅳ》一书的《前言》(2013.12.11)中曾写道:“记得还是在2009年的2月12日,浙江省发改委系统规划口的一次关于‘十二五’规划编制前期研究工作会议上,我在小结讲话中提及了我所理解的、由三个关键词建构的‘规划主线’,也即‘科学发展+转型发展+创新发展’的‘三个发展论’。其中科学发展是目标,是一个很高的境界,有点类似共产主义,可以这样去要求,但却不能一下子就立马达成。转型发展是路径,科学发展天上掉不下来,地里也长不出来,只能由我们轻车熟路、司空见惯的传统发展模式‘转型’而来。创新发展是动力,转型能不能转得起来,转得转不到位,要靠创新,靠生生不息的可持续创新。而说到创新,那就多了去了。但抽象归结起来,无非一是对着生产力发展的科技创新,二是对着生产关系变革的制度创新,三是对着两者结合点的人文创新。”
 
  无论是“三个发展论”中的“创新发展”,还是“全面创新论”中的“三个创新”,都是尝试运用系统观念去整体把握“创新”的一个努力。这种基本的思维方式,运用到2014-2015两年的发展文论撰写中,具体就演化出本书的三个篇章:一是如何理解和把握经济发展的“新常态”(至于后来演变成包含着政治、军事、科技等都在内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那是后话了),选取了《 “新常态”及其“适应”》一文名篇;二是如何理解和把握创新在发展全局中的核心地位和作用,捎带着将规划体制和政市关系等制度创新的一些内容也囊括其中,选取了《让创新真正驱动发展》一文名篇;三是如何理解和把握三大发展新趋势、其中特别是信息化对于产业和经济的深度影响及应对,选取了《新趋势和浙江未来主体经济形态》一文名篇。
 
  年纪大了,写不出什么正经八百的长篇大论,于是只好用七七八八的“豆腐干”充数。有几篇长的,还都是讲座、访谈和发言的实录,不是什么规范的时评,因而归入书后的《附录》。但无论正文如何短小,还是奢望有限读者的有限阅读,能从我前言所述的整体性思考去联想认知。编入的所有文论,皆已公开发表过。或许有些题目和内容稍有不符,那是因为当时责任编辑进行了“大笔斧正”。奈于现如今我也找不全原发的报刊杂志了,于是就从电脑库存中一窝蜂地“原文照搬”吧。
 
  茶余饭后,偶尔翻翻。没有怡情养性之功,无非增进一点对作者思考历程的了解而已……
 
——2021年8月20日
 
 
 
后  记
 
  《发展时评》是个筐,什么东西都往里装。对我这样一个只是结合浙江发展实践写些短文的“退休老头”来说,《发展时评》系列丛书成了一个平台,可以将我大多数的习作一网打尽。
 
  原先还有一个《点击城市化》的系列,随着《中国城市化》杂志和相应专栏的变故,出到第四本也就告一段落了。最后几年相关专栏文章的结集付梓,原来应是先于本书的。但阴差阳错,一再蹉跎,结果最后也是和本书差不多“前后脚”的事情了。
 
  看看多年前写的东西,有时觉得还是蛮感慨的。一来可以比对一下当下的观点,二来也是审视一番过往的思绪。字里行间,既有自己学习的体悟,也是对当时历史的观照。是对是错,是深是浅,好在我是“外甥打灯笼——照舅(旧)”,权当“立此存照”了。
 
  值此编发之际,还是要诚挚地感谢《今日浙江》、《浙江日报》、《浙江经济》、《发展规划研究》等报章杂志对我的“高看一眼”。毕竟本来文章发表就非易事,更何况还单独开设了专栏,让我有稳定的园地可供笔耕。虽然有时累点、紧张点,但确实是有力的鞭策,容不得丝毫的懈怠。
 
  旧文新集而面世,恰值“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风云激荡之时。无论国际形势如何波云诡谲,最终还是要把中国“自己的事情”办好。无论国内形势如何艰难险阻,最终还是要把浙江“自己的事情”办好。我是一个“半路出家”来研究区域经济的学习者,考察浙江、研究浙江,咨询浙江、建言浙江,仅此而已。
 
  感谢一路走来关爱、支持我的同仁和读者,你们的垂注和鼓励,是我研究思考、笔耕不辍的最大动力,谢谢你们!
 
——2021年8月21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