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人文创新”“高水平”和“人车路”(之三)

刘亭:“人文创新”“高水平”和“人车路”(之三)

  【题记】当好新时代的儒商,真正做成“致良知”、有情怀的企业,我看不但可以做大、可以做强,而且可以做长做久,做成百年老店。没有良知和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往往不过是昙花一现,既做不大,也做不强,更走不远。
  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在高等院校、科研院所乃至于全社会,营造出一种包容性的创新文化氛围。
 
 
圆桌会议组成
 
 
 主持人 
■  浙江省浙商研究会副会长 杨轶清
 
 参加人员 
■  浙江省人民政府咨询委员会学术委副主任、浙商研究会名誉会长 刘亭
■  浙江工业大学中国中小企业研究院院长 池仁勇
■  杭州万事利丝绸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李建华
■  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区域高质量中心执行主任 朱李鸣
■  浙江省中小企业经济发展促进会常务副会长 童跃
 
 
  【正文】 杨轶清 :刘主任收了尾。我这个问题或许问得不太科学,但是大家的回答都很精彩,“人、车、路”三要素是分不开的,对此更适合深化学术讨论。有时候越讨论,就会发现有更多的思路会被打开。我们今天是学术论坛,参会的嘉宾有专家学者,有企业家,也有政府官员。一定意义上,刚好可以对应三个方面不同的侧重点。最后还有一点时间,与会的代表如果有问题,欢迎大家接着提问。
 
   提问:我是第一次来参加这么一个高端的论坛。想问一下刘主任,我们的研究提出一个命题,要做致良知企业和新时代儒商。您很关注人文创新,那您对这样一个提法怎么看?谢谢!
 
   刘亭 :这位提问者,谈了一个很好的关于企业发展的理念。其实这个理念,应该说在市场经济萌发以后,我们就已经得到了这方面的启发。我们讲古典经济学的鼻祖,公认是英国人亚当•斯密。一开始他先写的一本书叫《道德情操论》,然后又写了一本《国富论》。两本书合在一起,仿佛回到了我一开始提及的“义利并重”。如果“义”是《道德情操论》的一个缩写的话,那“利”就是《国富论》的一个缩写,这两者是内在统一的。
但是在人们在现实生活中,认识往往会产生这样那样的偏差。刚才听李海舰老师关于民营企业创新治理的一番高论,受益匪浅。他一口气讲了十个问题,内在都有一个“灵魂”,那就是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都不可偏废。孔夫子有一句老话,说的是“执其两端,取乎中庸”。我们现在搞改革促发展也是如此,一方面要按社会主义的共同富裕价值取向发展,另一方面又要按国际通行的市场经济规则办事,然后我们就搞出来一个新事物,叫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就是“第三条道路”:不走邪路、不走老路,要走一条新的正路。所以您讲这个企业家要赚钱,但不能唯利是图、坑蒙拐骗,您要致良知,不能被人家骂作黑商、奸商。
 
  当好新时代的儒商,真正做成“致良知”、有情怀的企业,我看不但可以做大、可以做强,而且可以做长做久,做成百年老店。没有良知和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往往不过是昙花一现,既做不大,也做不强,更走不远。所以,你们提出的理念我很认同,而且我给您多发挥了几句。什么时候你们的理念,都能成为企业家自己今后往前走的共识,或者共同的价值取向,那也算是紧扣了我们今天这个圆桌会议的主题:民营经济的创新治理。谢谢!
 
   杨轶清 :谢谢你的提问。刘主任的回答,也把我们的主题很好地阐发了。创新治理不仅局限于工具层面、技术手段,还有价值观的内核,这样的创新治理更积极、更有效。
 
   提问:我来自于高校,今天收获很大,远超我的想象。从高校的角度,民营企业创新治理,我觉得首先还是要围绕着人才培养展开。怎么样才能培养出具有创新理念、创新意识和创新治理能力的人才?对此请问各位专家,能提出一些你们的建议吗?谢谢!
 
  其他从略…………
 
  刘亭:我今天的发言,有点和人文“过不去”了(笑)。我觉得刚才那位老师提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在高等院校、科研院所乃至于全社会,营造出一种包容性的创新文化氛围。老师讲的课有的观点我不赞成,可以站起来提问,也可以讨论,甚至是争论和辩论,但是不要“钓鱼”,不要打小报告,把老师的讲课录下来,然后要求开除老师。在这种文化氛围下,您说能搞什么创新呢?还没有牵涉到具体的新产品、新技术呢,无非就是一些新观点。至于他是不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是不是反革命言论,那有法律管着呢,我们还是要坚持依法治国。
 
  所以,说到底这种包容创新的文化氛围形不成,教育的重心转不过来,学生如果就是个读书机器,“死读书,读死书,最后读书死”,要是这么下去,中国要成为创新强国,要想实现伟大复兴,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好像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强调要营造鼓励创新和包容失败的文化氛围。
 
  最后也可以举一个浙商的例子,马云。马云的创新思维是很发达的。他一开始搞电商平台,在国内融资,有哪个投资者愿意给他融资呢,都认为他是骗子。就像王坚一开始搞阿里云的时候,烧掉了马云的多少个亿,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就是在阿里集团内部,也有不少人认为他是骗子。后来阿里云和“城市大脑”横空出世,王坚也因此成为了中国工程院的院士。民营企业里出了个院士,也是头一份吧?因此对“标新立异”要有足够的包容。现在蚂蚁金服暂缓上市,马云在网上也被妖魔化了,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连人家搞的很多创新也一概加以否定,这就有点“过了”。
 
  马云最大的创新点,就是他成功挖掘了数据在信息社会里最大化的潜在价值。一开始他没有办一家厂、开一片店,却做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网络零售商。他是怎么做成的?还不就是把产销和供需两个方面的信息,都吸收到淘宝、天猫平台上来进行第一步的“信息对接”。对接以后虽然买卖双方都有意成交,但彼此还是不放心,所谓“麻秸打狼,两头害怕”,那我接着就搞个支付宝,提供第三方的信用保险,以便于第二步“撮合成交”。第三步,成交以后沉淀下来的数据,我再进行挖掘,那可是一座金山啊!刚才李老师也说了,数据属于软资源,可以反复利用,有时还会越用越多。这跟土地、矿产那些硬资源不太一样,那会是越用越少的。对掌握了的这么多的数据资源进行分析,就会生成对不同市场主体信用状况的精准把握。
 
  大家知道,金融的本质就是信用。信用的基础一具备,当然就“蠢蠢欲动”要搞借贷了,所以才有后来的网商银行和蚂蚁金服。我认为他这一路走下来,是牢牢抓住了信息社会最要害的要素和资源创新的。所以人家短短15年,就从一个不名一文的中学英语老师,成为了亚洲首富。再过了5年,就很潇洒地一转身退休了。当然,他还是阿里集团的创始人和最大的个人股东之一。要承认阿里和马云还是有大量创新的,人家还是创新型的科技公司。
 
  但是您既然进入了金融的领域,就要同时服从金融业的统一监管。您坚持科技金融、普惠金融、绿色金融的创新探索没错,但同样要防控金融风险,不能出幺蛾子。我也相信蚂蚁金服在经过“拥抱监管、整改到位”以后,国家还是会允许它上市的。“暂缓”不是“枪毙”,最后就看您自己的表态,能不能落实到位了。
 
   杨轶清: 我没想到最后还有这么精彩的一段,这个尾巴收得好。时间到了,感谢五位嘉宾和我们共同分享了一场精彩的对话,把民营经济创新治理的主题讨论得比较透彻,并有所升华。谢谢大家的参与!现在我宣布,上午的议程全部结束,散会!
 
本文系作者12月6日
在浙江民营经济创新治理高层论坛圆桌会议上的即席发言
 
(圆桌会结束)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