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亭 > 刘亭:诚信警钟为谁而鸣?#新观察系列#

刘亭:诚信警钟为谁而鸣?#新观察系列#

【摘要】讲诚信、不做假,终究是中国走向世界的通行证,是实现自身崛起的奠基石——敲响了这一警钟,或许比什么都来得重要!

 

诚信警钟为谁而鸣

昨日,在《工业4.0》上读到了清华教授李显君的一篇雄文:“美国制裁中兴通讯,敲响了制约中国崛起的四座丧钟”。

大约是受海明威的代表作《丧钟为谁而鸣》的影响,总觉得李先生的文章标题似曾相识,但又怪怪的,于是静下心来认真一读。

读完了回头再来咀嚼文题,看来是“负负得正”的意思,这也没错。只是比海明威多走了一道“之字形”,于是就觉得别扭了。李的本意大约是说,美国的制裁于中国而言,并非一件坏事,四大制约中国实现真正崛起的大毛病,同时又是老毛病,真该得改一改了——丧钟为毛病而鸣!

哪四大毛病呢?战略短视,粗放发展,妄自尊大,崇洋媚外,说得也都对。这些毛病不改,绝对是制约中国崛起的丧门星!

但“丧钟”在约定俗成的语境下,一般都用在“注定要灭亡”的对象或主体身上。譬如我们过去讲的,“敲响了希特勒法西斯主义的丧钟”,“敲响了蒋家王朝的丧钟”,云云。如今用在了一个期望要强大的国家、但目前还未来得及消除的毛病身上,总觉得有点曲里拐弯、费劲巴拉的。

话说回来,语不惊人死不休,敲打得重一点也不犯毛病,那是慈母对顽劣“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只要惊醒梦中人便可。于是,这就引发了我本文的题目:“诚信警钟为谁而鸣?”。

中国崛起,是国际社会世纪之交乃至新世纪以来最大的事件。对这件事,西方世界思想准备不足情有可原。但说句老实话,我们自己也准备不足。似乎是某一早晨醒来,中国一下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又似乎在一夜之间,华尔街金融风暴席卷全球,只有中国“风景这边独好”了;再加上我们接二连三成功地举办了世界上最好的奥运会和世博会,中国果然真的也就成了光鲜亮丽的全球聚焦点,于是,我们也自然而然地觉得自己可以神气活现、聛睨一切了……

本来,扬眉吐气、自豪自信,都是好的。那种以为我们啥也不行,只配受穷受气的贱人意识和奴才心理,早就应该随着新中国的建立而被无情地荡涤了。但是,妄自菲薄却又不能走到妄自尊大的另一极。本来是妄自尊大了吧,就像当年的大清王朝,吹吹牛皮倒也罢了,但你不要崇洋媚外啊,结果这两个毛病平起平坐,都成了李教授的“四座丧钟”之一!

貌似自相矛盾的对立两级同时并存,不得不让我想到人格的分裂,以及国民性的诚信改造问题。

去年5月,我有幸受邀参加一个民主党派中央的调研座谈会。我在发言中提出,要像“酒驾入罪”那样有效“打假”。我之所以高度关注“打假”问题,因为在我看来,这是国家健康的毒瘤,社会文明的染缸。再不解决好,是要毁了我们的文化和精神,是要毁了我们的国家和民族的。

或许并非正确,我想到新中国建国以来,真正有效的、所谓党和政府要抓的事,最后说一不二、立竿见影的,第一个是户籍制度,那可是把老农民管得死死的,加之粮食统购统销到土地集体所有,让你寸步难行。第二个就是计划生育,“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儿”,所谓“超生游击队”,让你无路可逃。第三个近期非常有效的,我看就是“酒驾入罪”了,让你有心无胆。因此我突发奇想,类似于前三个动作的力度和效果,我们能不能来一个全社会的“打假”行动?

假货泛滥,见怪不怪,我觉得这不仅仅是一个眼睛看得见的“假货”问题,而是成天生活在这么一个“做假”横行的国度里,我们整个的人文精神大厦就会坍塌,众多国民的人格也会分裂(譬如李文指出的妄自尊大和崇洋媚外并行不悖)。如果人人对假货安之若素,那你讲假话、报假账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随随便便,张口就来,早已习惯成自然了!不做假货赚不了钱,不说假话进不了步。论文是假的,学历是假的,甚至连干部的年龄和履历都敢造假,乃至多少人放心大胆地“领空饷”。“假”只一个字,便会像是瘟疫流行一样,毁掉整个社会。

那个座谈会上还有人讲到,国家产业政策不要“过犹不及”。“过了”的一个后果,就是地方和企业联手,大规模、普遍性的“骗补”(如今对大国重器的核心技术——半导体芯片,是否又会故伎重演?)。本来政策制订水平有待提高也就算了,但“骗补”可是违法的事情啊!如此这般看看,大家还把“做假”当回事吗?小菜一碟了!作假的成本很低,而收益却很高,还得不到应有的惩罚,于是蔓延开来,整个社会风气败坏了,又岂是单靠加强督查能管得过来的吗?

中兴通讯被打的“七寸”,起因也是因为规制和契约意识的淡薄,答应的事不当回事,或是当回事也以为可以说一套、做一套,得以蒙混过关。案子从2012 年 3 月美国德克萨斯州法院最早给的中兴通讯在美国的子公司发出传召函算起,已经过去多少年了。本来吃一颗豆就应该嫌腥,就此重诺守信的,可是偏偏不,一再二、二再三地不歇手,搞什么“小儿科”的把戏。结果“顶风作案”不说,又被人家人赃俱获,逮个正着。这时候再来对人家说什么“极不公平,不能接受”,还能有多大的意思呢?

这么说,倒不是希望中兴成为一个“精致的投机取巧者(从”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翻版而来——要尊重原创)”。中国古代的至理名言是,“人在做,天在看”,或谓当代的经典对白是,“出来混,总要还”的。说来说去,还是毛主席他老人家说得好,“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当剥去(尽管这句话当时适用的对象后来平了反,但道理还是不错的)”。

当然,中兴不做假就会逃过此劫吗?这也未免太天真了些。两种发展模式的落差明摆在那儿,谁都不服那个气的。如果再上升到两种价值体系对立的高度,冷战思维自然而然就会愈来愈发达。聪明人把控得好,天下太平一些。不靠谱的人任性一点,“不蒸(争)馒头争口气”,那口水战、贸易战就会打起来,打到一定程度,甚至连打局部战争和世界大战,都会火药味十足。

但无论怎么“打(竞争也是打?)”,人类社会总是在曲折中进步。我还是比较相信革命导师列宁的话,社会主义要战胜其它什么主义,靠的是只能是比人家更高的劳动生产率。我也笃信至圣先师、万世师表孔夫子的话,“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讲诚信、不做假,终究是中国走向世界的通行证,是实现自身崛起的奠基石——敲响了这一警钟,或许比什么都来得重要!

 

——成稿于2018年4月22日

背景文章:

李显军:美国制裁中兴通讯,敲响了制约中国崛起的四座丧钟!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