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6年02月17日 15:42

究竟谁是地主(之二)?

究竟谁是地主(之二)?

【摘要】即将到来的以修法为标志、以农地可转让的使用权法定为核心的“第三次土改”,将不但让农民在从事农业生产过程中成为事实上的“地主”,还将在城市化迁徙和转化的过程中,继续成为名副其实的地主!

上篇在读完孙宪忠教授的“带地入城”论之后,先就所谓的可带之物——农地的权属变迁,进行了一番探讨,标题为“究竟谁是地主?”。由于篇幅所限,之一部分只回顾到以“大包干”为标识的“第二次土改”之前,今日得空,再接着往下续。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5日 15:20

究竟谁是地主(之一)?

究竟谁是地主(之一)?

【摘要】所谓的“地主”,无非也是一个噱头,不是阶级敌人的那个地主,而是“土地的主人”缩略表达,譬如“略尽地主之谊”云云。在此,地主丝毫不带政治上的贬义,而是从法律意义上来界定的土地所有权的主体地位。

从微信上读到一篇所谓的“深度好文”,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孙宪忠教授的《中国农民“带地入城”的理论思考和实践调查》。有相当的理论深度,有扎实的法学功底,有丰富的实践经验,还有娓娓道来、沁人心脾的大家风范。

所谓的&ldquo......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5日 15:55

信息经济之“乱弹”

信息经济之“乱弹”

【摘要】从信息的生产到消费,是信息经济的顺向发展;但如果是从消费到生产,则是发展过程的“反弹琵琶”。……由消费回过身来“倒打”,从应用入手,推进服务模式的创新,不失为一种切实而明智的策略。

“乱弹”,泛指清代康熙末年到道光末年的一百多年间新兴的地方声腔剧种。譬如浙江,习称戏曲腔调“二凡”、“三五七”为乱弹,并将其在各地衍变的地方戏曲叫做“绍兴乱弹”、“黄岩乱弹”等。但顾名思义,“乱弹”总有点旁门左道、不够正......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3日 17:09

怎么理解信息化的异军突起和未来的发展前景

怎么理解信息化的异军突起和未来的发展前景

【摘要】怎么理解信息化的异军突起和未来的发展前景?我在这里也有“四化归一”之说,也即“实体虚拟化+信息数网化+技术泛在化+应用共享化=信息化”。

关注“互联网信徒”王冠雄已经有日子了。作为一个新踏入信息化研究领域的兴趣爱好者,他的文论对我是很好的启蒙和教诲。今天拜读其一天前刚刚刊发的新论:“未来十年科技变革的‘新四化’”,觉得短小精悍,耳目一新,且又有一些可商榷之处,于是拿来一评。

王的所谓“新四化”,具体是指“......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1日 21:55

信息价值取决于如何应用

信息价值取决于如何应用

【摘要】为用而更新观念,为用而创新方式;为用而互联互通,为用而开放共享;为用而深度分析,为用而加工整合。总之一句话,以大数据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各领域广泛而深刻的应用为中心,全面“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已是许久未就互联网话题点评了。日前在《浙商杂志》APP的《达人微观》栏目上,读得涂子沛先生的《大数据如何用来治国和创新》一文,以为很合我一向在信息化中所主张的“重在应用论”,于是再拿来议论一番。

所谓信息社会,不是说有了信息的社会。信息自来......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9日 15:19

好事何以“办糟”?

好事何以“办糟”?

【摘要】一些人拘泥于打车软件之争,我倒更愿意从“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角度来看待问题。

上了出租车,听的哥讲起叫车补贴的“好事”;还说马年“两马掐架”,锱铢必较、寸土不让,都准备烧它个十亿八亿的,最后谁耗得起谁来一统江湖。或许因为有了额外的补贴,埋头抢单的事儿来了,议价拒载的事儿也来了;不会用智能手机和打的软件的年长者,成了“被遗弃的人”,司机们也一个个都掉进了蝇头小利的钱眼。于是,非议声四起,部分城市主管部门急忙“叫停&r......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7日 15:58

约租车和全面深化改革

约租车和全面深化改革

【摘要】约租车的改革是如此,亿万农民市民化的改革是如此,几乎涉及全体家庭和人口的教育、卫生改革也是如此——问题导向+老百姓的获得感——应当成为引领我们全面深化改革的指路明灯!

微信上不期然读到了周其仁先生在“约租车模式上海创新与实践论坛”上的发言,饶有兴味地读了两遍,不得不拿来一评:说的实在是太好了!

周先生是经济学大家,过往专长似乎体现在农村改革和综合经济方面。但今天读完他的高论后知道,其实这世界上的道理都是相通的,明白人永远是明白人。

<......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5日 16:14

何以理解分享经济?

何以理解分享经济?

【摘要】赋能+网络+信用+平台,四个侧面多角度的观察,大约离分享经济的实质,也相去不远了吧?

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提及了一个国人相对来说知之不多的经济形态——分享经济。原文为:“拓展网络经济空间。实施‘互联网+’行动计划,发展物联网技术和应用,发展分享经济,促进互联网和经济社会融合发展”。

还有一些文章所说的“共享经济”,其实就是分享经济,无非字面表达不同。人人都可参与的分享......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2日 16:38

醒世恒言“过剩论”

醒世恒言“过剩论”

【摘要】在我来看,生产过剩的危机理论,对于凡是有着商品货币关系的经济体而言,都是普遍适用的。

2012上半年我国的经济运行情况业已发布,共完成国内生产总值22709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7.8%。其中,一季度增长8.1%,二季度增长7.6%。这和此前最高的2007年第2季度当季GDP14.9%的增幅相比,已整整回落了7.3个百分点,跌去几近一半!

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王建先生一直就看淡唱空中国的经济增长。因为在他来看,主要应对危机的举措都未有效触及扩大消费的根本。尽管也把钱砸下去了,并创造了天量的投资......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0日 16:53

企业也要勇于“挤泡沫”

企业也要勇于“挤泡沫”

【摘要】对应有效需求提供有效供给,其实就是最大的“挤泡沫”。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时代一点儿也不顾及庸人们的顾影自怜、怨天尤人,而胜利则永远属于那些自我加压、挤去泡沫的企业!

每年一度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数这次的最实诚:不但讲明了10个方面工作重点的全面转变,五大政策支柱的联动配套,还实打实地部署了“三去一降补”的结构性改革“硬任务”。

“三去一降补”,展开来就是“去产能......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8日 18:51

夯实实体经济,关键是挤泡沫

夯实实体经济,关键是挤泡沫

【摘要】在我来看,所谓夯实或振兴实体经济,是针对挤掉经济生活中的“泡沫”而言的。虚拟经济中有泡沫,实体经济中难道就没有泡沫了?挤掉泡沫才是正理,而不是一股脑儿横扫那些看起来像是“虚头八脑”的东西。

无论是出于总结国际金融危机的教训,还是为了警示房地产泡沫破裂的风险,高层都号召人们要夯实实体经济的基础。但是,什么叫实体经济?在当下中国,虚实经济到底是一个什么关系?却似乎并没有正面的权威解读。只是按照人云亦云的“想当然”,人们把金融和房地产业排......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6日 19:53

政府要为稳增长提供有效制度供给

政府要为稳增长提供有效制度供给

【摘要】考虑到今年甚至更长一个时期经济下行的压力,政府部门应集中精力、突出重点,将那些出活力、稳增长的制度供给,摆上最紧迫的工作日程——形势变化留给我们争取主动的时间,其实已经不多了。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的一句话,“中国今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面临的困难超过去年”,已将经济分析中喊了一年的“止跌回稳”、“见底回升”之类,彻底地“泡了汤”——经济还要下行,困难正在加大。

这时候,政府有两种选择:一种是......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4日 16:56

问题只有正视才能解决

问题只有正视才能解决

【摘要】但愿在这个难能可贵的2016年,我们能在谨慎控制好金融及社会风险的前提下,把已定的工作部署扎扎实实落实好,给未来和人心创造一个新的希望。我们相信,只要勇于正视、敢于碰硬,人心齐、泰山移,问题的解决终是可期待的,转折点的赢取终是可实现的!

国内的经济形势究竟如何?其实认真拜读年根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新闻通稿便可知晓。但会写不如会看,有时真的是需要透过表面的文字,去悉心揣摩背后的意思的。

通稿对经济形势的表述,一如惯常的四平八稳、滴水不漏。除了罗列诸多成绩之外,有一......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2日 16:38

适应新常态的“批判性思维”

适应新常态的“批判性思维”

【摘要】上一轮的改革开放是怎么搞起来的?是靠真理标准大讨论重新恢复的实事求是。这一轮新常态下的创新驱动、转型发展再怎么搞起来?还得借助于“批判性思维”带来的更上层楼的实事求是!

自去年5月习总书记首提新常态概念以来,中经APEC会议对外宣示,至岁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加以长篇系统阐述,新常态理论渐显雏形。

何以认识新常态?首先要从我国经济发展中已经真实发生的具有转折性意义的重大变化入手。总书记不厌其烦地从消费、投资和出口三大需......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08日 16:29

新趋势和浙江未来主体经济形态

新趋势和浙江未来主体经济形态
【摘要】“十三五”及今后较长一个时期,浙江必须主动顺应两大新趋势(信息化、生态化),助推以网络数据应用为核心的服务经济,以及以“三生业态(狭义的:生态农业+生态旅游业+生态人居)”为表征的生态经济,使之加快演变成为浙江未来经济发展的两大主体形态。
 
 

大约从去年以来,我就在反复琢磨一个话题,浙江未来的主体经济形态到底是什么?因为时下的舆论实在是太喧嚣了,讲发展一气儿十多个发展,讲创新一气儿十多个创新,就连讲经济也是一气儿十多个经......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06日 21:29

何谓“大数据时代”?

何谓“大数据时代”?

【摘要】在一个普遍竞争的世界和国度,应当清醒地意识到,谁能掌握海量的数据资源,谁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最有针对性地解读和利用这些数据资源,谁就能最高效地治理一个企业、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因此,在“数据为王”的当下,大数据毫无疑问应当成为一种发展战略和治理之道。

过往在讲到人类社会巨变的时候,往往使用的是“信息社会”这个概念。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这个说法变成了“大数据时代”。

信息古已有之,万物生而有之。说得极端一点,甚至是......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04日 17:33

“工作重点转变”就是实质性转型

“工作重点转变”就是实质性转型
【摘要】或许由于拘泥于“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一团和气,我们总感受不到实现实质性转型的重要性和紧迫性,甚至天真地以为,既然有了新的努力方向和奋斗目标,奔着那“新的”迅跑而去就是了,哪还用得着花费这么多的时间,再去咀嚼历史、反省和检讨过去……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继承了五中全会的风格,仍然“在理论上作出创新性概括”。以至于在传达贯彻会议精神时,居然听到了一种议论:“咋就这么多的新名词!”但按我历来的认知,党的会议和政府会议就应当有所不同。前......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01日 20:41

何以信守土地制度的“宪法秩序”?

何以信守土地制度的“宪法秩序”?

开场白:2015年12月4日,我下面的这篇习作,作为对宪法日宣传的配合,曾被《财新网》采用。欣慰之余,还收到了在网上开辟个人专栏的邀约,那更是喜出望外了。倏忽之间,新年伊始。在财新网工作人员的热情指导和帮助下,专栏终于在元旦开张。我想,将此文作为开栏之首发,加之今后更加努力地学习、思考和写作,坦诚地与网友交流,或许才能对得起这一份厚厚的新年大礼吧! 

阅读全文>>